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官企-第246章 這些問題看書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调查组在远程公司的工作基本线束。这个工作收尾时,要与远程公司的班子有一个接触,尤其是这次调查的对象远峰。
远峰坐在调查组三个人的对面,面前放着一本笔记本。这是必须的,以示重视,他要做记录。
调查组通报调查的情况,逐一与远峰核实。
参加这个情况通报的,还有副董事长郑晓海,常务副总经理花可南,以及纪检负责人关晓云。
“有老干部反映,医药费没法报销。”这是调查组列出的第一个问题。
通报的情况,由轻到重,逐一展开来说。
对于这个问题,远峰做了解释。
不仅仅是老干部,还有老职工,在职的职工们,医药费没有报销的,人数不少。
这是前些年积累下来。
“我在职工代表大会上有承诺。分批逐步解决这个问题。远程公司要用钱的地方多。资金主要先用在生产经营上,其它方面的全部压缩。”
话头到了这,远峰又说:“我代表远程公司,向三位表示道歉。这几天,你们吃的就是食堂里的盒饭。等到远程公司效益好起来,我还在位的话,一定补上。请几位去酒店。”
远峰言下之意,要不是资金紧张,也不至于这样亏待三位。
调查组有人笑了,并说了话。
“现在,就是远程公司有这个条件,你请我们,不敢去啊。”
哈哈。
借这个话题,大家的情绪上都有了些放松。
刚才,大家的脸,都是绷着的。
远峰当然要肃然。他是被调查对象。
调查组的人,职业习惯,到了这样的场合,自然而然脸上平淡如水。
“老干部反映的问题,你们公司,还是要多给些考虑。”调查组的人说了场面上必须要说的话。
远峰说:“在处理这个事时,我们特别慎重。以前,让当时的老干部办公室,现在由组织人事部门在管这个事。先摸底,批的时候,要先看条件。”
调查组的三个人都看着远峰。对这个事,没有听明白。
远峰剖解了说:“这个公司虽然大。但老干部,就那些人。摸底后,对于家庭困难的,医药费,发生多少,报销多少。对于家境可以,日子目前过得去的,延缓报销。”
调查组的人在远峰做解释时,翻着记录本。远峰的话说完了后,调查组的人说:“老干部心中没有底啊。他们担心,哪一天,公司破产,他们的医药费报销不了。”
“这是不会发生的事。即使公司破产,优先解决的就是医药费问题。”
调查组逐条摆出问题。
关于一些中层管理者职位被调整,远峰也做了解释。因为,调查组的人有问、有问必答。
“我既然是远程公司的总经理,动一动中层人员的岗位,应该是权力中的事。我需要检讨的,可能是在调整这些同志职位时,思想工作没有做到位。
不敢说我日理万机。我没那么牛。但每天的工作量,确实很大。这家企业,在大家的眼中,快要不行了。确实,病入膏肓。
这么说吧。我睡觉的时候,经常夜里醒来,想到的就是第二天的一些事情,还有怎么样才能把这家公司带向美好的明天。”
说到这,口气中略显激动的远峰,脸上有了自嘲地一笑,说:“这样说了,自己都感觉高大上了。但我真的问心无愧,我希望远程公司尽快走出要破产的魔咒。”
“远峰同志。不要带着情绪。”调查组有人做了提醒。
“哦。是。”远峰立马承认这方面的错误。
郑晓海的脸上有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花可南始终低着头。他的面前也有笔记本,但没有做记录。他看的是生产安排计划调度什么的。他似乎对现在进行的话题不感兴趣。
毕竟,曾经当了那么多年的两办主任,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他知道这样的调查结果是什么。
他现在琢磨出来,与其关心没有什么结果的事,不如把手头的工作做好。赢得职工好感的,只有他现在手上应该做好的工作,没有其它。
接下来,调查组提及D品的事。
远峰也做了解释。
关于D品攻关这件事,在远程公司没有投入,研发人员消极。而独立出去后,生存的需要,被逼上梁山,置死地而后生。
调查组的三个人点头,他们似乎在情况通报之前,就有了统一的看法。
举报说D品在独立出去之前就已经研发出来,但没有可靠的证据支持。这个问题,也只能是先悬在这了。
关于举报那笔十万元,远峰告诉调查组,他手上有柏坚强写的借条,并不是股权书。也就是说,在鼎力双发公司最缺乏资金时,远峰把家中的存款借给新公司做启动资金。
这时,花可南抬起头。之前,他听说过有这事。但细节并不清楚。
郑晓海的嘴角有些蠕动。可能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不会这样来处理。
举报的又一条,合资的事。
“远峰同志,你能不能把这个事说详细点。”
“关于合资的事,麻烦你们去问张鹏副市。他可能比我更能说清楚。”远峰非但没有说详细,反倒是简单一句话了结。
调查组的人可是要盯着远峰看了。
张副市比你还能说清楚。什么意思?
远峰很想告诉三位。对于摩托车项目,并不是他选择的方向。今后,可能会生产车,但不是摩托车。
对于这个,远峰搜集了不少资料,也研究了市场方向。他并不认为现在比较热销的摩托车,是一个有前途的出行工具。
既然要与张副市核实,调查组也就不便继续多问什么了。
在例行通报结束时,调查组的负责人要说话。
“远峰同志。这次的调查,主要是对着你的。希望在这个调查结果没有做出来之前,你不要有什么负面情绪。该抓的工作,还是要抓。至于这个结果,我们要向领导汇报,结果出来后,领导或许会与你个人谈。”
花可南这时说了一句。
“我多一句嘴。如果这次的举报,与事实出入过大,或者涉嫌诬告,也应该有一个处理吧。”
调查组的负责人说:“话,可不能这样说。我们不能主观先行。是不是有诬告,要等到结果出来。”
郑晓海侧脸看了花可南。
现在,郑晓海必须重新认识花可南了。
很显然,现在的花可南,已经不是郑晓海以前认识的那个人了。
郑晓海甚至想,花可南现在的这个样子,程颂应该没有想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