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給個機會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沈湖说道:“根据宗门典籍记载,我们水元宗最鼎盛的时候,掌门是元神期修士,另外还有十名左右的元婴期长老!当然,这已经年代相当久远的事情了,真实性已经不可考证……”
这话在现在听起来有些夸张,现在的修炼界,别说元神期修士了,就连元婴期修士都已经绝迹了,至少是活跃在修炼界明面的,最强就只有天一门的掌门陈南风,他是金丹后期,据说无限接近元婴期,但突破也是遥遥无期。
不过夏若飞却知道沈湖说的这个宗门典籍的记载,多半是真实的。
因为根据他对《水元经》的了解,这部功法的确能修炼到元神期,而且当时宗门如果处于鼎盛期,肯定不止这一部功法的,在修炼界最辉煌的年代,也必然是不会只有一些低阶修士的。
不过水元宗的传承出现断层,功法残缺不全,再加上修炼资源的匮乏,所以现在才会如此的窘迫,连掌门都只有炼气9层的修为。
当然,夏若飞知道,即便《水元经》后面部分有一点点残缺,但也不至于连金丹期都到不了,如此看来,恐怕水元宗现有的功法,残缺还是多的。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看来水元宗还是有着辉煌历史的。”
“都怪我们这些后辈无能,以至于宗门日渐式微。”沈湖惭愧地说道。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沈掌门,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我给鹿悠的这部《水元经》,的确是完整版的。”
沈湖其实早有猜测,不过夏若飞亲口证实之后,他的内心还是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身为水元宗的掌门,沈湖做梦都想有朝一日能够补齐宗门传承功法,能够重现宗门的辉煌。
只不过一直以来,他都看不到任何希望。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今天,完整的《水元经》功法却出现了,就在这么不经意之间。
一时间,沈湖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夏若飞则继续说道:“我得到的这部《水元经》,是来自一个很古老的传承,我也亲自试着推导过,真实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理论上这部功法确实可以修炼到元神期,当然前提是拥有足够多的修炼资源。”
“夏前辈……”沈湖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的确非常想要这部功法,但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开这个口——水元宗刚刚得罪了夏若飞,他这是上门来请罪的,现如今随便一个金丹期修士,都能轻松灭掉水元宗一整个宗门,只不过一般情况下,修炼界的金丹修士不会,也不敢随随便便就灭掉小宗门,这种事情可是人神共愤的,修炼界虽然没有世俗界那样完善的法律法规,但基本的规矩还是要有的,如果引起众怒的话,金丹期修士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当然,这是一般情况下。
像这次水元宗自己招惹了夏若飞,那夏若飞真要出手把他们宗门抹杀了,别人也没话说,哪怕是天一门,最多也就是表达一下不满。
这种情况下,能够保住宗门就已经很不错了,沈湖哪里还敢得寸进尺地向夏若飞要这部功法啊?
人家也都说了,这功法来自一个古老传承,虽然你们水元宗的先辈曾经修炼过这个功法,但不代表这功法就仅仅属于你们水元宗啊!说实话是现有了水元宗,然后才有了这部功法,还是先有了这部功法,水元宗的创派掌门才把宗门命名为水元宗,如今都已经无法考证了。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我知道沈掌门很想要这部功法,甚至心中或多或少闪过铤而走险的念头,对吧?”
沈湖忐忑地说道:“晚辈不敢……”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給個機會推薦
“沈掌门,世俗界有句话,叫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夏若飞似笑非笑地问道。
“明白!明白!”沈湖尴尬地说道,“晚辈不敢奢望……更何况鹿悠也是我水元宗弟子,她能修炼正宗的《水元经》,晚辈就已经非常感谢夏前辈了!”
夏若飞说道:“你能这么想最好,鹿悠可能涉世不深,尤其是对修炼界不了解,所以如果有人用一些哄骗手段,让她交出这本功法,或者干脆去抄录一份副本的话……”
“不敢不敢!”沈湖连忙说道,“夏前辈,晚辈绝无此意!”
“即便是做了也没关系,只要你们有把握不被我发现。”夏若飞笑吟吟地说道。
沈湖额头的冷汗都下来了,他唯唯诺诺地说道:“夏前辈,就算是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如此妄为啊!”
沈湖心中未必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被夏若飞这么一吓,这样的念头早就烟消云散了。
冒着灭宗的危险,去违逆一位金丹期修士,实在是太危险了……
火熱都市异能 神級農場討論-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給個機會鑒賞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知道敬畏是好事。沈掌门,我也不是不近情理的人,也很理解你们补全宗门传承的心情,所以……给你一个机会也未尝不可!”
沈湖顿时感觉峰回路转、喜从天降,他连忙说道:“夏前辈!谢谢!谢谢!水元宗上下愿为前辈赴汤蹈火!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们必定全力以赴!”
夏若飞意味深长地问道:“让你们脱离天一门也没问题?”
现在的水元宗,说是天一门的附庸宗门,实际上就相当于是一个隶属于天一门的外围组织,沈湖这个水元宗掌门,虽然不能说是天一门的傀儡,但实际权力肯定是不如独立宗门那么大的,受到天一门的管辖限制还是很多。
沈湖一下子变得尴尬无比,他哪有这个胆子啊!夏若飞是强大的金丹期修士,但是天一门的金丹期修士可是有好多个呢!而且陈南风还是金丹后期,公认的修炼界第一人,沈湖敢带着水元宗叛出天一门,第二天就可能全宗被灭。
而且平心而论,天一门对沈湖以及水元宗还算是关照的,如果没有天一门的庇护,水元宗恐怕也生存不到现在了,为了《水元经》完整版功法,就叛出天一门,无论是道义上还是感情上,沈湖都无法说服自己。
他尴尬地说道:“夏前辈说笑了!这个……晚辈确实做不到。”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还不错,倒是个讲道义的人。”
如果沈湖真的愿意为了功法而抛开天一门,那夏若飞反而不会把功法交给他了,因为这种首鼠两端的人,根本不值得信任。
“不敢当前辈的谬赞,修炼界虽然竞争残酷,但晚辈认为还是要有基本底线的。”沈湖说道。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知敬畏、重情义,倒也没有辜负陈玄兄对你的关照。沈掌门,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看你们今后的表现吧!两个条件,第一是把鹿悠培养到炼气9层,当然,你不能明显不符合常理,倾尽全宗之力去培养,总之就是不能让她觉得很反常,另外,依然是不许泄露我的身份,这个能做到吗?”
