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你跑不過我吧 想枕頭的瞌睡-第936章 不貼心不行啊!分享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慕远立刻摇头,苦着一张脸,道:“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喝酒的。”
苏瑾秋一瞪眼,道:“不行!生活得有仪式感不是?再说了,我平时也不喝酒的。又不让你喝多少,总得喝一点不是?”
慕远很是无奈,这让他没法反驳。
见慕远点头,苏瑾秋脸上立刻现出灿烂的笑容,一双眼睛闪亮闪亮的。
随后,苏瑾秋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了两个酒杯。
慕远嘴角一阵猛抽……
他忍不住问道:“这是白酒吧?你拿红酒杯干嘛?”
苏瑾秋很无辜地笑笑,道:“家里只有红酒杯呢。而且,红酒杯端起来不更有仪式感嘛。”
“那……要不喝红酒吧?”
“可是家里没红酒啊!菜都端上来了,总不能再下去买酒吧?”
慕远瞅着苏瑾秋,有些哭笑不得。
他倒是很想问你这白酒是哪儿来的,但估计问了也白问,答案太多了。
二人坐下,苏瑾秋摆弄起那瓶白酒。
然后,尴尬了。
她怎么弄都弄不开。
慕远摇了摇头,顺手从她手上接过,然后一摁旁边的一个圆孔,直接就把外包装给打开了。
“这酒得小一千吧?”慕远随口说道。
苏瑾秋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是我爸放这里的。”
慕远轻哦了一声,也没再问。
至于苏瑾秋话里是否有瑕疵,那不重要,答案也不重要。
酒打开,苏瑾秋直接拿过酒瓶,给面前的两个杯子满满地斟上。
慕远汗都下来了。
“别喝这么多!醉了可是很难受的。”
“你怎么知道?”苏瑾秋抬头,有些惊讶,这家伙不是不喝酒吗?
慕远挤出一个笑容,道:“我听别人说的。”
“没关系!醉就醉呗,又不是经常喝酒,偶尔醉一次也没什么。”苏瑾秋看起来很洒脱的样子。
可她的紧张却又怎能瞒过慕远的眼睛。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慕远也没打算点破。
喝酒之前,苏瑾秋是满怀希望的。
第一口酒喝下去,苏瑾秋辣的够呛,不过她忍住了。
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喝酒的这点苦算什么?
特别是当她看到慕远也喝了一大口,俏脸上的红晕更甚了几分。
可随着这酒一口一口地喝下去,苏瑾秋感觉脑子有些晕晕乎乎了。
可她看慕远的样子,与刚才相比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
继续喝,总是会醉的。
事实证明,喝酒确实会醉。
一口一口地下肚,那差不多有三两的红酒杯逐渐见底,苏瑾秋舌头开始大了。
醉酒状态有很多种,一种是趴桌子睡觉,一种是拉着人胡说八道,还有一种是漫无目的四处乱窜。
很显然,苏瑾秋属于第二种。
“慕……慕远,你……你骗人!”
慕远单手扶着额头,倒不是他醉了,而是脑壳痛。
他原本是想观察苏瑾秋的状态,一旦她有喝高了的趋势,就不让她喝了。
结果……这丫头每次都是一大口,等发现她快要醉了的时候,已经晚了。
现在的场面就很尴尬了,他堂堂男子汉,得照顾一个女醉鬼,多悲剧啊!
现在一听苏瑾秋这样一说,就更头疼了。
“我怎么就骗人了?”
“你……说……说你不喝酒的,怎么……怎么喝了一点……一点反应都没有?”
慕远苦笑,还知道我喝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啊?看来罪的还不是很厉害。
“我只说我不喝酒,但没说我酒量不好啊!”
苏瑾秋红彤彤的小脸带着茫然,就她现在的脑瓜子,有些理不顺这逻辑了。
“那……那你怎么以前……以前不喝酒?”
“喝酒误事嘛,从大学……嗯,大二开始,我就不喝酒了。”
“我……我不管!反正……反正你就是骗……骗人。”
听着苏瑾秋越来越舌头大的声音,慕远无奈地摇了摇头。
“瑾秋,要不……我扶你先去休息吧!早点睡。”
“不!”苏瑾秋纤手一指慕远道,“我……我们……一起……睡!”
