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劍骨笔趣-第二十五章 仙緣鑒賞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你大爷的……”
灵果下意识就来了这么一句。
看到宁奕那张慈祥仁和的笑脸,它连忙把话语咽了下去。
坏了坏了,说错话了,这宁大魔头,自己可惹不起。
“你说什么?”
宁奕眯起双眼,掌心火焰温度陡然升高。
“宁大爷的问题,在下知无不答!”
先天灵果额头渗出冷汗,立马换上一副谄媚笑容。
“嗯……”
宁奕淡淡问道:“除了朱雀大殿,其余三座古殿,都有哪些造化?”
这枚朱果,万年前就扎根龙宫,诞生灵智极早。
白银城造化,它必知根知底。
先天灵果苦着一张脸,道:“我这万年来,谨遵先贤指示,未敢离开大殿半寸……您若要问朱雀大殿造化,倒还了解三分,其他三座供奉殿,我可真是一无所知啊。”
宁奕皱起眉头。
“朱雀大殿,还有造化?”
灵果摇了摇头,叹息道:“我只是隐约听闻,在龙宫陨落之前,四圣兽如撑天之柱,受阵纹供奉,反哺龙宫……在那时候,四座大殿内孕育无限生机,即便是凡俗之人,亦可在供奉座下,参悟五行道境。而如今,这最大的造化,却是随着龙宫陨落,一同消散了。”
说着,它咬了咬牙,爆出一个惊天秘密。
“我……并非是殿内自行诞生的灵果。你若去往其他三座大殿,未必能寻到第二枚先天灵果。”
朱果挺起胸口。
火熱都市小說 劍骨 起點-第二十五章 仙緣相伴
银白如月的清凉光华,缓缓亮起。
这枚看似平凡无奇的果实,其内缠绕着密密麻麻数之不清的秘纹,纹路之复杂,令人咂舌。
裴灵素喃喃感慨道:“每一片秘纹,都是岁月衍生的产物……这里存在着浓郁的生死大道气息,乃是所有修行者梦寐以求的灵药。”
若能吞下。
便相当于……感悟了这灵果数万年来所经历的生死。
凡俗之人,再是极限,也不过在红尘行走数百年。
借万年时光,坐化生死长河?
这世间还能有什么瓶颈,无法突破?
凝视着这片秘纹,宁奕陷入沉默。
龙宫陨落之后,有人来过这里,并且将这枚朱果种在了白银城大殿中,汲取天地造化,缓慢孕育。
这枚先天灵果,是那人留给后世的仙缘!
最终漫长岁月过去——
果实启灵。
仙缘成熟。
这是一枚实实在在的“仙缘之果”!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骨 會摔跤的熊貓-第二十五章 仙緣熱推
朱果的声音带着三分苦涩,道:“其实从诞生灵智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最终命运,逃不过落入他人口中,沦为造化。就算瞒着你,这生死秘纹,你迟早也能发现。”
这番话,带有些许悲伤。
宁奕则是轻轻呼吸了一口气,在得知这枚灵果所蕴含的真正意义之后,他有了一刹的动心。
其实,他一直有着吃掉这枚朱果的冲动……
“放心,宁某说一不二。”宁奕压下冲动,沉声道:“果实启灵,殊为不易。你将所见所闻告知于我,我不吃你,带你出龙宫。”
仙缘果怔住了。
就连丫头也怔了一怔。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它与我有缘,若是吃了,会十分可惜。”宁奕在心湖内传音,解释道:“启灵之物,与人无异……况且,我尚未涅槃,这枚先天灵果,对神火之劫裨益不大。”
“夫君……其实你不必向我解释的,我都明白。”裴灵素笑道:“你做得没错。”
“宁……”仙缘果沉默了一会,道:“先生。其实不必如此,冥冥之中,我有感觉,你吃掉我,或许是命中注定。”
此言倒是让宁奕始料未及。
“五百年前……曾有一人来过龙绡宫。”
仙缘果喃喃道:“那人境界奇高,实力极强,他来到朱雀大殿,那时朱雀地火尚未焚寂,雷纹与地火,齐齐迸发,劈砍灼烧……却无法点燃他衣袍一角,更无法伤到他一根毫毛。万般劫难滚滚而落,他站在供奉台前三天三夜,纹丝不动。我知道再如何逃,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索性就悬在高台之上,与他对视了三天三夜……可最后,他竟没有出手摘下我。”
宁奕瞳孔收缩。
“你说的那人……什么样子?”
先天灵果沉默了一会,道:“披着一身云纹黑袍,浑身缭绕金色血气,看不清面孔,气血浑厚宛若真龙,眉心点燃了一轮大日。他就像是……太阳。”
宁奕的手指有些颤抖,他从剑气洞天之中,取出了蜀山老龙山的法袍。
云纹,黑袍。
“可是……这件?”他紧紧攥着大袍,渴望着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
恍惚了片刻。
仙缘果点了点头,喃喃道:“正是这件。”
宁奕心湖无法平静。
他终于找到了……陆圣山主!
