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a7s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1625冰封帝國 起點-第六章 大夏監國(5)赤塔①鑒賞-q6tmf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这厮竟然如此大胆!”
孙德威的面色一下变了,一旁的王骘赶紧说道:“少爷,借一步说话”。
等孙德威跟着王骘来到街角,王骘说道:“殿下,以微臣所知,孙德舜刚接任赤塔省按察使才两年,并没有违法乱纪之事,何况,该省的镇守使是博格拉汗李木根,布政使是大夏国第一次科考状元魏象枢……”
孙德威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小小仙神 夏水長天
大夏国立国也十四年了,不过尼堪对爵位还是异常谨慎,目前,除了他几个儿子得封亲王、郡王,另外封王的也只有他叔叔孙传廊,延熹郡王,他同父异母兄长孙秀林,端肃郡王。
然后就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索伦名小根特木耳,汉名李木根者,不过当尼堪一统林中诸部,独享阿斯兰汗时,为了稳固索伦诸部,他还是封李木根为博格拉汗,在北境各部,有汗位者实际上就相当于王位了,故此,李木根实际上也是有爵位的。
異世劫,降愛痞子男
当然了,他这博格拉汗也就是一个名号而已,博格拉部牢牢掌握在皇帝手里,这一部落与政务院/枢密院体系、理藩院体系实际上支撑起大夏国的全部。
按照尼堪的规划,为了保证大夏国的长治久安,在他百年之后,博格拉部将归属新皇帝直接管辖,而理藩院则归属亲王管辖,而政务院/枢密院体系有文官系统管辖,算是加强版的“南北大王”体制。
眼下博格拉汗是李木根任着,不过在尼堪的想法里,最多还有十年便要回到他自己的儿子手中,然后封李木根一个郡王或者公爵爵位也就是了。
李木根在大夏国海军、陆军、政务系统历练多年,想必不会有特殊的想法。
而端肃郡王自从退出政务院系统ꓹ 一直管辖看似重要、实际事务并不多的宗人府,因为在眼下ꓹ 除了尼堪的子女,也就是孙传廊、孙秀林、孙传宇(已故)、孙秀节、李木根五人而已,孙秀林生性疏阔ꓹ 巴不得如此,在他退出政务院后ꓹ 倒是乐得游山玩水,在他身边很快聚集了一帮与他有同样爱好的文人。
媚情
在他们的第二代中ꓹ 孙传宇的长子孙秀涛如今贵为瀛洲总督辖区海军都都指挥使ꓹ 孙秀节的长子孙德馨贵为工部侍郎,都是一时俊杰,其他人中,皆为中人之姿,并不显山露水,说起来这孙德舜还是相当不错的。
而在索伦人中,尼堪并没有直系亲属ꓹ 算起来,墨尔根幼子、如今的安西都护府军团指挥使巴彦算一个ꓹ 妹夫罗承志算一个ꓹ 妹夫阿林阿也算一个ꓹ 大舅子阿克墩勉强算一个。
按照尼堪的想法ꓹ 在自己逐渐退出军政事务日常事务的管辖中,他会在朱克图、阿林阿、哈尔哈图、牧仁、阿克墩、恩索中提拔一两位荣升公爵ꓹ 并纳入宗人府管辖。
按照亲疏ꓹ 阿林阿、阿克墩似乎是铁板钉钉ꓹ 不过朱克图在军中,哈尔哈图在政务系统都有很大威望ꓹ 故此此事并没有一个定论。
刚才王骘的意思是,就算孙德舜有什么不妥,不过他身边还有李木根、魏象枢可以制他。
李木根贵为博格拉汗,若是漠北诸部,他名义上的威望应该仅次于尼堪,而魏象枢作为大夏开国第一届状元,自从从政一来,不禁政务娴熟,且以清廉刚正著称,别说孙德舜了,就是孙秀林当面,他也能百无禁忌。
不过按照大夏国宗人府的规矩,王、公的爵位只能传袭三代,并只能指定一人(无论亲疏)袭任,并不存在像明国、清国那样,郡王有人承袭后,其他子女还有辅国公、辅国将军可任,想要获得爵位,只能靠自己的努力获得。
为了避免明国那样到后期宗室子弟满天飞的弊端,尼堪已经明文规定将公爵以上宗室子弟的数量控制在一定数量,也即,每年年底拥有以上爵位的宗室子弟总数不得超过五十人。
若是五十人中还出不了一位能够在形势危急下力挽狂澜的人物,设置再多也没用。
当然了,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就算尼堪威望极高,一旦不在了,谁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
但有规矩总比没有好。
这就是孙德舜眼下的状况。
作为端肃郡王的长子,却没有继承爵位的资格,但若是以自身的能力,以他现在三十岁的年纪,也达不到升任一省,还是北境最为重要的赤塔省按察使的水准,其中自然有政务院照顾的因素。
据说,当孙德舜的任命书提到尼堪面前时,他并没有犹豫,而是大大方方批准了,不过他同时将魏象枢调到此处担任布政使,平衡的意味也是显然的。
不过,像大夏国这种宗室的规定,在如今的天下是罕见的,不知晓内情的,还以为孙德舜来头大得不得了,逢迎讨好他的自然大有人在。
“殿下,据我所知,孙德舜上任赤塔按察使后,似乎并不高兴,在他看来,这里虽是陛下的根基之省,却是荒僻之处,故此,似乎对政事有些荒废,他来到此处后最大的爱好就是打猎,一去二来倒是认识了北境不少部落酋长,也爱上了珍稀皮子”
“不过我大夏自有法度,法典森然,规制严谨,想要在这里面上下其手,捞取好处,不用说是办不到的,也就是那些酋长讨好他以为将来打算罢了”
“是吗?”,孙德威虽然年轻,不过在上次尼堪去克里米亚时,实打实担任了一年监国的人,也处理过不少事务,此时又想起了尼堪告诫他的“梅与刀,梅者,卓然独立,此其品也”
“既然孙德舜年满三十了,我这堂弟应该去祝贺一番才是”,孙德威突然笑道,“就以这张虎皮作贺”
“这……”,王骘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见到他胸有成竹的样子,自己虽是他的老师,也不敢进一步规劝,若是那孙德舜果真有鬼,自己岂不落了下乘?
