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bdt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漢當興》-第五百一十七章 萬事俱備相伴-rj9uk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然而曹仁还没等捉笔开写呢,他就发现了来信上那明晃晃的魏王印玺!
看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印玺字样,曹仁是咧着嘴一脸的别扭,心里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那是恨不得这份印玺落款根本就未曾出现过。
可他知道,这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既然这些兵器甲胄乃是邺城方面,是他兄长魏王曹操本人的命令,那曹仁自己这边的一些私人情绪就完全不存在任何问题。
魏王之令便是天子之令,魏王的话就是天子的话,这中原北地诸州境内,谁敢反对谁敢言否?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舌头打结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当然,其中更多的却是那些胆子已经被吓破的家伙,哪怕他们身体再怎么健全,失了胆气也依旧毫无作用跟个废人也完全没什么两样……
心里憋屈十分无奈的曹仁不得不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命手下士卒将这百套御林军兵器甲胄送到了荆南军阵之前。
而曹仁所做的这一切,倒还是让关羽这边有些发懵,完全没想明白对面的曹子孝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百套甲胄从许昌到襄阳再到荆南,一路上经过了三处地方却惹来三方不约而同的疑惑。
蘇菲的異界
其中自然是少不了刘禅的原因,毕竟他那封假借老爹刘备之名的书信,是为了快速送到许昌是根本就没有跟其他人通过气。
故而这后续一连串的事情发生,荆南关羽等人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自然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相较于曹魏一方的摸不着头脑,作为自己人的荆州方面多少还是少了一些麻烦。
毕竟着人往蜀中走一遭问个清楚,不就什么都能够了解了吗。
故而这百套甲胄兵器的作用是很快就被关羽庞统等人所致,原本还颇为感兴趣的几人顿时也是没了兴致,却又不约而同的多出了几分淡淡的悲伤。
无他,华佗华老爷子逝世的消息本来就没有隐瞒,通传到荆州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有一说一,荆州内但凡是刘备一方的文武,有哪个不是曾经受到过华老爷子恩惠的。
有病问医付诊费这自是天经地义,但若要说用这些诊费就能够请到当世名医的华佗,那岂不是赚翻了吗。
不过这里面自是也少不了刘禅的意思,毕竟当初普查的主旨计划,可是刘禅提出来的。
若没了刘禅的建议,现在荆益两州内各部军中,也自然不可能存在那么多的随军医者。
那些原本属于百工之中的医工,自然也没有办法地位骤增到如今的这般程度。
华佗华老爷子虽然是医术高超堪称当世一绝,天底下能够与之相比的人就那么几个,而且还是在没有明确比较的前提下。
可就算是如此,华老爷子的名也仅仅是他自己的名,而非是医工之名。
他获得的利ꓹ 也根本就无法从本质上来变成普天下所有医工的利,这其中的差别还是很明显的。
但偏偏刘禅的出现却是改变了这个现状ꓹ 随军医者的大力推行,地方医官的积极筹备,有着官方背书那自然是少却了很多的麻烦。
有这等推波助澜的手段ꓹ 再加之华佗华老爷子跟张老两人的医术搭配,医工能够慢慢变成医者最后成为医师乃至一代医圣等等ꓹ 自然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既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因果,荆州方面也是毫不犹豫的便转送御林军的衣甲送往成都。
而就在刘禅那份竹简从发出到收到回信跟器物的过程ꓹ 也不过是才将将半月有余而已。
一般人的尸体就这么晾着半个月可能早就腐烂发臭了。
盛夏之約 暖暖
超凡末日城
墨菊沈香 清月火蓮
可谁让华佗的尸身有张机在照料着呢ꓹ 作为当世名医的张机虽然不擅这等偏门之道,却也早就跟华佗有过探讨,保存一段时间尸体的完貌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必火
当然了,这种保持也不是完全没有时限的。
最起码这些器具是尽快抵达了,可要说再慢上个十天半月的,刘禅觉得自己只能是无奈启用第二套计划了。
不过幸好,他那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信件是触动了曹老板的内心深处ꓹ 否则的话这事若是全权由曹丕一人决定,刘禅才不会相信那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会这般大方。
事实上当刘禅亲眼看到甲胄兵器的时候ꓹ 顿时就明白过来这件事中还是没逃过曹丕的插手。
若不然的话这些表面上锈迹斑斑没个正常样子的甲胄又是怎么来的?
刘禅可不相信能够写出“东临碣石ꓹ 以观沧海”这种诗句的曹操是个抠门的家伙。
但要说写出《燕歌行》这般婉约流转诗词的曹丕ꓹ 是个斤斤计较的人ꓹ 刘禅还是没什么意见的……
辣寵女主播
“啧啧啧……曹子恒啊曹子恒,你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大方……”
刘禅磨了磨这些坑坑洼洼的甲胄ꓹ 心里满满都是对曹丕的吐槽。
可没办法ꓹ 人家点头答应没有闹出来什么风波其实就已经很出人意料了。
毕竟一开始刘禅就没对自己这份竹简抱有多大的希望ꓹ 反而他对于第二套备用计划的实施却早就开始准备上了。
只是让他有些惊喜的是,曹老板大气异常自是喜ꓹ 惊之余却是曹丕的算计简直是无所不在,就连这里面也能够搞出点七七八八的门道来,深是让刘禅所不齿!
然而不齿归不齿,真要是设身处地调换一下刘禅跟曹丕的位置,那说不定刘禅会做的比他曹子恒更过分呢。
掌权者诸侯身,为了天下为了大业江山在前,哪管什么算计不算计的,面皮厚起来比城墙不差,关键时刻丢面子的事情也不带有什么犹豫的。
到时候同样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变化的依旧出现,转换一下双方的立场,怕不是刘禅也得偷着乐的。
大型真香现场也就是这样了……
故而刘禅也就是嘴上念叨念叨,真让他借此给曹丕写封信明明白白的掰扯一下那才是真得脑子有问题。
既然这有些离谱的要求都被满足了,那刘禅还有必要在意其他的细节?
不就是兵器破旧战甲老朽了些吗,多修修保养一下,不求真正的恢复功能,只是简单的改头换面,也就是纯粹的当个样子货,这总归不是什么难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