慕远:狗贼!果然是这心思。
好吧,这纯粹是慕远心底的恶趣味。
以他以前在大学里应对那些醉鬼的经验,此刻与苏瑾秋讲道理肯定是不行的。
“好!好!一起睡。”慕远将伸手扶上苏瑾秋的胳膊,“你先去,我把碗洗了就来。”
“不!”苏瑾秋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那……你先到沙发上坐坐?”
“嗯!”苏瑾秋慵懒地一伸双手,道,“我……要……抱!”
慕远脑子嗡嗡的,这女人喝醉了酒,果然麻烦!
为了尽快把这个麻烦解决掉,慕远弯腰,来了一个温馨的公主抱。
以慕远的力量,自然是轻松将苏瑾秋抱起,这姑娘伸手便挽住了慕远的脖子,小脑袋瓜直接埋在了对方的肩窝里。
这下,她也不折腾了。
慕远严重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装醉,可惜他没有证据,而且看起来也确实不像是装的。
将苏瑾秋放到沙发上,慕远以最快的速度将碗筷给洗了,这才回到客厅。
只见苏瑾秋一张俏脸红彤彤的,估计是醉了酒,不过到现在还没睡着,意志力倒是挺不错。
不过慕远看她那模样,坚持得也挺辛苦了。
“走吧!我扶你去卧室睡觉。”
“不!抱……”苏瑾秋嘟着小嘴……
慕远:果然,每一个喝醉酒的人都是弱智加神经病。
腹诽归腹诽,慕远还是弯腰把苏瑾秋给抱上了。
他走得很慢,等走到卧室时,慕远惊讶地发现,苏瑾秋睡着了。
慕远目瞪口呆,他有些不明白这姑娘刚才那么坚持为了什么,不也还是睡着了吗?
将苏瑾秋放到她的床上,慕远稍稍为难了几秒钟,然后还是将她的外套给脱了。
“这小妮子,身材还真好!”
感慨一声,拉过被子给她盖好。
“好好睡!”轻轻拍了拍肩膀,慕远便打算离开。
脚下才刚迈开,却发现衣角被拉住了。
“我……没醉……再……喝。”
“还喝啊?”慕远哑然。
“不……不喝了。”苏瑾秋嘟囔着,“睡……睡觉……一起……”
说实话,慕远觉得这个提议很有诱惑力。
但作为一名赫赫有名的大善人,怎么能做出如此乘人之危的事情呢?
所以他尝试着掰开苏瑾秋拉着衣角的手,结果……没掰开。
总不能就这样站一宿不是?
睡就睡吧!
于是,慕远合衣在旁边躺下,苏瑾秋很自然地靠在了蜷缩在了旁边。
十多分钟后,慕远长长地松了口气。
“呵呵!我还熬不过你?终于还是睡着了吧?”
他很高兴!
眼下,不来次十连抽,他觉得都对不起自己账上存留的侠义值。
与苏大记者待一起这么久了,有在车上十连抽的,有在餐桌上十连抽的,但还从来没在一个被窝里十连抽呢。
必须得试试。
先来一波试试运气,如果苏大记者的气运加成真给力,便多来几次。
反正,自己现在不缺侠义值,而且自己短时间里也没打算再升级小毛。
慕远意念一动,虚拟光幕在眼前出现。
“十连抽!”
熟悉的画面,借着房间里微粉的灯光,倒是别具美感。
第一张卡牌翻开,慕远看到卡牌上的画面,已经大致猜到了是什么。
结果不出意外。
“宗师级粤菜技术。”
慕远脸稍稍有点黑,倒不是说这技术不好,毕竟是宗师级技术不是?
可这个节骨眼上抽出来,慕远有些怀疑这苏大吃货的影响力是不是太强了一些?
难道她川菜吃腻歪了?像吃粤菜?
管她呢,艺多不压身,慕远如此安慰自己。
第二张卡牌翻开,慕远看到了一把扳手、一把锤子,还有许多看不懂的工具。
慕远有些懵逼,这是让自己当修理工吗?
很快,卡牌名字呈现出来。
“大师级机甲维修技术。”
慕远顿时一喜,差点就坐了起来。
这是好技术啊!虽然只是大师级,但都有大师级了,宗师级还远吗?
