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十節 五行山下看書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望海菩萨带着四大金刚一路向西追去,果然,足足追出了上百里路程,便见到玄奘正独自骑着白马策马狂奔,让众人不由得松了口气。
四大金刚正要上前与玄奘打招呼,却听得望海菩萨开口道:“奇怪,既然说是云翔救了他,为何却只有玄奘一人?”
四大金刚朝着四周探查一番,摇头道:“果然不见云翔的踪影,不知他又去了何处。菩萨,可要我们这便下去,护着玄奘一同西行。”
望海摇头道:“那云翔神出鬼没,着实让人生疑,你们无需下去,且跟在后面暗中保护便是,一旦有事,也能多出几分应对,我这便回去向佛祖复命。”
四大金刚齐声称是,隐藏起身形跟在了后面,而望海则化作遁光消失在了天际。
听说云翔再次出现,她已是越来越感觉到不安,回想起来,此次双叉寨闹出了这么一桩大事,最终却没引来任何后果,反倒是东天白白折损了几十个剑修,使得福堂损失惨重。这一切,实在是太像云翔的手笔了,由不得她不生疑。
玄奘取经之路还很长,后面还不知会有多少类似的陷阱,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一切禀告给东来佛祖,重新商议出个应对之策才好。
这些神仙们的勾心斗角,玄奘却是一无所知,他被云翔救出了双叉寨之后,便只是一心朝着西边赶路。
接下来的路途,倒也是无惊无险,走了近半月的时间,却被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
这山虽然不高,占地却不小,官道绕山而行,怕是得多绕出数百里路程,远不如直接翻山而过来得近便,只怕这山中又有什么妖魔鬼怪,反倒舍近求远。
玄奘望着这大山,正自举棋不定,却见迎面走来一个樵夫,顿时心中大喜过望,连忙上前道:“施主,贫僧有礼了。”
那樵夫似乎也是个崇佛之人,不敢怠慢,连忙还礼道:“法师一看就是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要事?”
玄奘指着前方那大山问道:“贫僧要往西天拜佛求经,有意翻过此山而行,只不知此山名为何山?山中可有什么危险?”
那樵夫道:“法师有所不知,此山名为五行山,乃大唐与西域之边界,是以又唤作两界山。我曾听村中老人说起,此山乃是五百年前从天而降,也不知是真是假。法师若问此山中的危险,那可就不是三两句话能够说清的了。”
玄奘闻言一惊,道:“莫非此山中还真有什么危险不成?”
樵夫笑道:“这危险说有便有,说没有便没有,只看法师信或是不信了。”
玄奘奇道:“这是何意?”
樵夫道:“自古传说,此山中有一个魔头,时常化作孽龙或者猛虎出来作恶,若有人经过此山,便会被那魔头吃掉,当真是厉害得紧。”
玄奘惊道:“竟有这等妖魔作祟?那附近的百姓岂不是危险无比?”
樵夫大笑道:“法师莫急,这些传言,其实都是老人们所说的,我自幼便时常与人偷偷进山,从来不曾遇到过什么孽龙猛虎,反倒不时抓到些山鸡野兔回去给我娘补身子。这些年来,村中的年轻人也不再顾忌,整日在山中打柴捕猎,却也从来没出过什么事。依我看,那些老人们的传言,不过是吓唬小孩子的把戏罢了,如今早已无人相信了。”
玄奘听到这里,方才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世间总有以讹传讹之事,所谓流言猛于虎也,看来此山也曾因此背上了不少骂名啊。”
樵夫点头道:“正是如此,法师一看就是佛法高强之人,想来自然不会怕了这区区流言,若想过山,只管走便是,只需走快些,说不定天黑前便能过去了。”
玄奘大喜,忙合十行礼道:“谢过施主指点,贫僧这便进山去也。”说完,他便牵着白马,一路朝那五行大山走去。
一路走到大山的山脚之下,玄奘找了一处山势较缓的地方便要登山,耳中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尖细的声音道:“来人可是玄奘和尚吗?”
玄奘一惊,连忙看向四周,却不见任何人影,只有那些怪石草木影影绰绰,山风吹拂而过,顿时低头失笑道:“想我堂堂佛门弟子,竟然也受了乡民流言之扰,听到些声响便会疑神疑鬼,真是罪过。”
说完,他便不再多想,正要再次登山,却听得那声音再次传来道:“你这和尚,好生无礼,老孙问你话,你为何不答?”
这一次,玄奘可是听得真真切切,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贫僧正是玄奘,你又是何人?莫非便是这山中的魔头吗?”
那声音道:“一派胡言,老孙可不是什么魔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齐天大圣孙悟空是也,和尚你可曾听过?”
玄奘道:“原来施主唤作孙悟空,贫僧孤陋寡闻,不曾听过,还请施主恕罪。只是不知,施主现在何处?为何贫僧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那声音道:“老孙如今身在一个隐秘之处,和尚你若想见我,倒是不难,老孙这便指点于你。你向左走上五十步,且看看脚下有什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玄奘心中好奇,便依言向着左边走了五十步,却见得乱石之中赫然有一处洞口,黑漆漆的一路朝着下方而行,也不知通往何处。
他忙朝着洞中喊道:“孙施主,你可是在这洞穴之中?”
果然,洞中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道:“正是,玄奘和尚,你若想见我,只管进洞来便是。”
玄奘皱起眉头,盯着那洞口打量了半晌,心中却生出了几分寒意,便道:“孙施主,你住在如此隐秘之地,想来是生性喜好安静,既是如此,贫僧也不便打扰。愿施主福慧双增,吉祥自在,贫僧告辞。”
说完,他竟然拉起白马转身就走,这洞穴一看就不是善地,里面居住的孙悟空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经历了张老汉之事,他也知道了分辨人心善恶,可不愿再与这类人物有什么瓜葛。
洞中人察觉到玄奘竟然不肯进洞,也是大出预料,忙道:“玄奘和尚,你为何不进洞来见我?”
玄奘道:“善哉,善哉,一切自有缘法,施主若与我有缘,自有相见之日,若是无缘,贫僧便是进洞也是无用。”说话间,脚下的步伐也是越来越快。
洞中人叹道:“玄奘和尚,有人让我在此等你,说你会进洞来见我,还要我保你西去取经,如今看来,只怕你不过是个胆小如鼠之辈,那不见也罢。”
玄奘一愣,停下了脚步,奇道:“你所说的是何人?”
那人笑道:“那人乃是我的一个至交好友,名字唤作云翔,你可知晓?”
“云先生?”玄奘思忖了半晌,返身又走了回来,对着洞口道:“真是云先生让你等我的?”
那人道:“你一个胆小如鼠的和尚,我又何必骗你?”
玄奘咬了咬牙,道:“也罢,既是云先生之命,我便进去见你也无妨。”说完,他找了个木桩拴好了白马,又双手举着九环锡杖壮胆,小心翼翼地朝着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