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討論-220、獻祭封魔,人皇斬觀主展示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一道横贯天地的铁索陡然出现在天际。
这铁索斑驳,仿若恒古以来已经垂在那里千百万年。
铁链上,万千的气血交织,似乎是无数人的鲜血凝铸而成。
“当——”
铁链将飞身而来的几道魔影全都拦住,然后弹了出去。
爱不释手的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220、獻祭封魔,人皇斬觀主讀書
韩啸沉腰抬手,又是一拳击出。
这一拳赫然还是“铁索横江”!
又一道铁索横跨天地,将蛮人面前的空间锁住。
“我辈男儿,当为我大楚之铁索,万物不可侵,万物不可折!”
韩啸一声高呼,身上有无边气血烟柱升腾。
“万物不可侵,万物不可折!”
无数军卒高呼,声音如浪涛,让千丈高空中的流云华为碎屑。
“哼,到这般境地,还要死扛!”
金甲蛮人怒喝一声,身后那些魔影与他一起,飞身冲向韩啸,撞上那重重铁索。
“轰——”
“轰——”
……
蛮人每撞击一次,铁索就黯淡一分,下方的韩啸连着身后的朱广生等人全都面色一白。
这撞击之力,宛若天崩。
其实此时不止是韩啸这边,就是许巍等人,此刻也是强弩之末。
四十万大军,覆灭在即。
“砰——”
那黝黑的铁索上一道裂痕出现。
再一击,铁索必断,铁索下的所有人必然死无葬生之地。
“哎,魔道乱世,天道何以清天下?”
就在此时,宋濂的声音缓缓响起。
一道淡淡的玄黄之气冲天而起,迅速将方圆百里全都罩住。
这玄黄之气那般清淡,似乎只需要轻轻一点,就能戳破。
但就是这淡淡的玄黄气,就是一位蛮将出手,也没能打破。
就在这玄黄气罩落下的瞬间,五位蛮王齐齐飞身而起。
“一个小小的元婴境,竟然痴心妄想,要镇压我们这么多人!”
“怪不得让这么多兵卒送死,原来是打这个主意,真是可笑。”
五位蛮王身形飞起,却被淡淡的玄黄气挡下。
“今日我以己身为献祭,封镇此地所有修魔者,望天道垂怜,护我大楚子民。”
宋濂一句话,让不远处的韩啸色变。
宋濂竟是献祭自己,换来对这里所有蛮人的封镇。
这等牺牲自己,为天下百姓护佑的壮举,正是儒道修行者的大义所在。
牺牲,正直,怜悯。
儒道大昌,不是没有道理。
“一个小小的儒道宗师,就想封镇本王?”
一位蛮王高喝一声,手中开天巨斧狠狠劈下。
“嘭——”
这一斧如中皮革,将巨斧弹回。
但那蛮王却是提着巨斧哈哈大笑。
“原来是个样子货,凭这破罩子,老子三斧头就能劈开。”
说完,那蛮王转首看向其他蛮王道:“诸位兄弟,咱们一起出手,将这破罩子撕了!”
其他四位蛮王相互看一眼,微微点头,身上魔影升起,每一道都有三百丈高。
被这些魔影一激,那道玄黄之气的光罩瞬间流光闪烁。
“嗡——”
一条金色龙影在光罩之中穿梭。
“哼,以为一道苍龙之鳞就能挡住我们?”
五道魔影齐齐高喝,手上的各种魔器轰向玄黄光罩。
“轰——”
一击之下,光罩破碎。
吐血跌坐的宋濂双目中透出一丝不甘。
他双手缓缓抬起,再次撑起一道薄薄的光罩。
这光罩之脆弱,看上去似乎都撑不起来。
“哈哈,今日你们这些楚人都要死!”
一位蛮王高呼,抬起手臂。
他身后,无数蛮人将手中兵器举起。
“昌宁书院宋濂为我人皇镇魔!”
宋濂周身玄黄之气不断喷涌,将最后一丝力量集聚起来。
他颤巍巍站起身,立在镇魔塔下,双手抬起。
韩啸手中一柄长剑闪现。
以逆天之势越级而杀蛮王,对他来说并不是好事。
会被天道所忌,以后修行之路无比艰难。
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宋濂献祭己身。
何况这里是四十万大军,其中还有许多他在意之人。
韩啸身上一道淡淡的剑意聚集。
就在此时,他忽然浑身一震,抬头看向天际。
无比高的九天之上,一道流星从天而降。
“轰——”
那流星瞬间落下,投入宋濂所激发的玄黄之气光罩之中。
“嗡——”
流星一入光罩,立刻消散,然后无尽的灵气勃发,将整个光罩之中充满。
这灵气之盛,竟是将那些蛮王身上的魔气都压制住。
一众蛮人全都停住步伐。
五位蛮王惊骇的对视。
这到底是何物?
没有让所有人久等,天际,一道声音响起。
“今日朕斩合道后期无极观观主于九天之上,以其残躯封镇犯我边关之卫蛮,逆我大楚者,诛之——”
天际声音如雷霆滚滚,传遍天下。
人皇斩了无极观主!
一位人间巅峰,合道后期大修士,修行数千年的大能,就此身死道消!
边城之地,所有人都愣住。
“人皇威武,大楚威武!”
韩啸抬手振臂高呼。
“人皇威武,大楚威武!”
所有兵卒仰天狂吼。
一道浓郁到极点的气血烟柱升起,将光罩中的魔气全都撕成碎片。
看着这无与伦比的力量,韩啸心中轻叹。
这就是大势。
天下大势在人皇之手,万民景从。
这力量,可以覆灭天地。
“逃——”
一位蛮王高呼一声,身外魔道虚影炸裂,飞身冲向光罩。
其他几人也转头便跑。
“轰——”
天际,一道炸雷砸下,一枚圆转无形的光环将那光罩圈住。
“宋濂镇魔有功,赐灵宝无极环,执掌大楚西北道儒。”
那光环落下,瞬间将五位蛮王锁住,拖到镇魔塔中,然后光环化为灵光,落在宋濂掌心。
灵宝!
执掌大楚西北道魔!
此等殊荣,天下未有。
许巍等人看着一身灵光闪耀的宋濂,心中无比感叹。
若是自己,会不会如宋濂一般敢于牺牲?
许巍等人都看得出来,宋濂虽然得到人皇赏赐,可刚才献祭自己,伤了根本,以后修为怕是难以存进。
再加上儒道本就寿元不多,宋濂这一番消耗,今生无望出窍境界了。
有得有失,其中关系,只有宋濂自己明白。
“谢吾皇恩典,宋濂必为我大楚镇守西北,鞠躬尽瘁!”
宋濂双手托着无极环,一声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