再说了,大师级的机甲维修技术也肯定很牛逼的。
自己现在就一台武装机甲,虽然没有能量模块,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还是可以用侠义值充能不是?
慕远最担心的还是把机甲给弄坏了,那就麻烦了,兑换这玩意儿可是很贵的。
现在有了这大师级的机甲维修技术,就算以后使用过程中出了一些小故障,自己就能解决了。
好事!
很快,第三张卡牌翻开。
精力药剂?
还不错。
毕竟开门红两项宗师级技术,已经是很厉害了。
更何况精力药剂也属于刚需嘛。
第四张卡牌,又是精力药剂。
还算正常,以前又不是没出现过连续精力药剂的情况。
第五张卡牌,慕远脸稍稍有点黑了。
因为又是一瓶精力药剂。
连续三瓶精力药剂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但却很罕见了。
就在慕远满怀期待地看向第六张卡牌的时候,发现……又是一张精力药剂卡。
还有完没完了?
虽然精力药剂是刚需,但这玩意儿买一瓶才两点侠义值呢,抽到就算亏了。
算了,不想了,就算后面再连续抽到空白卡,那也认了,毕竟那两项宗师级技术就已经够赚了。
第七张卡牌,慕远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够平和了。
可看到卡牌上那蓝瓶,他还是忍不住吐槽。
他总感觉系统是意有所指啊!
连续给自己精力药剂……妈蛋,果然系统的心都是黑的,恶趣味太重。
第八张卡牌,慕远看到他蓝瓶,反而没什么感觉了。
他已经躺好,你随意……
原本慕远已经做好了连续收获精力药剂的准备,结果第九张卡牌翻开,令他惊讶的是竟然丰收了。
一张宠物变身卡!
这玩意儿可是价值一千侠义值的好东西啊!
有了这张宠物变身卡,就可以开启小毛的第六形态了。
原本慕远觉得小毛已有的五个形态已经够用了,但这玩意儿谁又嫌多呢?
孙猴子当初面对三十六变和七十二变时,还知道选数量多的呢。
至于第六形态选什么,慕远暂时没考虑好,等需要的时候再决定好了。
有了这第九张卡牌的刺激,慕远觉得这第十张卡牌或许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卡牌翻转,慕远看到那画面,忍不住感慨了一声:“瑾秋果然是欧皇!”
“多功能服!”
这东西价值五百侠义值,他还想着给苏瑾秋兑换一套呢,结果抽到了。
这不是欧皇是什么?
慕远觉得,今晚再来五次十连抽,哪怕什么都没中,那也赚大发了。
所以,他没有犹豫,继续奋斗!
……
第二天早上,慕远一大早就出发了,他今天得赶往山花市,路程有点远,得早点走。
走的时候苏瑾秋还没起床。
慕远倒是很贴心地给她做好了早餐,放电饭煲里温着——不贴心不行啊,这么好的欧皇,不照顾好点都对不起自己。
昨晚连续的十连抽,可是让慕远大开眼界,得犒劳犒劳不是?
把一切弄好,慕远这才出了门。
还是那辆红旗HS7,沿着高速公路一路飞驰。
要放在以前,从西华市到山花市,至少得走上一天的时间,可自从通了高速,耗费的时间就大大缩短了。
其实何止是山花市,现在全国未通高速的地级市差不多快没有了。
因为山花市距离较远,跑一趟不容易,所以慕远打算在那边多呆两天,年前就不起炉灶了。
到时会这边忙完,回西华市后还有一两天时间空闲,可以准备准备过年。
然而,有时候理想与现实还是有差距的,他刚在山花市这边忙了不到三天,便接到了林副总队长的一个电话。
“慕队,你现在正在山花市吧?那边忙得咋样了?”
“我是在这边,案子倒是办了一些,不过我觉得应该还能再待上一两天。”慕远语气非常真诚。
旁边一众山花市刑侦战线的领导们泪眼婆娑,这慕支队长太看得起他们了。
林副总队长立刻说道:“之前其他市州你不是只呆了两三天吗?山花市怎么要这么久?”
慕远笑笑,道:“这边太远了点,往返一趟不容易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