“没问题!”沈湖激动地说道,“夏前辈,您不说我也会全力培养鹿悠的!”
之前沈湖就答应了夏若飞要关照鹿悠的,如今只不过是多一个至少培养到炼气9层的条件而已,这个要求等于是没有提一样,无非就是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
水元宗已经蹉跎这么多年了,再等待一些年,根本不算什么。
至少这样的等待还是有奔头的。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第二个条件,将来在我有需要的时候,能够征调你们全宗上下的力量。当然,这样的征调只需要一次,另外也不会让你违背道义,比如和天一门对着干之类的。”
“这也没问题!前辈能够赐下《水元经》,对我水元宗本就恩同再造,前辈有所驱驰,水元宗上下本就该无条件服从的!”沈湖说道,“别说一次,今后前辈但有所需,水元宗都将义不容辞!”
夏若飞微微点头,他对沈湖这个态度还是满意的。
他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说定了!等到鹿悠突破炼气9层的那天,无论我有没有让你们帮忙,我都会允许她将完整版的《水元经》传授给你!”
沈湖激动得双目泛出了泪花,他颤声说道:“夏前辈,晚辈代表水元宗上下数百弟子,感谢前辈的再造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前辈受晚辈一拜!”
说完,沈湖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夏若飞面前。
夏若飞也没有阻拦,平静地受了沈湖的这个大礼。
至少到目前为止,夏若飞对沈湖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将来如何就看他的表现了。反正一本功法而已,也许对水元宗来说重若泰山,但是在夏若飞眼中却不算什么,如果没有拿出来给鹿悠,这部功法大概率就会一直都深藏在夏若飞的脑海中,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夏若飞在修炼的时候会拿出来借鉴一二,真正却修炼,是基本上没有可能性的。
“行了,修炼地的事情也说开了,功法的事情就先这么定了。”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没什么事儿你就回去吧!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是!晚辈铭记在心!请夏前辈今后看我们的表现!”沈湖从地上站起来,朝夏若飞微微躬身,恭敬地说道:“夏前辈,那晚辈就不打扰了,告辞……”
“去吧!”夏若飞微微点头说道。
沈湖离开刘海胡同四合院的时候,头脑还是晕晕乎乎的,他没想到这一趟回国,居然会如此顺利,一场天大的危机顺利解决,甚至还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很可能在若干年之后,就能够补全《水元经》的内容了。
这可是多少代掌门都梦寐以求但却穷尽一生都无法完成的事情啊!
沈湖知道,如果这件事情自己办好了,绝对会在宗门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将来无数年过去之后,如果水元宗依然存在,后世的水元宗弟子也一定会对他的名字耳熟能详。
对于修炼者来说,这就相当于是青史留名啊!
沈湖晃了晃脑袋,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培养鹿悠!炼气9层!一定要尽快完成……不过又不能让她察觉出自己受到了特殊照顾,这事儿还得好好计划计划……”
沈湖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到天一门“进修”的名额了。
天一门那边修炼环境比水元宗要好得多,而且即便是天一门的普通弟子,可能得到的修炼资源也要比水元宗的精英弟子要多,鹿悠如果能到天一门去进修三年,对于她修为的提升,帮助还是非常大的。
沈湖决定尽快落实这件事情。
昨天他乘坐的包机落地京城之后,陈玄又亲自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有关给水元宗增加一个名额,并且直接把这个名额“带帽”给鹿悠的事情,就是陈玄亲口答应的。
沈湖在胡同口打了一辆车,匆匆忙忙地返回酒店。
伤到经脉窍穴的刘执事,如今也在这家酒店里养伤。沈湖在路上就打电话到刘执事的房间,让她把鹿悠叫过来,自己要亲自见一见鹿悠——鹿悠回到京城之后,并没有住在酒店里,而是到家里陪着母亲田慧兰一起住。
沈湖回到酒店房间之后没一会儿,门铃就响了起来。
打开门之后,沈湖看到刘执事带着鹿悠站在门口,两人都有些许紧张的神色,不知道掌门突然召见到底有什么事情。
实际上鹿悠都不知道沈湖突然回国的事情。
沈湖一开始也怕泄露了夏若飞的身份,所以一直都是和刘执事联系,而且严令刘执事不得和鹿悠泄露消息。
所以,当鹿悠接到刘执事的电话,说沈湖已经来了京城,现在就在酒店里,而且马上要接见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心里也是十分的忐忑。
沈湖其实对鹿悠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一个新入门没多久的弟子,天赋虽然还不错,但这个年龄才开始接触修炼,实际上已经有些晚了,所以正常情况下,鹿悠在修炼一道上的成就应该不会很高。
现在沈湖一看到鹿悠,就仿佛看到了完整版的《水元经》功法,脸上的表情也是相当的和蔼。
“你就是鹿悠吗?果然天生丽质啊!”沈湖满面笑容地说道,“来来来!到房间里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