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oola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衆神世界-第756章 還是好人多-sjjs4

衆神世界
小說推薦衆神世界
深狱没有善良。
因为深狱意志是无数位面的邪恶聚集体。
如果一定说深狱有善良,那努力做恶就是深狱最大的善行。
既然无法观察城墙包围的地方,苏业只能仔细观察城墙。
晨光是腥臭的,硫磺味里搀杂着生铁味。
城墙靠近内环的位置,被一座座巨型神力器械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每具投石器的后方的地面,都露出一个个黑漆漆的地窖口,那里会不断向上传递岩石。
在三层投石器的前方,伫立着一排排的巨弩,同样密密麻麻。
和普通的城防体系不一样,这些投石器和巨弩的操控者,没有一个人类,都是金属傀儡。
不是魔法傀儡。
是工匠神殿打造的神力傀儡。
工匠之神伏尔甘,拥有最出色的傀儡,甚至于连他的属神傀儡之神,都是他亲手制作的。
深狱堡垒的器械体系,完全由工匠神殿打造。
在各种城防器械与城墙内壁之间,大量的战士、魔法师与祭司站在前线。
有的休息,有的巡逻,有的备战,有的聊天……
他们好像都在做着不同的事,可表情都惊人的一致。
冷漠至极,无论做什么,每个人都没有丝毫的表情,连脸上的皱纹都跟铁铸的一样。
此刻晨光照耀,他们的眼中落尽黄昏。
他们比傀儡更像傀儡。
苏业轻叹一声,目光落在战士们的身上,衣衫甲胄处处残破,乌黑的血迹如同墨汁。
城墙上、地面上,到处喷满墨汁般的污血。
许多战士正在用力刷洗,污血厚如毛毯,甚至已经渗入岩石内里。
龍血武帝 純潔的東東
都是魔鬼、巨人和人类的血液。
晨风吹过,苏业胃部翻滚。
突然,周围传来阵阵声音。
“呕……”
苏业转头望去,许多新来的人呕吐起来,包括一些高位阶的战士。
尤其是白白净净的贵族老爷们。
他们之中一半人的位阶源于神赐。
苏业看着陌生的深狱堡垒,有些茫然,但随后意识到,自己其实有目标。
活下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近。
“是安德列阁下吗?”
苏业目光一动,这个声音又熟悉又陌生。
陌生是因为两人只见过一面。
熟悉是,这个声音让人深刻。
苏业转身望去,一个苍老的面容浮现在眼前。
斬骨娘子
老人头发花白,满面皱纹,岁月与疾病的折磨让他眼眶发黑。
眼前的人和记忆中的贝恩斯族长重叠在一起。
自己和贝恩斯家族有两次交集。
第一次是在角斗场,帮助罗隆解决了贝恩斯家族的角斗士队伍。
第二次是在拍卖场,贝恩斯家族的查尔斯被安德列蛊惑ꓹ 妄图揭穿自己的身份,于是ꓹ 自己亮出隐秘祭司的银鸽冠袍。
之后,便带领梅德尔斯以及神殿人员,冲进贝恩斯家族。
叛逆無罪1:高校痞子生 童以若
那天ꓹ 不仅利用贝恩斯家族完成了一次小小的原始积累,还废掉贝恩斯族长的传奇神力ꓹ 让他成为普通人,并流放到深狱。
苏业深深看了一眼贝恩斯族长ꓹ 他的身体不行ꓹ 但衣着光鲜,左肩甚至佩戴将军勋章。
他身后,跟着十几个人,甚至有两个强大的圣域战士。
那两个圣域战士身上的血腥味比城墙都浓烈。
看来,他在这里过的很不错啊。
“安德列阁下!您的伟大恩德,贝恩斯家族永世不忘!”
那老人泪流满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ꓹ 就要给苏业磕头。
“安德列”慌忙冲上前,扶起贝恩斯族长。
这一刻ꓹ 苏业彻底明白贝恩斯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感恩戴德。
僵屍老公好威猛 落花迷茫
因为他以为ꓹ 自己杀了苏业。
看着贝恩斯族长赤诚的面孔、感激的表情和热烈的泪水ꓹ 苏业被感动到了。
苏业紧握贝恩斯族长的手ꓹ 如同见到并肩多年的老战友,沉默许久ꓹ 缓缓道:“是我应该做的!”
看着晨光下的安德列ꓹ 贝恩斯仿佛看到圣人降临ꓹ 老泪纵横。
擰緊“總開關”:與黨員幹部談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行 於建榮,申海龍,李倩
“安德列,从此以后ꓹ 我贝恩斯就是您的仆从!在深狱堡垒,任何对你不敬,就是对我不敬,就是对哈蒙斯大人不敬!”贝恩斯族长几乎在吼叫,双眼血丝如网。
苏业愣了一下。
絕品玩美高手 煙色欲望
“哈蒙斯大人和您是什么关系?”苏业没想到,这个贝恩斯族长竟然能跟哈蒙斯扯上关系。
哈蒙斯是一位强大的英雄战士,他所在的城邦虽然远离雅典,威名依旧远播全希腊。
“我当年曾经救过哈蒙斯大人的儿子,如今的哈蒙斯家族的族长!是,我在被那个卑劣的苏业逼进深狱后,成为深狱中的臭虫,人人都能对我喝骂,把我当猪狗一样使唤。是,我撑了半年后,几乎撑不下去,甚至想要自杀。但没想到,众神赐予了我一个机会,让英雄哈蒙斯来到这里任职!当我向哈蒙斯大人说起我的遭遇,他气得暴跳如雷,把侮辱我的人直接扔进冲锋队当炮灰,重用我!”
