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七十六章 兄弟你哪個部門的?熱推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铁牢之外的战斗,甫一发生便已经如火如荼。
捉对厮杀的四位大能都知道时间紧迫,短时间内是魏老和晋老想要回到铁牢阻拦劫狱,而玄雕王与宝象王要牵制他们。
可时间稍微拉长一点,就会变成玄雕王和宝象王想要脱身,而魏老和晋老再反过来阻止他们逃脱。
因为这种种顾虑,双方都直接略去了试探性的前戏,起手就是刺刀见红、白刃相搏。
魏老须发蓬起,双目如电,双手虚空撕扯,长喝一声:“开!”
玄雕王的身形之前赫然洞开一道虚空之门,内里乱流无数,罡风刺骨,不知通往何处。它急忙刹住身形,险些一扑进入其中。
但玄雕王的攻势却没有停止,它身子虽然顿住,但双翼掀起的风暴却已经席卷到了魏老身前。
风中藏劫!
嗤——
魏老在狂风中巍峨不动,不提防一道黑气夹杂其中,打在左臂上。
他的左臂上半段竟瞬间化为半截枯骨!
魏老面色一变,接下来的风暴之中还藏着不知多少这般劫力,他将身一转,升上高天躲开这股风暴。
仅是躲闪还不够,在身体上升的同时,他还戟指向天,高喝一声:“镇压!”
轰——
从那座虚空之门中猛然窜出上百条漆黑如墨、夭矫如龙的铁索,转瞬之间便缠绕在玄雕王巨大的躯体上,想要将它拖入其中!
玄雕王双翼猛振,涌起巨力向后挣扎,百道铁索竟同时发出痛苦的嗡鸣!
轰隆隆的巨响不停,仿佛拖拽着一团雷云!
与此同时。
晋老与宝象王的争斗就更加直白简单。
以力斗力!
晋老法相双掌不停落下,将冲撞而来巨象身躯不停击退。可是那头白色巨象却仿佛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向前冲击。
这不间断的冲击显然令晋老难以应付,金身法相之上渐渐泛起红光!
轰轰轰!
从战斗的起始到如今,若是仔细去查,可能不过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这突如其来的惊雷之声,已经让整座神洛城为之震动!
地动山摇!四野雷鸣!
正当此时。
一道自神洛城中划破夜空而来的飞火流星短暂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这道飞火流星中似乎蕴含着极为精纯的力量,以至于速度奇快,杀气惊人!
起初魏老还以为这道剑芒是神洛城来的援军,可是下一秒他便发现自己错了,这道剑芒径直落在了铁牢之上。
又是敌人的攻击吗?
魏老嗤之以鼻。
这些家伙要经过多少次的失败才能明白,铁牢根本就不可能被击破,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蛤?
蛤?
蛤?
蛤?
不止是魏老,还有晋老,包括玄雕王和宝象王,都为之一怔。
激烈的战场,居然因为这天外飞来的一剑陷入了诡异的静止。
只见。
随着“嗤——”的一声消融之响,几乎没有任何迟滞,那道飞火流星就穿透了铁牢的穹顶,直直的落了下去!
轰——
从铁牢中传出一阵轰然声。
但是那声音已经震惊不了谁了,从看到铁牢被轻易穿透的那一瞬间,魏晋二老心里就升起滔天巨浪。
他们常年在此镇守,比谁都明白这座监牢有多坚固,所以也比任何人都对它有信心。此时看见它竟然一捅就破,受到的震撼是斩衰大能的心境也无法抵消的。
而玄雕王和宝象王,则是惊疑交加。
这可完全是计划外的事情。
它们要是早知有这一手,何必算计如此之多?
不知是何方神圣出手,竟能一举击破这传说中坚不可摧的铁牢。
但大概是好事?
二妖王顿时收敛心神,齐齐高声吼道:“大哥!二弟三弟来接你了!”
“大哥,你快出来!”
……
相比之下,铁牢之中就平静多了。
李楚听着外面的吼声,瞥了一眼牢房里面铁骨铮铮的狮驼王。
“叫你?”