于是,在一众商家炙热的眼神中,孙德威并没有将这张虎皮卖出去,而是又带走了,其中有些商家实际上是颇有势力的,掌柜的身边也不乏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汉,不过当他们见到王进宝、阿楚珲的装扮便偃旗息鼓了——他们身上既有长刀,还有此时大夏国非官方不能佩戴的短铳,人家一看就是官府的人,何况王骘是打着户部的名义过来的,虽不知具体官职,不过还是不惹为妙。
“慢着!”
众人正欲返回客栈,突然一阵喝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八卦女王
孙德威转过身来,一条大汉便跃入大眼帘。
孙德威再看时,只见那些商户似乎都意识到会有这一幕,都抱着双臂准备看一场热闹。
那条汉子身量颇高,只比额硕略矮,不过也有一米八十左右,约莫二十多岁,身材魁梧,站在那里就像一颗挺拔的白桦,面相英俊,留着短须,戴着羊皮帽子,穿着羊皮袄子,一看就是附近部落里的牧户。
他的声音低沉、浑厚但有带着一些亲切,并没有让人觉得唐突的意味。
那人走到孙德威面前施了一礼,估计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才是这张虎皮的主人。
“上官”
他说的是索伦语,不过孙德威一听眼睛就亮了,这种索伦语是鄂伦春部落所独有的。
以前说过,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都是索伦人,说的语言也大致相同,不过细究起来还是有差别的,比较起来,鄂温克语最接近女真语,受蒙古语影响最小,而达斡尔语受蒙古语影响最大,而鄂伦春则介于两者之间。
再者,论起相貌,鄂伦春人也是独树一帜,无论男女,好看的人比例相当之高。
“我是伊尔根部落哈拉达阿金阿,愿意用手中十张火红的狐皮换取你们手中的虎皮”
说着他将右腋下的一捆狐皮拿了出来,当他一张张展开时,包括孙德威在内的人都惊呆了,这些都是绝佳的火狐皮,那是一种包含了淡黄、金黄、深红三色的狐皮,正是火狐皮中的绝佳上品,这样的火狐皮若是卖到内地,一张少说也要三百两,十张便是三千两,倒是可以与这张虎皮交换。
看着那些商户戏谑的眼神,孙德威顿时明白了,估计是这人这几日都在这里,就是等着有卖虎皮的人上门,他好用火狐皮交换,不过像他这样的猎人卖掉这些火狐皮,这样的火狐皮,就算在依琳卡,最少也能卖上一百两。
孙德威说道:“你要用虎皮来作甚?若是理由充分,我送给你都行,若是不充分,我可不换”
他这索伦语可是他母亲多西珲教的,也是鄂伦春部落最通俗的语言,那人一听也是高兴起来。
“上官,我是用虎皮来救我妹妹的,万请上官同意”
“少爷”,此时阿楚珲凑过来说道,“那伊尔根河就是依琳卡西边那条小河,也就是以前陛下一个人从赤塔出来后,连夜经过得那条小河,陛下在我等小时候讲过好几遍,题目就是魅幻之夜”
孙德威点点头,这一点他岂有不知的,“阿金阿,先告诉我,伊尔根河怎地出现了鄂伦春人?还有多少人在那里?”
他这样问,自然是有原因的,以前伊尔根河是额腾翼部落的领地,后来几十年过去之后,由于不断向安西之地迁徙,这附近的部族不知更换了几波。
“回禀上官,我等原本是北山的部族,三年前迁到伊尔根河,丁口不多,只有一百多户,在大夏国里勉强是一个村子,目前还是以饲养驯鹿为主,以马、羊为辅”
惡魔,少來欺負我 傾訴
“你要结交孙德舜?”
“……”,只见阿金阿犹豫了一下,“是”
“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