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30章 貼心老棉襖閲讀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秀恩爱死得快,姜馆主不知这话吗?”
姜照咬着牙的给出一句。
“我和鱼茹正了八经的交往,秀恩爱是天经地义的,你看不顺眼的话可以不看。”
整理好鱼茹的衣服,顺势牵了她的手,转头不冷不热的回应。
姜照嘴角不受控的抽吧几下,再度冷哼一声,忍着恼意,也没和宁鱼茹斗嘴,维持着高傲气场的走进屋去。
宁鱼茹对我表现出的男友力很满意,温柔的看我一眼,轻声说:“我出去采买点食材,中午做好吃的。”
“辛苦老婆大人了。”
我赶忙溜须拍马。
“谁是你老婆了?不要脸。”
宁鱼茹白了我一眼,推我一把,示意去接待姜照,她转身出门去购物了。
我美滋滋的走进去,见到姜照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看来。
她的羽绒服已经挂到一旁去了,内中穿着惹眼的樱桃红毛衣。
“这厮是有多爱大红?”
偏偏我不太喜欢这种颜色,感觉过于张扬,也过于惊悚了,不见恐怖电影中的阴灵们都喜欢身着红袍吗?
不愧是豢养阴灵的法师,若不是姜照长的足够出众,穿这么一身那真就罩不住的。
记着微型世界经历之前见她时,这家伙爱穿黑裙来着,为何现在转成红颜色的了?相比而言,我觉着她黑衣时更顺眼些,起码没那么张扬。
“老夫老妻的还没看够吗,打量个啥呢?”
没见到宁鱼茹和我一道进来,宁鱼茹神色好看不少,这话张口就来。
我老脸都发红了:“谁和你老夫老妻了?你说话注意些。”
“哎呀,在那边儿可是领过证的,咱们还有个女儿呢,你不会是忘了吧?”
姜照做作的睁大眼睛。
“警告你,别再胡搅蛮缠。”
我沉下脸来。
“算了,你脸变难看了,脾气却比以往还大,本姑娘没心情逗你了,说正事吧。首先,我是来看俺家二千金的,你把她叫出来吧。”
姜照收敛神色,正经起来。
我沉吟起来。
这事是躲不过的,回归之前姜照就提过此事,当时可是应下了,现在哪有理由拒绝?可是让她如此顺利的办成此事,以后隔三差五的就来看二千金可如何是好?
一次两次的宁鱼茹还能忍,次数若是多了,那算是什么事儿?
偏偏二千金和我的灵魂绑定一处,我俩相互距离不能超过限制,就是说,姜照看望二千金,等同顺带来看望我了,宁鱼茹那边如何交代?
“小度,放我出去见她吧,我会和她约法三章的,最多半年见一次面。”
二千金的声音适时传到我心头来。
一口大气算是松下来了,只要会面的不频繁,对宁鱼茹就有交代了。
“二千金真是贴心小……,额,贴心老棉袄。”
这家伙比我和姜照的岁数可要大多了。
想着这些,我挥手间放出藏于纸人中的二千金。
她出现在姜照面前,脸上裂缝照旧那样的多。
“想死妈妈了,来,抱抱。”
姜照立马伸手,一把就将满脸尴尬的二千金抱进怀中,喜欢的不得了,脸贴着脸的喊着乖女儿。
二千金愈发尴尬了,转头瞪我。
我正看得好笑呢,就接收到二千金眼神示意了,没奈何,只能干笑一声,转身上了楼,留给她俩叙旧的时间。
人俩还布置了小型禁制,我窥看不到楼下情形,也不知她俩说些什么。
足足半小时,姜照才喊我下楼。
‘咻’的一声,二千金返回纸人之内。
我走过去落座,看着姜照带着满意神态的脸,淡淡的问:“聊的如何?”
“当然聊得好了,我俩亲着呢!可惜,提议她来我这边儿生活却被拒绝了,这孩子只认你,嫉妒死我了。”
姜照说着说着又不满起来。
我眉头都立起来了:“姜照,你敢当面挖墙脚?”
“你话说的好难听,那是我女儿,能用挖墙脚来形容吗?”
姜照气吼吼的。
“丫的,你别入戏太深,以后,你最多半年来看她一次,不然,咱们彼此都不方便。”
“你这人真是绝情。”
“你要是不同意,我可没法开方便之门,大家都有各自的日子要过。”
“哼,就知道男人没个好东西,放心吧,我和女儿已经说好了,半年见她一次就是。”
“这还差不多。”
“算了,转回正事吧,见女儿是首要的,次要的就是我要替已经故去的老人家兑现承诺,既然你答应翻篇过往的仇怨了,那当日我上门说的那些自然有效。”
姜照伸手将银灰长发捋到肩侧去,到底是说到我念念不忘的事儿上去。
我笑了笑,伸出了手。
姜照心领神会的叹口气,反手从衣襟中掏出那只优盘扔给我。
我伸手接过,心头感慨万分。
本以为当日将此物扔给姜照后,再也不会接触到它了,但谁敢想兜兜转转的,这东西到底落到我手来。姜紫淮那老东西是不是早就算准了这么一天?
按照老家伙遗言,只有我当着优盘播放画面发誓遵守恩怨一笔勾销的协议,紫淮大酒店中的黑晶樊笼密室终极控制之法,才会传递到自家识海之中。
换言之,不发誓就没法兑取控制秘法。
但紧跟着还有一条是发誓之后的一个月,能驱使除姜照之外的尸魂院高手一个月,前提是不能故意坑害他们。
即是说,我得留到需要使用尸魂院势力时,才能对着姜紫淮遗言画面发誓,这样才算是主动控制使用尸魂院势力的时间。
姜照见我盯着优盘沉思,没有打扰,而是静默数十秒后才开口说:“祖父遗言你也清楚的,微界时你要求自己掌控驱使尸魂院的时间,那何时发誓并获取诸多权利,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你发誓之时,我不管在哪儿都能感应到,会下令给尸魂院上下等待调遣,但还是那话,你故意坑人的话,尸魂院可不干。”
闻言,我抬头看她,冷笑着说:“你应该知道我是怎样的人,那种下作的事儿,我姜某人还不屑于去做。”
“有你这话就好。”
姜照淡淡回应,心情低落。
“那黑晶锻造成战甲的秘法……?”
我提及关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