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txt-第三十八章 對陣何人 稱心如意相伴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宝舟西游。
与隐宗飞舟的工整朴素相比,圣教一方的座驾,明显标新立异了许多。
透过云层,隐约可见四只巨鳌缓缓划动,若隐若现。窥其全貌,分明是一只巨大的蟹形。
而此舟之内的空间,愈显奇妙,形似一塔——却是颠倒过来的“塔”。或说是发掘了一处极广大的深坑,其上宽广,其下甚窄。而其中不知当称作飞屿还是飞石的精巧宅室,各自有主,循序挪动不提。
但是舟中之人显然甚是踊跃,罕有深藏宅室之中的。当中最大的一块浮石上,亭台相连,人影攒动,正是众修汇聚之所。
此时无论是圣教嫡传利大人、席榛子、摩永工、秋礼等人;亦或者妖族强援林弋、玉娇龙、武铉熙等人,各自聚落,私语不断。哪怕是性子颇为阴鸷的元鳄一族余荆,此时也在与凤凰族青樱子一道,相谈甚欢。
巨舟之上,唯御孤乘一人居高俯瞰,周览良景。
虽然此巨舟自有无形气罩升起,但其毕竟是无形之物,乍一望去,云卷云舒,流动无垠,还真有几分迎风介立、超然物外的味道。
遁光一升,忽有一个人影近于御孤乘之畔。
渺渺清音,似远似近:“也不知宗礼道尊是何等考量,竟将此事周知。临阵生变,怕不为美。”
身影凝形,孤高秀拔,正是玉离子。
原来,飞舟之中非比寻常的热闹氛围,非是无由——正是因宗礼道尊将“三十六子图”之机密晓谕,才有这等反响。
此事揭破,本是凤凰一族的手段,玉离子自然是第一个知晓的。
但是在玉离子看来,这等机密,临战之前至多她自己、御孤乘、李云龙、席乐荣等数人知之即可。退一步说,至少也是身在榜上之人如利大人、席榛子、武铉熙等人,方可告知。
而今传播的范围,明显有些过大了。
然宗礼道尊,亦有自家道理。
诸宗嫡传各自履历深浅,圣教有精准把握。譬如元鳄一族余荆,其与孔雀一族本有甚深渊源。可以推断,其虽不在榜上,但是距离榜末的数人,其实极为接近,几可说是毫厘之差。
有这一重现成标尺在,其余不入图卷之人,亦可通过余荆这里,找准自家位置。
此时群情踊跃,正是为了找准自家对手。
譬如利大人已然知晓,自己在图卷之上排名一十三位,其实高出荀申甚多。他一直以来是将荀申当做注定的对手的;但此时也不由心思转动,是否寻得一位排名更为接近之人,一试身手。
御孤乘闻言,只淡淡道:“志存高远,本也可嘉。”
玉离子沉默一阵,忽然言道:“现在看来,似乎你是对的。”
御孤乘微微摇头,道:“不然。此道之艰难曲折,实则较先前预料胜过太多。若非这一重意外变故,短短二三十载,未必能有所成就。依当时形势而言,你之方略,是为正解。”
听他的口气,显然是自承“有所成就”的;玉离子闻之,也默认此说,并未加以反驳。
至于所谓的“变故”,自然是与轩辕怀一遇的机缘了。
玉离子淡然一笑,道:“但说到底,是你遵循本愿,神通再进,得到了与归无咎交手的机会。”
御孤乘再度摇头,道:“与归无咎交手的,未必是我。”
玉离子闻言微讶。
二人所争执的方略之差,无非是御孤乘得法成否,是否操之过急,有多大把握在剑术神通上又有精进。如此,方能与归无咎放手一战。
今日,以事实而论,他的确是做到了;但事到临头,他却言道“未必是我”。
面色微一变幻,玉离子言道:“莫非你要将这机会相让于我不成?”
