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盛唐陌刀王笔趣-第八百三十四章 追擊與逃亡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盛唐陌刀王
郭子仪说动士卒部将们之后当然还不能这么大大咧咧地走,要知道李嗣业的河西军还在礼泉县虎视眈眈呢。这位强敌嗅觉敏锐,善于把握战机,突然弃营而走必然会遭到他的追击,朔方军的速度肯定是跑不过飞虎骑的。
其次需要考虑的是前往汉中的路径,主要道路陈仓道已经被河西军堵住,剩下的子午道和党骆道不适合大部队行进,只有褒斜道是比较安全的行军路径,只是沿途沟壑纵横比较贫瘠,需要提前准备粮草。
郭子仪立刻下令各营埋锅造饭,每人准备十天的干粮。然后拔营起寨主动向李嗣业前军盘踞的礼泉县发动进攻。
由于信息的闭塞和不均等,李嗣业尚不知晓李亨已经釜底抽薪调走所有龙骧军,更不知道郭子仪是在虚张声势,他采取的策略依然是龟缩不出,等待着李亨和李辅国在背后给郭子仪下绊子。
瀚海军与飞虎骑的营寨同醴泉县城呈品字形结构,郭子仪只率兵进攻瀚海军,遭到飞虎骑和醴泉县军的两侧夹击。郭子仪立刻鸣金收兵,重新撤回三原县大营。
这半个月以来,一直是郭子仪主动进攻,所以李嗣业并未看出其中的异样。根据他对郭子仪和李亨的了解,他事先预测到朝廷的反应可能要走两种极端,要么李亨背靠长安御驾亲征,仪仗整个关中的实力与他一决生死。要么就是李亨带领朝中大臣南逃,并抽调走大部分兵力,留给郭子仪一个危机四伏的局面。
但他派出去的斥候没有探得什么有用的消息,前往长安的曹安定也尚未将消息传回。所以在他的估算中,李亨南逃的几率占到了九成,所以他才敢于放缓进攻坐等郭子仪被孤立。只是好消息迟迟不来,郭子仪的进攻却愈发激烈。
他在帐中细细思索,判断郭子仪突然发动进攻的用意,突然感到有些眉目,对门外的亲卫吩咐道:“去把徐先生请过来。”
徐宾进入李嗣业的大帐中,躬身叉手问道:“主公唤我何事?”
李嗣业转身问他:“今日郭子仪突然进攻,是否有别的意图?我实在捉摸不透,还请军师指点一二。”
徐宾低头琢磨道:“曹安定派人潜入长安,尚没有消息传来吗?”
李嗣业叹道:“正是因为如此,我心中才犹疑不定。”
“主公何不多派几个斥候前往三原县,暗中查探郭子仪的动向,对方但有什么举动,他们回来报信也能够赶得上。”徐宾说罢之后主动说道:“两县之间也有四五十里,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介时若有战机,也不会延误时机。”
李嗣业点点头,握着他的手叮嘱道:“先生要注意安全,切不可以身犯险。”
徐宾叉手倒退着走出大帐,李嗣业目视着他缓缓离去。
……
郭子仪发动进攻之前已经做好了撤的准备,他退回到醴泉县稍作修整,等到夜幕降临时率领大军向长安方向撤退。他们策马通过渭河桥上,郭子仪回头遥望关中大地,丘陵那温柔起伏的轮廓在昏黄的阳光下逐渐暗淡,心中生出无限的悲凉。他无论在皇帝面前,还是在兵卒面前,都挺起胸膛宣称李嗣业不长久,他们很快就能够回到长安。但他自己心中明白,一旦放弃关中回来的机会就相当渺茫了。
仆固怀恩能够理解他这种愁绪,策马来到他身边低声劝慰道:“令公,走吧,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能说得准的。”
朔方军绕过长安到达咸阳后,曹安定从长安骑着快马返回,李嗣业派往三原县的斥候也迅速回报。
曹安定来到醴泉县城,气喘吁吁地进入到李嗣业的大帐中,跪地叉手刚要说话,被李嗣业伸手扶起。
“主公,皇帝李亨已经逃出长安,沿着上洛从武关直下南阳!”
