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獵天爭鋒 睡秋-第734章 式微讀書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临渊刀可是一柄神兵!
尽管是一柄折断的神兵,可从本质上它却仍旧胜过所有的上品利器以及一些所谓的“半神兵”。
然而就是这样一柄在多数五阶高手眼中都求之而不可得之物,此时在商夏的手中却因为不合用而被他所嫌弃。
要知道,商夏的修为从一开始的一元境到现在的五行境,他几乎是没提升一重境界,便要重新选择一柄全新的兵器来修习全新武技。
在一元境的时候,商夏所修炼的武技乃是掌法。
待他进阶两仪境之后,便又改修剑法。
待得他晋升三才境的时候,选择的则是商家家传的“天意枪”传承。
而在他成功进行四煞同修踏足四象境之后,又因为得到临渊刀而独创了“二十四节气神刀”。
如今他铸就五行本源真罡,成功进阶五行境,看样子又需要在自创五行功法之余,再行开创一整套全新的武技传承。
只是这一次需要选用什么样的武器,还需要他在完善了五行境的功法之后,再依据他的五行本源特征进行调整。
谢姓武者在全盛时期都要被商夏等人组成的合击阵势围困,如今突围不成又被毁掉一具元罡化身,本尊更是险些被商夏开膛破肚,尽管还勉强保持着五阶第二层的修为,可实际上战力却是已经大降。
而商夏等五人当中,虽然沈白松和鱼夫人二人也受了不轻的伤势,但在商夏开始主动出手的情况下,倒也能够勉强填补二人所折损的战力。
如此一来,谢姓武者的处境便越发的窘迫起来,在众人的围攻之下左支右拙,身上更是增添了数道伤势,眼瞅着败亡已只是时间的问题。
一直不曾有任何动静的四条虚空通道突然再次涌出无量玄光,来自灵裕界的本源之气从中汹涌而出,甚至险些冲散了附近几座勉强维持的合击阵势。
即便如此,最终还是有两位灵裕界武者从中破围而出,尽管本身仍旧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然而这个时候那几座守护在四条虚空通道附近的合击阵势却已经无暇去顾忌其他灵裕界的高手了,在剧烈的虚空震颤当中,四条虚空通道当中突然传来沉闷的巨响,俄而便有宏大的元罡之气从中喷涌而出,四道身形挟着无量的气势出现在了虚空通道之外。
这一次每条虚空通道仅仅闯进来一人,总共仅有四人!
然而便是这四位,在出现的一刹那,所爆发出来的威压气势,几乎席卷了这片封印星空数千里的空间。
要知道,在最初三条虚空通道洞穿琉璃壁障的时候,从中冲出来的第一波三位灵裕界高手,修为均在五阶第四层以上,几乎都已经算得上是五重天的顶尖高手。
然而即便是当初那三人出现之时,也不曾掀起如同眼前这四人一般的恢弘威势。
那么这刚刚出现的四位其修为、战力又已经达到了何等境地?
“杀!”
一声暴喝响彻星空,同时也一下子解开了商夏心中的疑惑。
四道仅仅只是看上一眼都令人感到心悸的光华破空而起,径直向着守候在四条通道附近的四座合击阵势斩落。
而在那光华腾空而起的刹那,商夏的神意感知便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实质:由五道本源罡气凝聚而成!
五阶第五层,五重天大成的修为!
那四位高手俱都是练就了五道本命元罡,修为达到了五阶第五层,甚至有可能是武罡境大成的绝顶高手!
而且是各自手持神兵的五阶第五层武者!
“散!”
“快散开!”
“……”
四座合击阵势当中不约而同的传来凄厉的吼叫声。
组成合击阵势的苍灵、苍宇两界五阶武者,以生平最大的力量鼓动体内本源,在星空之中拉开一道道色泽足以将空间渗透的本源罡气,向着不同的方向逃遁开去。
没人敢正面硬挡四位修为绝顶且手持神兵的五阶高手的蓄力一击,尽管组成合击阵势的武者当中,也不乏一二修为在五阶第四层以上的高手。
横贯千里有余的光华朝着不同的方向斩落,将四条虚空通道附近的空间切割的七零八落。
四座合击阵势当场崩溃,至少有四位苍宇、苍灵两界的五重天高手,哪怕分离出了所有的元罡化身,都无法换取本尊逃命,最终身陨于神兵之下。
苍宇、苍灵两界在这片被封印的星空当中布下了九座合击阵势,哪怕先后遭遇二十余位灵裕界高手冲击,都能够勉力维持到了现在。
然而当这四位灵裕界五阶绝顶高手出手的一刹那,其中的四位合击阵势便当场崩溃,进而直接引发连锁反应,使得剩下的五座合击阵势紧接着又自行崩溃了三座。
而唯独剩下的两座还能够勉强维持阵势的阵法,其中一座是因为他们刚刚彻底击杀了被围攻的灵裕界高手,此时恰巧处于没有对手的空窗期,而另外一座则是因为超强的元气疏导所带来的实力增幅,使得阵势当中的其他四人都有着比其他人更深的离开同伴肯定死的会更惨的觉悟。
更何况正在被他们围攻的谢姓武者,此时真正的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们五个人也不可能因为暂时尚未波及到他们的局势变化,而放弃击杀死敌的机会。
当宫心兰趁着鱼夫人用仅剩的一条水袖缠住了谢姓武者的一条腿,令其身形受制的一瞬间,直接凌空一拳崩散了他身周孱弱的护身罡气之际,伊静孜这一次终于冷静的抓住了机会,将自己手中的金色短刀插进了对手的心窝。
尽管如此,此时几人却再没有犯下任何错误,沈白松直接掷处手中的木尺,待得谢姓武者的身躯当中突然脱离出一个完整的身形之际,那木尺正巧击中了这具身形的后心。
那道从谢姓武者身躯当中剥离出来的完好身形当即在半空当中一滞,鱼夫人将水袖从那具生机全无的身躯上抽出,再次缠绕在了那具剥离出来的身形的脖颈,而宫心兰则又是一拳凌空而至,直接伴随着“咔嚓”声响,将这具身形的头颅打得垂落到了后背之上。
“呼……”
几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伊静孜也将原本插在那具元罡替身胸口处的金刀抽了出来。
可就在那金刀脱离那具身躯胸口的一刹那,这具原本应当早已经生机决灭的替身却突然睁开了双目……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绚丽多彩的五彩光华切入四人包围的战团,直接淹没了那具原本应当是“替身”,却又突然睁开了双眼的身躯!
“你是怎么发现的?”
沈白松看了一眼原本被他们认为是谢姓武者“本尊”的身躯,此时正渐渐化作一团褐色的黏液,反而应当是元罡化身的躯体,却被商夏那特异的五彩罡气斩落了头颅之后正向外冒着鲜血。
很显然,他们四个险些就又要被这谢姓武者给骗了。
此人为了逃生,居然不惜以本尊受了伊静孜看似致命的一刀,让人误以为是他以元罡化身“替命”,从而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剥离出来的“本尊”,而实际上却是仅剩的最后一具元罡化身上,而且险些就要让此人得逞。
商夏笑了笑,道:“可能是因为旁观者清吧,诸位奋力厮杀,身在局中,不容易注意到此人的诡计,在下不曾亲自参战,反而容易看清此人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