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bt1好看的小說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第304章 騎士不死於徒手熱推-k6x2i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两道白光,自精灵球中飞出。
出现在场上的,是一只身姿灵巧,状似人形的恰雷姆。
恰雷姆双手合掌,下身像是瑜伽师傅的裤腿,金鸡独立,以高难度的瑜伽姿势站立着。
“真是奇妙的站姿。”陆野吐槽着,顺带瞥了眼图鉴。
【恰雷姆,格斗+超能
特性:瑜伽之力
性别:♀
携带道具:达人带
招式:发劲、意念头锤、飞膝踢、心之眼…】
配置和陆老师猜想的差不多。
尤其是这「瑜伽神力」的特性,极为强悍,能大幅提升恰雷姆的身体力量。
超能和格斗的复合属性,对于格斗系也有着一定的抗性。
陆野低头望了眼雄赳赳的葱游兵,轻声道:
“虽说,我压根就没打算用格斗招式就是了……”
“嘎!”葱游兵手持大葱,瞥了眼身前的恰雷姆。
饶是精神力强悍的恰雷姆,神色也不由有些严肃。
直觉告诉它,这是一位身经百炼的战士。
必须得严阵以待才行!
粉色短发、鼻梁绑着绷带的阿李,深吸一口气。
就算对阵的是陆老师,也不能后退半步啊!
“恰雷姆,瑜伽姿势!”
得到指挥,恰雷姆双手合拢,调整呼吸,身上散发精神力汇聚出的气体。
借助瑜伽姿势,配合上它的「瑜伽神力」,力量将成倍的提升。
在观众席上旁观的藤树,眼神锐利,笑着说:
“我此前,和她对上过一次。”
“只是没想到,在这次大会,她的玛沙那竟然进化了。”
阿四微微颔首,眺望向陆老师身前,那只云淡风轻的葱游兵。
那并不是他的波导精灵。
可尽管如此,却依旧带给了阿四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不良痞妻,束手就寢
“是和训练家相契合,所产生的连锁反应吗。”阿四低声自语。
陆野自然不会让阿李如愿以偿。
回到明朝做昏君 紂胄
“迎头一击!”陆野呵声道。
葱游兵的葱杆尖端,泛起凛冽的白光,骤如闪电的向恰雷姆突刺。
作为威力最强大的先制招式。
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甚至能和‘电光一闪’媲美。
葱游兵眯起眼睛。
一根链子连接着镜片,挂在葱游兵的右眼上,为它提供着可观的会心率加持。
身未到,枪先至!
情夫住隔壁:女人,乖一點
阿李微微一惊,也没想到笨重的葱游兵,竟会选择抢攻的方式。
但这,正合我意!
阿李自信地笑道:“意念头锤!”
在这对招的场合之下,无疑是效果拔群的「意念头锤」,更占优势。
观众席上一阵惊呼ꓹ 似乎已经看到了葱游兵被撞飞的景象。
“这么鲁莽?”藤树有些愕然地说道,“竟然直接让葱游兵突袭上去!”
“不。”阿四眯起眼睛ꓹ “这两个,都是虚招!”
阿李自然留藏了后手。
陆老师作为格斗专家,显然会对「意念头锤」有所防备。
一旦葱游兵做出防守ꓹ 后续的飞膝踢,才是致命的杀招。
毕竟…‘双连保’可不是陆老师能打出来的操作!
而当她抬起头ꓹ 却愕然地发现。
葱游兵直接将作为武器的大葱,飞掷了出来!
“直接甩葱!”陆野道。
早在赛前ꓹ 陆野就和葱游兵定了下策略。
若是直接使用「毒击」ꓹ 泛着紫色的大葱,是个人都不会选择硬抗。
而在焦灼的情形下,突如其来的飞葱,令阿李有些发懵。
“恰雷!”恰雷姆痛苦地捂住腰侧,长枪贴身擦过,留下一道狭长的伤口。
好在并未陷入「中毒」。
阿李重整旗鼓,大喝道:
“恰雷姆ꓹ 继续意念头锤!”
迅捷如闪电的恰雷姆,和葱游兵重重撞在一块儿。
尽管借助盾牌的缓冲ꓹ 葱游兵却依旧被撞飞出数米。
……
都市鑒寶師 錦瑟華年
观赛席上。
“陆老师防着恰雷姆的飞膝踢啊。”
藤树皱眉道:“可一直被动ꓹ 丝毫没有取回武器的机会吧。”
“不需要。”
阿四摇了摇头ꓹ 望向泛起钢铁色泽的盾牌ꓹ 面容严肃。
神秘老公難伺候
“刚才,那并非是毫无对策ꓹ 而是……”
……
还是不选择格挡?阿李咬了下牙。
那就直接用强攻解决战斗!