李嗣业点点头叉着腰恍然大悟:“我总算是明白了,今日郭子仪为何要突然进攻力醴泉县,定然是皇帝撤走了龙骧军,郭子仪为了撤退而虚张声势。”他重重地将手掌击在胡床的交椅上:“差点让他给骗了,白孝德!整军出发,追击朔方军,绝不能让郭子仪逃出关中。”
白孝德进入帐中,叉手领命而去,他率领四万龙骧军朝长安方向追击,同时派出塘骑队侦查朔方军逃走的方向。
白孝德前脚刚走,后脚便有徐宾骑快马前来报信,说是郭子仪突然撤营而走,更加坐实了对方逃遁的事实。
眼下除去李嗣业所控制的黄河与关中以西外,郭子仪可逃走的方向共有四条道,第一条道路是跟在李亨屁股后面出武关下南阳,其余三条道分别是通往汉中的子午道、党骆道和褒斜道,郭子仪无论从哪个方向逃离,对李嗣业来说都是心腹之患。
……
郭子仪率朔方军从咸阳撤离到眉县,后闻后方塘骑队来报,白孝德率领的飞虎骑也已经追击上来,距离眉县不足四十里。朔方军多为步卒,如何跑得过飞虎骑这样的西北劲骑。
他连忙将仆固怀恩和三子郭晞叫到跟前商议该如何对敌,仆固怀恩主动献策说道:“飞虎骑奔行迅速,在关中平原上无人能够摆脱,只有进入眉县斜谷才能够阻塞他们的进攻。只是需要留下一支人马在眉县断后,给大军撤入斜谷赢得时间。如果令公信得过在下,怀恩愿意率麾下三千振武军拦阻飞虎骑。”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的话音刚落,郭晞却拦在面前主动说道:“杀鸡焉用牛刀,仆固大夫的大才岂能用到这种地方,阿爷,儿子不才,愿意率安远军三千余人拦阻李嗣业大军,望阿爷应允。”
仆固怀恩道:“年轻人前途还长,不要白白耗费了性命,还是让我这把老骨头替你在后面断后。”
郭子仪当即拍板道:“你二人不必争了,就由三子郭晞率兵在后方抵挡。怀恩,你不必争执,我们在朔方共事多年,你一直是我的左膀右臂,如今时局危急至此,更需要你我在汉中合力经营。”
仆固怀恩唉声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说道:“就算要阻挡敌军也不是在此处,这里平地无险可守,不如快速前进,寻找一处骑兵不易于展开的地形,才能够坚守更长时间。”
“就依你的决断,我们走。”
三人整军继续往眉县深处行进,一路来到落星乡区域内,遥望山间有湖泊如镜,从半山中开凿出来的驿道通往太白山深处。
郭子仪指着湖边立着的山峰问:“这是什么山?”
郭晞从旁答道:“我已经问过当地人,此处乃是汶家山,前方是斜峪关,乃是进入褒斜谷的必经之路,儿子就率安远军在此处抵挡河西叛军。大人您就率领主力速速往太白县撤退。”
郭子仪与儿子的最后告别并无什么感人至深的话语,只是淡淡地嘱咐道:“切记,身先士卒才能无往不利,如果最后实在坚守不得,就率军后撤。我们即将进入这崇山峻岭之中,御敌的办法总会有很多。”
郭晞点点头回答道:“父亲放心赶路,儿子在此地坚守一天一夜没有问题。”
郭子仪叹了一口气,沿着山缘的栈道往太白山深处撤离,当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远方时,回过头来看了儿子一眼,便丝毫不留恋地策马挥鞭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