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ptt-1032.錦標賽記錄收集者看書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谁是路德?”
伴随着这个问题,伽勒尔联盟的几位高层纷纷落座。
他们看着宣传部中控室大屏幕上的照片,又看了看那个刺眼的连败次数,短暂地懵圈之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相较前两天路德的疯狂连败,今天他不知道为什么放缓了速度,仅仅输掉了十个大场。
然而这也使他的连败大场达到了一百场,小场达到三百场。
“今天输掉的十场比赛,路德使用了搜索附近城镇训练师的功能,没有四处出击。”
“对比他前两天到处飞的举动,我有种他在伽勒尔地区观光的错觉。”
整理路德数据的小组组长吐槽道。
“而且因为赛制不设置负分的缘故,路德即使连败了一百场,他依旧是零分,可以随时匹配到对手,毕竟参与锦标赛的训练师相当多,总是会有没赢过,亦或者只赢了一场的训练师被系统匹配给他。”
“行了,先给我说说他到底是谁吧,他的壮举可以稍后再谈。”
几位联盟高层开始感到头疼了,其中一位还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把刚在宫门市结束了一场对战的夜猫子聂梓喊过来。
等下关于路德的对战录像需要一名有经验的训练师一起参详。
路德的报名数据展示在了大屏幕上。
神奥地区出身的训练师,个人简介一栏写着试金石三个字。
“看着就像个普通的训练师的数据啊,不过试金石这个个人简介看起来很中二啊,也不知道他把这个放在个人简介是什么想法。”
“个人简介不就是随便写吗,有人的个人简介干脆就是乱码。”
宣传部的数据小组组长抱歉地说道:“那些只是比赛前展示给对手的数据,如果接入联盟数据库的话,他的信息是这样的…”
大屏幕上的界面一换,一张照片映入眼帘。
路德站在中心,玛力露丽,达克莱伊,黑鲁加,吉利蛋,妙喵,毽子棉,沙基拉斯,梦妖魔等精灵站在身后,一个个都是喜笑颜开。
满天的彩带飘然落下,金色的奖杯在闪光灯下熠熠生辉。
神奥地区铃兰大会优胜者。
刚刚还安坐椅子上的高层蹭地站了起来。
“路德是上一届铃兰大会的优胜者,并且,根据我搜集的数据,他还是神奥地区栖岛的岛主。”
“在铃兰大会之后,路德再也没有过正式比赛记录,所有关于他的记载都围绕栖岛进行,而他这个人,像是隐形了一般。”
数据小组组长打了个响指,身边的一位部下拿着文件走上前,对着几位大佬鞠了一躬。
“我负责收集路德在神奥地区的印象,根据论坛,新闻,以及联盟官方网站的信息,得出了以下关键词。”
“低调。”
“路德自从获得铃兰大会优胜之后,通过筹资的方式购买了栖岛,然后便致力于改善栖岛的环境,足不出户,外界的人对于他所有的印象在那之后都很模糊。”
“神秘。”
“这个印象也是与栖岛绑定的,自从栖岛生态改善之后,栖岛就被奇怪的大雾包裹着,外人难以进入,而坊间传闻,这些大雾是岛上居住的希罗娜的精灵制造的。”
“不会飞…”
念到这里,数据组的人也愣了一下。
“这个不会飞,是什么意思?”高层眨巴着眼,似乎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个是神奥地区的训练师调侃路德时最喜欢玩的一个梗,因为路德在铃兰大会期间没有任何一只可以携带他起飞的精灵,并且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观察到只能坐着风速狗外出。”
“因此官方在整理历代铃兰大会趣味词条时,特意把不会飞三个字收入了词条里。”
笑意在每个人的脸上持续了一会,一位联盟高层轻敲着椅子的把手,若有所思地问道。
“那么这位不会飞的铃兰大会优胜来参与锦标赛,并且疯狂连败是什么意思?摆烂吗?”
“你也看到他已经三年没参与过正式比赛了,实力有所滑落也是正常现象,这种人我们不也见过很多吗?”