狮驼王断然摇头,“不是,绝对不是。”
这时,就听外面轰然几声震天巨响,吼声更加声势浩大,变成了:
“黄金州宝象王、玄雕王,恭迎狮驼王归位!谁敢阻拦!”
李楚看着狮驼王:“这都指名道姓了。”
“那我也不出去,绝对不出去。”狮驼王坚定道:“在这里面比在家感觉还好,我超喜欢在里面的。”
李楚沉默了下。
这货的求生欲未免太强了一些。
就听外面又吼道:“你们再敢碍事,待得我大哥狮驼王脱离牢笼,定要将你整座城池屠戮殆尽!”
李楚再度抬眼看向狮驼王。
狮驼王终于怒了,他一拍大腿:“能不能别特么叫了!一天天叫叫叫,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李楚:“……”
……
玄雕王之所以连连吼叫,是想叫牢里面的毕方王和狮驼王加快动作脱身,因为他们时刻在关注着神洛城方向的动静,此时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飞速赶来!
须臾之间就要到了!
若是毕方王与狮驼王脱身,届时四王联手,对付朝天阙三位大能不成问题。
可现在的情况是,外面只有他们两个,却支撑不了太久了。
轰轰轰!
又一番冲撞无果之后,宝象王吼道:“我们得走了!”
“可是大哥和毕方还没出来!”玄雕王急道。
“再不走,大家都要陷在这里!”宝象王说完,仰天长啸:“吼——”
巨大的象鼻一甩,将晋老法相击退百丈,自身四蹄腾出万朵祥云,轰隆隆掠空而去!
玄雕王目眦欲裂,因为那毕方王是他至交好友,所以才来帮忙。此时若是自己兄弟先走,等于将它卖在了里面。
就在它想再挣扎一番之际,猛然听见一阵龙吟之声!
轰——
剑气横天!
它惊望而去,就见一道巨剑虚影从天而降,剑身云纹沟壑古意盎然。
而在那之后,隐隐有一道凌厉万分的眼眸。
天剑诀!
段卢龙!
玄雕王情知不好,在自身有危险的情况下,它瞬间将什么兄弟情义全都抛到脑后,双翼一振,死命挣断了身上兀自缠绕的神通铁索,就欲凌空而走。
以它的速度,一振翅便能翱翔数百里,转眼就可以脱离战场。
但没等它逃脱,就听魏老又喝了一声:“定。”
又是定身术!
玄雕王当即恨透了这道仙法。
虽然仅仅是将他定住了一刹,但这一刹,足够那天剑落下!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嗤——
剑气沛然,落在庞大的妖躯之上。
玄雕王只来得及稍稍横移躲开致命之处,但半边左翼还是被一剑斩落!
“吼——”
它发出一声疼痛的怒吼。
虽然到达斩衰境,只要一灵不泯,都可以用修为修补残躯。但要重炼法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段卢龙这一剑,说不得要斩掉了它数百年的道行!
但它终究还是雕中妖王,纵使只剩半边羽翼,用力一振之下,还是仿若黑风一般,瞬间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追之不及。
直到它身影消失,段卢龙才降临战场。
他目光沉凝,道:“有人在神洛城外布置阵法,拦住了我们。布阵之人的阵法造诣与修为都极高,是以耽搁了一会儿。”
与此同时,他手下的那些前来支援的朝天阙弟子已然涌入了铁牢之中。
白袍当先,一众玄衣在后,小心翼翼的踏入长廊。
然后……
就看见一个帅绝人寰的少年,正在那里左右询问,“有人想要出来吗?真的没有嘛?”
而那些囚犯一个个都老实待在狱中,满脸乖巧。
领头的白袍愣了下,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李楚听到他问,便答道:“方才有一名妖物进来劫狱,我已经将他斩杀了。这些犯人刚才都很躁动,不过……现在好像都不是很想出来了似的。”
听他语气,似乎有些失望。
“哦……”那名白袍点点头,又问道:“兄弟你是哪个部门的?”
朝天阙中机构繁多,类似镇狱司、刑狱司、掌狱司……等等,镇守铁牢的部门与神洛城中办案的部门彼此不相熟,是以他才有此一问,显然是将李楚当成同样赶来增援的同门了。
“这个啊……”就听李楚淡然道:
“我甲字六号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