五百年来,蜀山修行者翻山越海,翻遍了两座天下的缝隙,却无法找到山主的踪迹!
“他是你……很重要的人?”先天灵果看出了宁奕的神色变化,好奇问道:“看你的年龄……应与他不在一个时代才是。”
“是。”
宁奕深深吐出一口气,问道:“最后他去了哪里?”
仙缘果轻声道:“他离开朱雀大殿,去往核心城……临行之前,我告诉他,那座黄金城啊,去过的人,都没有再出来了。”
黄金城……
陆圣山主去了黄金城……
空之卷无法窥探的龙宫核心城,如果没有猜错,那里就是龙宫主人与影子殊死一战的最终战场。
“将我栽在殿内的‘主人’,已经无法窥见容貌……彼时我只是一枚普通果实,尚未启灵。但之后我耳边一直萦绕着一句话。”
“等下去……”
“甲子、年、月、日……在这幽暗龙宫内,都失去了意义。时间流逝,岁月腐朽。我胸膛里的生死秘纹每新生一片,这声音便会震响一次。”
“等下去……等什么?”仙缘果神情茫然。
“我本以为,他就是我要等待的那个人。”
它苦涩笑了笑,道:“在遥远的记忆中……只有上一位执剑者大人的风采,才能与他媲美,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飘飘然走了,只留下一句话。”
宁奕听得出神,问道:“什么话?”
“他说……再等五百年。”
“他走之后,我的生死秘纹便不再生长,让我等下去的声音,也没有再响起,万载岁月之后,我彻底成熟。”仙缘果沉默片刻,之后死死盯着宁奕,道:“再然后……我等来了你。”
宁奕,就是他要等的人!
“你在等我……”
宁奕喃喃道:“不……与其说,你在等我……不如说,你在等这个时代……”
万年前留下果实的人。
自己母亲阿宁。
陆圣山主。
死去的国师袁淳。
他们都曾不止一次的留下过信息,传递给后人,他们的时代,不是正确的时代。
所有人都在等今日。
如果说命运是一扇大门,那么冲刷着龙宫青铜龙吻的前贤海潮,竭尽全力让这扇门在这一世开启……
而自己,也在这个时代,被命运推上了浪潮之顶。
“你让我觉得很熟悉……”
仙缘果忽然开口,打断了宁奕的思绪,问道:“你与上一位执剑者大人……是什么关系?”
宁奕回过神,看着这枚小小果实,轻声道:“阿宁是我母亲。”
仙缘果有些恍然,喃喃道:“怪不得眉眼有些相似……”
说着,他摇了摇头,并无讥讽之意,坦诚道:“你们气息确实是有些相似的,但五官眉眼,却并不相像了。那位执剑者大人的仙姿,倾国倾城,无与伦比,而你与之相比……就要差许多了。”
这倒是一番大实话。
宁奕淡淡一笑,并不恼怒生气。
他一路所见,但凡是与阿宁相识之人,无一不惊叹于她的惊艳……守山人,太宗皇帝,地府老殿主,元,白帝……
而自己,与阿宁比起来,则要平凡许多。
阿宁像是天上皎月,群星呼拥,下凡而来。
而自己则像是扎根地底的霜草,一点一点挤出脑袋,灰头土脸来到人间。
“阿宁在龙宫之时,时常会来看我。她是唯一从黄金城内走出来的活人。”仙缘果挠了挠头,轻声道:“那时,她在龙宫内孤独一人,无人相伴,所以找我唠嗑……若记得没错,她养丢了一头小狮子,那狮子不在龙宫,无人陪她说话,她心心念念得很,说若能出去,一定要找到那小狮子。”
小狮子?
宁奕心底浮现出红山禁区那魁梧巍峨的九灵元圣投影。
自己先前的猜测没错。
太乙坐化的第二世,就是阿宁!
仙缘果笑了,道:“不过后来她又养了一个宠物,我那一日见她捧着一枚袖珍龛盒,两个巴掌大小,应当是从黄金城内带出来的……那枚袖珍龛盒缭绕一片黑雾,看不清里面究竟养着什么,只露出一双雪白眼瞳,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想必也没启灵。可惜,后来阿宁走得太快,而且无声无息,也不知是哪一天,她就再没来过朱雀大殿了……”
“真想知道……她找到那小狮子没有……”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仙缘果知道,对自己而言,万年不过眨眼弹指,刹那便过——
而对凡人而言,五百年,已是永恒。
当初那个美若天人的少女阿宁,早已死在岁月侵蚀之下,而那头小狮子,多半也化为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