正在这时ꓹ 陆老师平静的声音响起。
“铁壁!”
阿李微微一愣ꓹ 下意识地望向葱游兵。
不知什么时候,葱游兵的盾牌宛如钢铁一般ꓹ 折射浑厚的光泽。
连续两次铁壁了?
阿李睁大眼睛,顿时反应过来。
陆老师选择掷出武器,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争取「铁壁」的时间!
而恰雷姆方才的「意念头锤」,根本没有打出想要的效果!
“因为大葱过于抢眼,人们下意识就会忽视掉同样醒目的事物。”
“盾牌也兼具着攻防两端的作用。”
陆野在心中感慨道:
至尊修羅 十月流年
“毕竟葱游兵,也是和坚盾剑怪齐名的‘剑盾神兽’啊!”
“葱游兵,拍落!”
借助两段铁壁,葱游兵硬扛住恰雷姆的「意念头锤」。
尽管体力已到达极限,但葱游兵紧咬牙关,迈着坚定的步伐。
举起盾牌,向前冲锋。
“嘎!(σ;*Д*)σ”
这把,老子一定要C!!
嘭!
「拍落」挥向恰雷姆腰侧的伤口,缠在它身上的达人带也应声脱落。
在对手携带道具的情况下,「拍落」会造成双倍的伤害。
再加上会心一击。
那便是三倍的红字伤害!
咚!
恰雷姆双膝跪倒在地,只残留着一丝意识。
举起颤抖的手,「发劲」汇聚起白色的气弹,‘嘭’地飞出。
“嘎!”葱游兵轻描淡写地打散了飞弹,举起盾牌,对着恰雷姆的后脑勺落下。
咚!!
尘烟弥漫,阿李瞳孔收缩。
“胜利者,陆野!!”
鸦雀无声的场地上,欢呼声再度响起。
小刚皱起眉头,喃喃道:“那只…分明是陆老师刚收服的精灵吧?”
完美地完成指挥,依仗必胜的信念,打出了决胜的会心一击。
训练家和精灵的相性…竟能契合得如此迅速?
阿李则望向云淡风轻的葱游兵,悄然咽了口唾沫。
明明,是一场恶战。
可它看起来,为什么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刹那间,阿李的脸色,像是被冻得发白。
难道…它刚刚,是在戏耍我吗?
“啧。”阿李捏紧拳头,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也是早就料到的结果啊……”
陆野皱眉,不安地望向步伐缓慢的葱游兵。
刚才的那一招「发劲」,应该足以反杀葱游兵了。
可为什么……
刹那间,陆老师瞪大了眼睛。
葱游兵用颤抖的手,捏住那杆倒地的大葱。
但仅仅是握住,尚未拿起。
葱游兵停在原地,站直不动,陷入了昏迷。
“卧槽,杀人诛心啊!”
观众席上响起一片善意的笑声。
“赢了还要摆Pose,不愧是陆老师的精灵!”
陆野心头一动。
鸭鸭也有一颗想C的心啊…
将陷入昏迷的葱游兵,收回了纪念球。
陆野对着纪念球,轻声说道:
“辛苦你啦,‘葱油饼’。”
纪念球没有摇晃。
毕竟,就算有着陆老师的指挥,这也是它的极限了。
但在观众们的眼中。
赢了还要摆pose的葱油兵,实在是全场最大的逼王。
流氓新娘
“鸭鸭太帅了~!!”
“陆老师给爷接着杀!”
一束红光闪烁。
杰尼龟站在陆野身旁,默默地推了下墨镜。
这场比赛…竟然有强到,能战胜葱油兵的对手吗?
杰尼龟得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杰尼!”但它还是深吸一口气。
罢了。
主公接下来的对手。
就交由我来处理吧!
……
随着杰尼龟的登场。
原在旁观的可可布尔,倏地睁大了眼睛。
自己的年事已高,并不能完全激发可尔妮,和她那只路卡利欧的潜力。
“倘若,让可尔妮跟随他学习的话……”
但可可布尔立刻又摇了下头。
“不准备合适的酬谢,又怎么能要求他答应呢。”
毕竟,这股力量,连老朽都自叹不如啊……
另一边的嘉宾席。
藤树对着空气挥舞着拳头,甚至做出闪避动作:
“可恶啊!好想和陆老师来上一场对战!”
望着这位没有自知之明的爱徒。
阿四神色复杂,还是没有将打击的话说出口。
“或许…也只有青绿那小子。”
阿四陷入沉思。
“才能和他较量一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