御孤乘眉头微皱,言道:“也未必是你。”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顿了一顿,御孤乘怅然言道:“不止是你我。此时休看这些人熙攘踊跃,各自都拿定了主意,许下了许多诺言。但到了临阵之际,御某心中总有一种直觉——许多人未必会上场;上场之人,其派兵布阵,也与今日所思完全不同。”
寻上何等对手,此时出阵之人都各有心思。
兼之李青龙寻上马援、武铉熙寻上孔萱的赌约,亦甚为引人注目,好似已经挑好了对手。但御孤乘眼下之意,其中似乎尚有莫大变数。
未必能够如愿。
玉离子眉头微凝。
其实这一见解,她亦有一线感悟。但是这“感悟”朦朦胧胧,不可捉摸。却不如御孤乘,此时将其明明白白说了出来。
玉离子与御孤乘,本来交情不浅。但是近年来,玉离子在态度上又微有变化,多出了三分客气。
因二人有剑术合修之秘法,一切所得,二人皆得分享。
而玉离子的用力方向,在自家神通路数上,并不专务剑术。所以此道之中的莫大收获,皆由御孤乘处得来,等若她自己这里,颇有几分“不劳而获”的意味。
道途因果,着实非小。
只是从前二人功行之进益,乃是完全相等的;但是此时玉离子豁然发觉,御孤乘道术更进一步之后,虽有合修之缘,但两人之所得,种种微妙,已非完全等同。
一阵默然,玉离子言道:“就在刚才,宗礼道尊似乎离法舟而去。”
御孤乘道:“不日将至,双方道境大能,总要踩点探路,明了虚实。听说在清浊玄象现世之地,我方别有布置。”
玉离子一颔首,道:“似是龙族的手段。”
……
墨海无垠,渺远难测,正是清浊玄象现世之地。
水波之上,却浮着一只极赫目的庞然大物。
一眼就能辨明,这似是一副巨大的骨架。中脊蜿蜒,盘曲三转,其长何止百丈。而两翼铺展开来,仿佛“肋骨”,呈现完全对称状,共计一十八道。
观其形,似乎是一副“龙骨”。
此物之上,二人凝立天中,宛若虚空挂画,似真非真,似有非有,与这茫茫天地,判然两分。唯有那等境界的人物,方才有此气象。
二人东西对峙。
东向这人,是圣教祖庭宗礼道尊。
西向之人,是隐宗乙道尊。
两位皆是二次清浊玄象之争中,双方的“压阵”之人。
但此时乙道尊面上,却是毫不掩饰的不悦!
终于,乙道尊言道:“你我两家,几乎平分天下之半。如此争锋,岂可儿戏?贵方这突然袭击的法子,可实在上不得台面。”
乙道尊之不悦,正是针对这具“龙骨”。
双方提前勘察清浊玄象降世之地,岂料圣教一方,竟尔生出了花样。
宗礼道尊不喜不怒,只笑言道:“规章制度,自是双方共守。当时两家约定,这辅界斗阵之法,当双方皆无异意,无怨无悔。此宝名为‘称心如意’,正是为此所设。”
乙道尊闻言,连连摇头,道:“无论何等手段,事先并未取得一致,临时取将出来,断然不可。”
宗礼道尊微微一叹,言道:“当初提出这比斗的法子,其实已是埋下了伏笔。只是此物深藏龙族密界之中,能否提前将其取出,实无把握。不满乙道友。直至七日之前,我圣教践行大宴开启,此物挪转之机,方才有定。此事不但对于道友而言十分突然,就算是我方即将入阵出战之人,圣教妖族各家嫡传,也并无一人提前知晓。”
乙道尊面色不变,道:“任你舌灿莲花,我隐宗诸友盟绝不奉陪。”
第一回清浊玄象之争,虽然隐宗一方最终获胜,但是圣教引入神道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当时着实吓出诸上真、诸妖王一身冷汗。幸赖归无咎、秦梦霖等人力挽狂澜,才侥幸未失。
对于圣教的深厚底蕴,乙道尊决然不敢轻视。
宗礼道尊不紧不慢的言道:“若是我方有所谋算,势必安排得天衣无缝,绝无可能如此突兀,是也不是?明人不说暗话。此时我圣教应付两头,自有轻重。其实自大处言之,不过是以攻为守的路子。凭借此宝,求个安心罢了。”
乙道尊目光微动,旋即道:“虚虚实实,亦属寻常。此事说破天去,也是贵教先坏了章程。”
宗礼道尊呵呵一笑,道:“在此饶舌,原也无用。你我试上一试,便见分晓。”
话音一落,宗礼道尊已往龙骨一侧第一根“肋骨”上站定。
乙道尊心意微动,身如虹烟一落,立在了宗礼道尊相对称的位置。
此物虽有几分诡秘,但是根器深浅,他却大致能够看清,断不至于暗算了一位道境大能。
落定之后,乙道尊感到心中隐约多出一个念头。
不对,并非是“多出”,而是发掘出来。
这念头潜藏心意深处,若有若无,显然是被自己道境修为的浑融道心压制了;直至此时,才重见天日。
暗暗施展了数种预备手段,乙道尊放开心神,如同引燃烛火一般,将这一念头发扬光大。
终于,一念明晰如是——
对面这人,圣教宗礼道尊,所持道术异于常人,实有不测之功。若是生死相搏,自己极有可能略微差了一丝。
这一念头,坦然明澈,发源本心,排除了一切后天修炼、养气功夫的遮掩与涂抹,亦绝非任何幻术手段,最是真实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