“是吗,我不像你这么乐观,也不认为伽勒尔地区的训练师每个都厉害到能让一位地区大会的优胜疯狂落败,也不相信这位地区优胜连那些刚出道不久的训练师都能打成傻子。”
“那他一直输比赛干嘛,闲得无聊?”有人嗤之以鼻。
“如果你选择性忽视刚才信息里出现的希罗娜,那完全可以当路德是闲得无聊。”一位高层指了指数据组的人,说,“路德跟希罗娜是什么关系?”
数据组的人明显也收集到了相关的信息。
“据神奥当地多个论坛上的讨论信息来看,购买栖岛的款项有不少是希罗娜出的,也有传闻,栖岛有几位从未露面的集资人。”
“希罗娜在铃兰大会之前就与路德相识,彼此关系相当不错,并且…并且…”
“并且什么?”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我们收集到一条有意思的旧闻,既与路德有关,也与丹帝的徒弟美咲小姐有关。”
刚刚结束了一场对战的聂梓用肩膀上的毛巾擦着汗走了进来,恰好听到了这句话。
他没有打扰到其他人,默默地倚在了旁边墙壁的一块突起上。
“什么旧闻,说。”
数据组的成员看了一眼手里的信息,说:“在铃兰大会的正赛阶段,路德与美咲小姐有一场相当精彩的激战,至今被神奥的训练师们回味着。”
“而那场比赛的结果是美咲小姐落败,成就了路德最后的优胜。”
有人起身踱步了一会,问:“神奥联盟出手了?”
这句话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一激灵。
原本还在欣赏路德数据的聂梓也被这一句话惊得把视线移到了说话的高层身上。
“神奥出身,铃兰大会优胜,和希罗娜关系极好。”
“我们让美咲公开宣布自己的身份,正好让希罗娜陷入非常尴尬地境地,如果他是为了神奥联盟以及希罗娜而来,完全可以解释得通。”
有人问:“你的意思是,路德是来捣乱的?那他连败做什么,如果想要让我们尴尬,完全可以公开竞争,在排名和积分上超越丹帝。”
“而且他如果想以故意输掉比赛这个手段让我们难堪,完全可以判他一个假赛。”那人冷笑道,“正好拿出来当做典型。”
“假赛你以为说判就判吗?”被反驳的人嗤笑着说,“你没看他们给你发过去的视频吗?”
“路德的每一场比赛都是‘全力’对战然后落败,遮住两个参赛的选手,赛事裁判复审都不觉得有太大问题。”
“他完全不是那种拙劣的演员,一点演技都没有。”
“他每次落败都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原因,精灵对战也看不出一点放水的痕迹。”
“如果你贸贸然判定他是假赛,信不信其他地区的裁判立刻就会收到神奥联盟的邀请,一起品鉴路德的录像。”
“信不信第二天就会有人质疑锦标赛针对其他地区的训练师,信不信他们能把这个站不住脚的禁赛发挥成‘锦标赛黑幕’级别的黑料。”
“搞清楚,如果你已经认定他背后站着神奥联盟,那就要慎而又慎!”
聂梓站在亚登的桌面前,全然不理会旁边正在激烈讨论的高层,默默看着亚登剪辑出来的路德落败瞬间。
和刚才说话的高层描述的一模一样,只要遮住对战双方选手,对战场地上的精灵表现根本没有什么不自然。
对战流畅,决策正确,即便是几十年经验的老裁判最多也只能说一句“可疑”。
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路德假赛,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是神奥联盟派来捣乱的情况下,封禁路德的参赛权利只会引起轩然大波。
“关于路德和神奥联盟,我还收集到了一个消息。”数据组组长看着吵起来的几位高层,怯生生地开口。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起點-1032.錦標賽記錄收集者推薦
“说!”几人一起回头,语气逼人。
数据组组长小心翼翼地说道:“根据我搜集的消息,路德和神奥联盟,或者说栖岛与神奥联盟有着不小的矛盾。”
“矛盾?”