贝恩斯族长挺胸抬头,一脸骄傲。
晨风将他花白油腻的头发糊在左眼上,却糊不住他脸上的骄傲。
说完,他一甩头,甩走左眼的头发。
“哈蒙斯大人在深狱的职位是什么?”苏业试探着问。
贝恩斯骄傲一笑,道:“他是堡垒的第三领主。”
安德列眼睛一亮,大声道:“那太好了,以后我可要依靠您了。”
第一领主,是一位半神祭司。
第二领主,是一位半神战士。
哈蒙斯竟然是第三领主,权力之大,难以想象。
“你放心!在深狱,你可以横着走!”他说完,昂头指着肩膀上的军衔道,“我现在是深狱堡垒后勤司第二将军!”
苏业紧握贝恩斯族长的手,叹了口气,道:“我当年也听说您被万恶的苏业陷害栽赃进深狱,看到您一切安好,我很欣慰。”
超巨鋒霸 驚艷一腳
贝恩斯脸上的恨意宛如野火般扩散,咬牙切齿道:“那个该死的苏业,就应该把他囚禁在高加索山上,用宙斯的雷霆劈他,用伏尔甘的烈火焚烧他,用波塞冬的海水淹没他,用哈迪斯的幽魂噬咬他!不过,一切都过去了!安德列,你很好,你比我的所有儿子都好!我那群不成器的儿子,至今没有看我,当我死了,但,你帮我报了血海深仇!”
“我只是做了一个贵族应该做的事!可惜……”安德列目光暗淡。
贝恩斯拍拍苏业的肩膀,道:“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换成是谁,都会一蹶不振。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在深狱堡垒一天,我就能保证你平平安安!无论谁想对你不利,告诉我,无论是祭司、魔法师还是贵族,告诉我,我一定让他生不如死!记住,这里是深狱,不是雅典,也不是希腊!在经历了前半年的痛苦,我彻底领悟,这座堡垒,不是希腊的堡垒,而是深狱平原的堡垒!”
“我明白!”苏业隐隐意识到,这里可能和想象中有点不一样。不然不会把一个沉着冷静的大贵族,变成一个情绪起伏不定的家伙。
“很好!走,我带你去我那里逛逛,我们边走边说。你想在哪个地方任职?”贝恩斯问。
“我也不清楚,我现在很矛盾。一方面,贵族的荣耀让我想要参加战斗,另一方面,我心知肚明,我只有不断成长,巩固传奇境界,才能更好发挥自身的力量,才能更好为众神奉献。”苏业道。
贝恩斯歪头盯着苏业看了一会儿,道:“好,在深狱就得这样不要脸。我们怎么能说怕死呢?我们这是积蓄力量,在以后更好为众神奉献!我大概知道你的想法了。你是传奇,上面不可能同意你不参战,但是,我有办法拖延你参战的时间。嗯……这样,我会找人疏通,以你刚晋升传奇需要积累和在上次屠苏之战中受伤为借口,把你调往后勤司,平时负责修理各种器械和魔法装备。”
“谢谢您。”苏业充满真诚。
“不过,也只能拖延而已。你第一次来深狱,不清楚这里面的猫腻。深狱的战斗,主要有两种,一种就是正常的防守战,密密麻麻的魔鬼和巨人或者其他邪恶族群的杂种们往上爬,我们宰掉他们!”
“第二种战斗,就是偷袭战。我们不可能坐以待毙,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们会派出一支敢死队,潜入深狱平原,收集深狱平原的情报,并且,对魔鬼们发动偷袭。以你的身份,必然会被安排到偷袭战中,不过,我想办法拖延,尽可能让你在最后参与。”
“太谢谢您了。”苏业道。
“你不需要谢我,这只是我的报恩!没有你,我可能老死在深狱,但苏业死了,再过几年,智慧女神殿不再关注我,我就有办法离开这个该死得、脏脏的地方!是你救了我!”
悍妃要逆天 木婉清
“您太客气了。”
苏业心道还是好人有好报啊。
谁能想到,几年前惩罚的恶人,竟然会帮助自己!
試婚99天
看来,要继续深入地、彻底地、持久地惩恶扬善啊。
“告诉我,你现在最想要什么,只要你想要,无论是别人吃不到的食物,还是玩不到的男人女人甚至魅魔,只要你想要,我都能给你弄来。”贝恩斯道。
“没有欲魔吗?”
“没听说过那东西,无论是地狱还是深渊,只有魅魔,当然,你如果喜欢鬼婆、巫妖、蠕虫、骨龙之类的,我也可以想想办法。”
“停!我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我只对魔法感兴趣。我只希望我的魔法书里能装下更多的书籍。”苏业道。
“书籍?没问题,深狱有自己的图书馆,会有许多外界看不到的书。你用我的身份进去,基本上都能看。”贝恩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