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愛下-522.這個時候唱歌推薦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似乎犹豫说话太累,他们都睡着了,然后,做梦。
梦中,他们进入一个迷宫之中,找不到出去的路。
似乎因此,现实中的他们就会脑死亡。
優秀都市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522.這個時候唱歌相伴
“那怎么办,回不去的话,那我们有没有必要做梦了,做梦的话就会回去消失世界,但是你说回不去?”
“是的,我是说回不去没错,因为本来就回不去啊。”
“哦,那你说,我们要怎样才能够回去。”
“我刚才都已经说了,你没有听是不是,我都已经说了,在这个地方我们是无法做梦的,无法做梦,也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办法回到现实世界,这不需要我在说了吧?”
叶晨,柱间,斑三个人在迷宫之中相遇,并且唧唧哇哇开始交流,他可能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是的,不需要你在说了,可是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们没有办法做梦啊。”
“很简单啊,因为大海已经限制了我们做梦的能力了,现在的我们没有办法做梦,要不然你问柱间,斑?”
“好的,我问柱间。柱间,叶晨说的对不对啊。”
“叶晨说的,我觉得是对的,但是,就目前来看,具体我也不知道,因为大海并非是我自己用意识控制得,他拥有自己的意识,我也没有办法能够知道他的设定。”
“怎么你创造出来的大海,你自己都不知道,你都不知道的话,还有谁能够知道啊,我们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是的,你们是不可能会知道的,包括我,我也不知道,所以说,我们说了那么多,说的都是废话。”
“不,不是废话,还有一招,柱间,其实还有一招我没有告诉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我们一直消耗能量,最后你消耗到了一定的能量的时候,大海没有办法能够支持存在的时候,大海就垮了,这就是不攻自破了。”
“高啊,叶晨,你的这个爆发挺不错的,我觉得,我们可以试一试。”
“好的,柱间,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
“叶晨,你不是在重复说话?柱间已经说了试一试了,你又重复说了,这不就是废话。”
“是的,我在说废话,不过说废话会消耗能量,这样的话,就能够让我们消耗大量的能量,然后就可以让大海垮掉了。”
“不,你确定这样子真的能够让大海垮掉,我觉得不行啊。”
“虽然你觉得不行,但是我觉得行,我觉得非常地行,一定可以的。”
“你确定?不过我觉得,这应该要消耗柱间的门将才可以吧,消耗你个我的能量,应该是不行的吧?”
“是的,消耗你个我的能量理论上是不行的,没错,不过这个是理论上,实力上可能会不一样,比如,大海可能会吸收我们的能量,当柱间的能量不够用的时候。”
他们认为回不去的原因,是这个大海的诅咒搞的鬼。虽然他们找不到证据,不过刚才大海会说话,说明了问题。因为斑已经说了,并不是他在说话。
“呀,那这样的话,就太恐怖了,要是柱间的能量够用,我们岂不是排不上?”
“其实我和你一样我们是排不上的。”
“也莫说,叶晨?”
“因为我们如果拍的上的话,这说明大海能够吸收柱间之外的能量,那样的话,对我们来说是不急得到。”
“哦,我明白了,这样的话,对我们来说是不急的。”
“是的,这样子对我们来说跟不急。”
“叶晨,你为什么要重复说话?”
“我都说了,就是为了消耗能量啊。”
“可是,我们难道不应该让柱间多多说话,这样子先消耗柱间的能量?”
“是的,所以说你应该主动去问柱间,要不然怎么能够让柱间说话?”
“是的,不过叶晨,你应该也主动问柱间,不然,只有我一个人问的话,他消耗的速度就太慢了。”
“是的,如果我们两个人一匹野马的话,他消耗的速度,就是两倍。”
“对,我们要让他两倍速度的消耗,这样会爱凉快。”
“是的,越快越好,这样子,大海就没有足够的能量了,就会很快崩溃的。”
“是的,我们想到看到的,就是大海崩溃,到那个时候,我们就能够从幻境当中脱离出去了。”
“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归现实世界?”
“是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归现实世界,你是不是很开心?”
“是的,我非常地开心,对于这一点,我是真的开心。”
“好了,斑,你开始问柱间吧,你问一句我在问一句,这样加快柱间的能量消耗。”
“叶晨,我也是想要这样啊,但是你有没有想到一个批评?”
“什么事情?”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能量太少了,还不够足够抵消柱间的能量的,哪怕我们一人问一句,柱间也拥有猪狗的能量和我们抗衡。”
.“为什么你这样说?”
“因为,你是不是忘了,柱间一开始的时候去找食物,是已经吃了很多食物的,而我们到现在还饿着肚子,根本没有办法和他比。”
“是的,你说的没有错,你不说的话,我都还没有想到这件事,太可怕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抵消柱间的能量,两个人一点儿额头没有办法抵消点他的全部能量。”
“不过,叶晨你也不用太担心,因为我们没有必要抵消柱间的全部能量,我们只需要抵消一部分就可以了。”
“怎么说?”
“我们只需要抵消点柱间的大部分能量,然后柱间就只剩下一部分能量,拥有这一部分能量,柱间的总能量已经很少了,所以大海也不可能职称太久。”
“是的,你说的这个是没有错,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大海要维持能量所需要的消耗是非常少的,也就是说,我们根本来不及抵消他的能量,大海就已经让我们死翘翘了。”
“是的,大海的消耗非常地小,但是我们的消耗确实非常大的,所以我们能量没有之后,大海还活着,我们却已经死了,这样子没有任何的意义啊。”
“不,有意义的,叶晨,斑,请你们一种一点”
“什么,柱间,你还让我们自信?请问意义在哪里?”