“对,不少论坛上都流传着路德因为一些事情殴打了神奥联盟高层之一的罗恩,致使双方交恶。”
“这次交恶直接使得栖岛与神奥联盟关系紧张,一直没有往来,直到上个月,神奥联盟的高层前往栖岛,想要冰释前嫌…”
“没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但是依旧是相当不愉快,以至于坊间传闻,在栖岛上,路德对某些高层动了手,关系彻底玩完。”
“为了制裁栖岛,官方停掉了定期停泊在栖岛港口的货船,但是官方也票决开除了几位重要的部门成员,据说这些人…想要偷偷划分掉栖岛的使用权,而这也是双方关系彻底崩掉的主要原因。”
在场的高层面面相觑,不久之后,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意。
“好手段,好手段啊!”
“现在谁还能说路德是神奥联盟请来搞破坏的?你看,他可是和神奥联盟关系极差哦。”
“名义上和神奥联盟没有任何关系,还与神奥联盟交恶,无论他在这里做了什么,我们都扯不到神奥联盟头上,简直就是一个绝缘体!”
“双方交恶是假,闹矛盾是假,放烟雾弹,让我们无从下嘴才是真!”
这事已经不是小职员们能插嘴的了,在场的其他联盟成员纷纷噤声,把交谈空间留给大佬们。
“这不是早预测到的事情吗,神奥联盟要是真的忍了才奇怪。”
有人满不在乎地说:“我不知道你们在激动什么,你说他是为神奥联盟来破坏锦标赛,让我们丢脸,可是…我不觉得路德又在破坏啊。”
“不会有人觉得连续输掉一百场比赛就是破坏吧?他自己摆烂还能扯到我们身上不成?”
“该丢人的是他自己和神奥联盟才对,堂堂铃兰大会优胜在伽勒尔锦标赛摆烂。”
其实听到事关丹帝的徒弟美咲,聂梓已经不怎么想插嘴了,而且他到场也只是应邀鉴赏一下路德的假赛视频。
他的观点也很清晰,你可以说是,但是也可以说不是。
路德非说自己在磨练自己的其他非主战精灵,你还能咬他?
他的演技炉火纯青,刚才视频通话的几个老裁判都只能挠头苦笑。
不过聂梓听到高层说路德摆烂,他却不太同意。
他欣赏了一下路德对战时的表现,看得出他是乐在其中的,也就是说,他的摆烂并无怨气成分,反倒是有不少玩闹的成分。
正在深思路德这一系列做法到底意欲何为,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看到是妹妹玛俐的电话,聂梓走到了角落里,接通。
熱門連載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txt-1032.錦標賽記錄收集者
“不回来了?”电话那头的玛俐打着哈欠。
聂梓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针已经走向了十一点。
因为有空拍洛托姆在值班的缘故,锦标赛即便是二十四小时都在进行着比赛,只不过深夜的比赛有一个有趣的限制,那就是无法使用极巨化,以防比赛扰民。
丹帝的连胜已经保证了他可以保持守擂者的身份迎接连胜训练师的挑战,提升排名。
聂梓的胜场数却还不够,因此他打算熬夜多打两场,和奇巴纳他们一起成为排行榜上的领军人物,拥有随时挑战丹帝的权利。
“不回了,之前也说了,锦标赛开始后会有些忙,你睡吧。”
“哦。”
在玛俐挂断电话前,聂梓叫住了她。
“有件事,想听听你这个外人的看法。”
“哈,哥哥都想不明白,问我?”
“所以是问局外人啊,没准你有不同的观点呢。”聂梓说。
“那问吧,我看看是什么问题能让你这个时间点还在烦。”
聂梓没有提及路德的名字,只以打比方的形式说有一个训练师疯狂连败,再把背景也描述了一番。
电话那头的玛俐听完之后沉默了许久,发出断断续续的“唔唔”声,努力思索着。
“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玩游戏时候喜欢疯狂收集成就的人?”玛俐好奇地问,“我听着就觉得好像啊…”
“游戏?成就?”
“对啊,他这个做法就很想游戏里的成就收藏家,为了一个成就不断地刷着枯燥的副本,做着常人没法理解的事情。”
“比方说在一个地图里摔死多少次,捡了多少道具,如果你用常人的眼光看他就会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但是在他自己的视角,就是享受成就获得时的收获感。”
“还有就是有些游戏,获得的成就也是限量的,玩家中第一个完成这个成就的人会在榜单上受后来者瞻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