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笔趣-第462章 其實是有危機感的讀書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顾谨遇一点兴趣也没有,一开学,他又要每天至少负责一顿四人份的正餐,一餐还不能少于四个菜,哪有那空闲时间去探班。
两位教授,经常吃素食,煮个面都要发朋友圈自夸的人,在压榨他这件事上,是丝毫不客气。
苏慕许却很感兴趣,问道:“在哪儿拍啊?”
苏慕乔:“你们学校啊!”
苏慕许:“那我要去。”
苏慕乔也不敢回答,给苏慕许使了个眼色,让她自己跟顾谨遇谈。
当着安诺的面,苏慕许在顾谨遇面前撒了娇。
以往,在她家人面前,她只要说,他都会同意。
这一次,他竟无动于衷,倒把她给整懵了。
“吃饭了。”许玥招呼道,看到这三个人一同出现就头大。
以前觉得安诺挺好的,温和沉静,善良贴心,是唯一一个跟她女儿走得近的男生,很能包容她,也是真的喜欢她。
奇怪的是,自打他们俩闹掰,顾谨遇频繁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之后,原本很出色的安诺好像一下子被比的暗淡无光了。
温和吧,比顾谨遇的温和大方差了点自信。
沉静吧,又没有顾谨遇那般沉稳大气。
善良贴心倒是依旧,只是她女儿不给他机会了,反倒是顾谨遇越看越靠谱。
最明显的对比是,安诺来了之后,她女儿比以前还任性贪玩,但和顾谨遇接触之后,明显变了很多。
乖巧且不说了,以前她嘴甜的时候也很能哄大家开心,但好学和有分寸这两点,改变极大。
意识到这些之后,许玥有些同情安诺,只是儿女情长向来由不得别人,她除了像以前那样把他当亲人来对待,别无他法。
大家一起吃早餐,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如果非说有,那就是苏慕许加快了速度,急着去学校。
虽然前两节没课,但她有很多话想跟顾谨遇说。
急匆匆的离开家之后,苏慕许直接问道:“昨天你去哪儿了?”
顾谨遇如实回答:“先去公司处理了比较急的事,然后送一个合作伙伴到机场。刚巧顾瑶回国,问我有没有空接她,我便顺道接她。路上的时候手机没电,没带充电器,见到顾瑶之后,把手机给她,让她帮忙租借充电宝充电,我就去了洗手间。”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顾瑶是顾满的亲妹妹,比我小一岁。”
对于顾瑶,苏慕许是没什么印象的,但她知道顾满对亲妹妹也不好,兄妹感情很一般。
“看在她真是你妹的份上,我暂时不跟她计较了。”苏慕许很大度的表态,心里却狠狠的记上了一笔。
给她制造了小意外没什么大不了的,害得她爷爷那么激动,不能就这么算了。
既然是顾家人,绝不可能不知道她跟顾谨遇的关系,当时她的语气,明显是故意误导她的。
这笔账,等哪天她有男朋友了,她会讨回来的。
顾谨遇开着车,不能分心,但他不认为小魔女有这么好心。
是变乖了,但骨子里的不服气绝对不会轻易消散。
唐乾那么善良的人还知道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小魔女会如何,不用想,肯定有后招。
“我挺意外的。”等红绿灯的时候,顾谨遇握住了苏慕许的手,开心的看着她。
苏慕许不明所以的问:“意外什么?”
顾谨遇:“你那么紧张我。”
苏慕许:“我有吗?明明是我爷爷比较激动。”
顾谨遇:“你爷爷了解我,只是装给我看的,但你当时三秒钟没反应,呼吸声挺明显,我就知道,你心慌了,不安了。虽然你很快就平静下来,但足以说明,你其实是有危机感的。”
被顾谨遇一番分析,苏慕许觉得自己被看透了,有点小不愉快。
她看不透他,他却什么都看的透,这不公平。
顾谨遇又道:“但请你相信,我只有你一个,也只属于你一个。任何时候,类似昨晚那样的事情发生,一定是表象,一定不要跟节奏,不然吃亏受伤的是我们以及我们最爱的人。”
苏慕许深受教诲,乖巧道:“知道啦!”
顾谨遇:“听说你班长还是你班长。”
话题转的如此突然,苏慕许愣了两秒才回过神:“你才听说吗?我觉得你早知道。难道不是你安排的?”
顾谨遇:“我觉得也太巧合,所以我查了一下。”
“结果呢?”苏慕许打起了精神,好奇极了。
之前她只觉得是缘分,刚好分数接近,志愿相同,才会分到一个班。
被顾谨遇这么一提,她也怀疑又是哥哥们用心安排的陪读了。
之前哥哥们也说过她有两个陪读,她知道,但她没问过是谁,一点也不好奇。
顾谨遇笑了笑:“你二表哥安排的。”
苏慕许:“这……”
“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
“你班长挺好的。”
苏慕许不说话了,仿佛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醋味。
班长是挺好的,但仅限于他人好,对同学们都好,和她是没有特别交集的。
这一点,相信顾谨遇有所了解。
那么,他的醋意,是源于她二表哥吗?
说起来,他一直都爱吃二表哥的醋。
到了季教授家楼下,顾谨遇看了眼时间,轻松平常的问:“要不要再吃点?两位教授估计还在等着我给他们做早餐。”
苏慕许确实没吃饱,点点头,两人一起上楼,用指纹开了门,直奔厨房。
然而,早餐没做成,因为冰箱里原来的食材几乎全坏了,鸡蛋也只剩下一颗。
顾谨遇无语望天,决定不管了,忍不住嘀咕:“活该季教授追不上罗教授。”
苏慕许也觉得季教授太人才了,知道从冰箱里拿鸡蛋煮面吃,都不知道把坏掉的食材给扔掉。
那味道,简直了,她距离当场死去就差那么一丁点。
再看看房间的卫生还差不多,苏慕许庆幸道:“还好垃圾都倒了,地板也挺干净的。”
顾谨遇呵呵一笑,挺嘲讽的:“你以为是季教授干的吗?不,是我请的钟点工,隔一天来一次,每次都是我遥控开门,季教授还嫌我多事打扰到他。”
苏慕许呵呵讪笑:“没办法,谁让他们术业有专攻来着,比较沉醉于学识的海洋之中。”
“这话说的对极了!”季教授从书房出来,一手揉着肚子,一手冲苏慕许竖起大拇指,然后对顾谨遇说,“快去给我做点吃的吧,随便煮点也行,要饿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