“意义就在于,我可以直接消耗掉我自己的能量,这样子的话,大海就死翘翘了。”
“哦,你的意思是说,你自己说话,不用我们参悟?”
“是的,你们不用参与说话,我自己说话,自己消耗掉全部的能量。”
“那好,你自己消耗掉全部的能量,那样子的话,大海也会自己消失的。”
“太好了,你愿意消耗自己的能量,那样的话,就不用我们说话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都闭嘴。”
“是的,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都忌嘴。”
“叶晨,你闭嘴了没有?”
“斑,你闭嘴了没有?”
“叶晨,你怎么不说话?”
“斑,你怎么也不说话??”
“叶晨,你说哈啊。”
“斑,你也说话啊,”
“你们,都不要不说话啊。”
“你们在不说话,我要哭了。”
“柱间,不是已经说话哦了,我们不说话,你自己说话,浪费能量,你这样浴室要闹哪样?”
“叶晨,你啊要说话,真的,不要说话,让我自己说话几天。”
“叶晨,你怎么不说话?”
“叶晨,你说话啊。”
“柱间,我真的售后你了,我不是说了,你自己说话,别问我为什么不说话?”
“叶晨,我也已经说了,你不要说话,让我自己说话,不过你居然不同意?”
“我,没有不同意,只是我不想说话了从现在开始,你自己说话。”
“好,从现在开始,我自己说话,你不要说话。”
“叶晨,你是不是傻,怎么不说话,在不说话就是啥。”
“叶晨,你是啥。”
“柱间,你不要骂我,你不要逼我说话,”
“不,我没有,我是真的不想玩你说话的,我真的想要让你不说话的,可是你一直说话,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但是,你就是不要再说话了,要不然我不高兴。”
“好,我真的不熟你就累,你高明了吧。”
“好,你别说话,叶晨,不说话你就是傻。”
“叶晨,你还真的没说话了,果然你就死啥。”
“是的,叶晨,你被我给骗了,你就是傻。”
“叶晨,你不要再啥了,你快点儿说话啊,”
“叶晨,别傻了,快说话!”
“叶晨,我错了,求求你说话吧,我受不了了!”
“斑,你是不是傻,同样的骗术是不可能欺骗叶晨的。”
“不,我没有想要欺骗叶晨,我只是在自言自语儿子,我在说话消耗能量啊,”
“柱间,你觉得你这样能够骗叶晨,也能够骗我?你能骗叶晨,但是不能骗我,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不,你不知道的,你如果知道了,你就不会这样子说”
“我这样子说,并没有什么问题,”
“有问题的,你不管怎么说,都有问题,因为你会消耗内江,然后,比我小气。”
“不会的,我不会比你先死的。”
“会的,如果你再继续这样子和我一对一说话下去的话,你的能量立刻就会用完。”
“不,不会的,我的能量不会用完的,你骗不了我。”
“会的,你的能量会用完的,不信你就继续和我这样子对话下去。”
“不,我才不对话下去。”
“如果你不继续喝我对话下去,这样你就没有办法验证,能量会用完。”
“可是我能量不会用完,糟糕,我觉得自己的能量快要消耗光了,赶紧闭嘴。”
“斑,你知道错了吧,明明能量没有别人多,却还要逞能和别人说那么多的话。”
“斑,你就是在作死,你知不知道。”
“怎么了,斑,不好喝我说话了额提不对。”
“我就知道,斑你是太笨了。”
“怎样我是不是把你给下注了,斑。”
“怎么,斑,你说话啊。”
“斑,你快点说话啊。”
“怎么,你怎么的就不说话了。”
“不说话是什么歌意思啊。”
“好吧,不说话就表明你是啥。”
“柱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说话了,因为。”
“因为什么?”
“柱间,别问了,斑已经死了。”
“怎么会,他怎么可能死的。”
“因为啊已经能量消耗没有了。”
“这样说来,叶晨你是不是也快不明了?”
“是的,柱间,我快要不行了,我也要能量消耗没有了。”
“叶晨,你说话,你是不是快要不行了?”
“是的,我快不。。。”
“叶晨,你说话,怎么不说话了。”
“原来,叶晨你也能量消耗没有了,我的天啊,这太可怕了,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不用担心,柱间,这里出了你,还有我,”
“什么,大海,你醒过来了?”
“是的,带叶晨和斑死了之后,你们三人的条件对我的压制,便已经消失了。”
“原来如此,所以你也出现了。”
“是的,不过你身上的能量还不多了,为了避免你能量消失,我之内后,提前量你给吞噬。”
“不,大海,你错了,我体内的能量还有一点点,不够你维持的,我只要再唱一首歌,只需要一首歌的时间,你就会时候去能量。”
“想法嗯呀,你最好不要那样做,因为那样的话,你也会是。”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522.這個時候唱歌閲讀
“不,我不会死的,其实我已经想到了,在这里死去,和做梦一样,都会回到消失。”
“不,你怎么知道的,柱间,你不可能会知道这个秘密。”
“是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我随便猜一猜,你就告诉我答案了。”
“所以,现在你要开始唱歌了?”
“是的,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啊,不要超过,又难听,又要消耗能量太可怕了。”
“大海,你也知道可怕,既然这样子,我就直接畅玩好了。”
“不,你不能唱,长那种恶心的歌,对你的身体不好。”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还有心情唱歌,真的是可笑至极,叶晨觉得,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