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io2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661章 山村操:今天穩了!鑒賞-spg77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灰原哀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听着前面山村操这个警察喋喋不休、光明正大地宣传迷信,再听着后面元太和步美已经完善了一个‘异国公主遭受恶毒后妈迫害,不得不隐姓埋名,远走他乡’的童话故事,感觉头都炸了,发觉插不上话、也不知该先解释什么,索性放弃了挣扎,面无表情地听着。
这些人想象力真是一个比一个丰富。
遇到这个比毛利大叔还糊涂的警官,她感觉不用指望警方能帮忙找到光彦了……
“呃,不是,”阿笠博士发现山村操嘀咕起来真没打算停,也顾不上礼不礼貌了,直接打断道,“我们是来找一个孩子的,他跑进这片森林里了。”
山村操愣了一下,一脸惊恐地指着森林,“什么?!你是说有一个孩子跑进去了,就是这片藏着杀人犯的森林?!”
“是啊……”
阿笠博士话没说完,就被山村操咆哮打断。
“你为什么不看好他啊?不是你带他来的吗?”
“不、不是,”阿笠博士一汗,连忙解释道,“是他自己跑来的……”
听柯南等人解释了用追踪眼镜找到这里,山村操突然就觉得这是一群小鬼在玩侦探游戏。
柯南本来想给山村操看追踪眼镜,证明他们没有说谎,正好追踪眼镜没电了,让山村操更觉得这群孩子在玩游戏,有点痛心疾首又有点小八卦。
没想到森林公主也跟小孩子一起玩这种幼稚游戏啊。
其他警察分散开去找沼渊。
在柯南一群人好说歹说之下,山村操终于相信有一个孩子也在这片森林里,刚想联络其他同事告知这件事,却发现自己手机放在了车里,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一脸沮丧地低着头,“我在带凶手指认现场的时候,让凶手逃走,现在又没有及时把小孩子在森林里迷路的事告诉大家,这下子我一定会被革职的,我是因为崇拜警探片里的刑警,才跑来当警察的,现在看来,这个梦想就要在今天被终结掉了……”
柯南看得于心不忍,想想也是老熟人了,就琢磨着安慰一下山村操ꓹ “山村警官……”
“所以!”山村操突然抬起头,一脸严肃地看着灰原哀ꓹ “这种绝境绝对就是庇佑被激发的时刻!”
灰原哀被山村操的反应吓了一跳,继续无语。
现在当警察都不做心理检测吗?
她感觉非迟哥这个病患的情绪都比山村操稳定,稳定太多了。
“那就不用太担心了ꓹ ”山村操拍了拍心口,一副余惊未止的模样ꓹ 站起身,换上自信神色ꓹ “今天沼渊一定能被抓到ꓹ 那个孩子也能被找到的!能在这里遇到森林公主,就说明了一切啊,老天是不会放弃我的。”
柯南:“……”
他们还指望警方能帮忙呢,结果山村操还满脑子玄学,指望灰原能大变活人、把人都变到面前来?
山村操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问题。
这是哪里?森林啊!
灰原公主是什么人?森林公主啊!
这是人家的地盘,只是这里不是头神森林,不知道人家跨境管不管ꓹ 不过他就当管吧。
我只要你我的明星胖公主 木瞳澈
还有,这是什么时机?他在森林里放跑了犯人之后ꓹ 就遇到了森林公主。
然后又听到有孩子也在森林里迷路的消息ꓹ 这是大凶ꓹ 所谓‘逢凶化吉’ꓹ 没有‘凶’哪里来的‘吉’?那肯定是越‘凶’越‘吉’。
不用担心,抱紧森林公主的腿ꓹ 今天就稳了!
……
一群人继续往森林深处找光彦ꓹ 这一次还多了一个不靠谱警官。
山村操一边走ꓹ 一边看看远处、又看看灰原哀,猜想着他这次会怎么逢凶化吉ꓹ 会不会看到法术什么的。
不过看样子,森林公主殿下好像不想用法术。
也对,为了体验正常人的生活,森林公主也不想暴露自己的本事吧,他理解,理解。
柯南一边走,一边继续用侦探臂章呼叫光彦。
“柯南,光彦还是没有回应吗?”步美忧愁问道。
“是啊。”柯南的心情也很沉重。
噬生大帝 倔強的梅子
“他会不会是在哪里睡着了啊?”元太猜测。
灰原哀摸着下巴,“还是已经惨遭毒手了……”
“啊!”元太和步美吓了一跳。
阿笠博士一汗,连忙阻止灰原哀,“喂,小哀!”
“躲在森林里的,是在东北、关东、关西一带连续犯下数起命案的沼渊己一郎耶,”灰原哀一脸平静地反问,“我这么想也不奇怪吧?”
“你还真清楚,”柯南看向山村操,“我记得七月当初应该是把沼渊己一郎送到了大阪警局,对吧?为什么他会逃到群马县的森林里?”
“七月?”阿笠博士侧目。
灰原哀有些惊讶,当初沼渊己一郎是非迟哥抓的?
冷面首席別太壞 北無蘋果
“七月?谁啊?”山村操一脸迷茫。
佞幸的重生 雞鴨魚肉
阿笠博士解释,“是一个赏金猎人。”
山村操顿时亢奋起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赏金猎人吗?我还以为电视连续剧才有的人耶!”
只寵小小嬌妻 桃之夭夭
“七月很厉害,帮警方抓了好多犯人,”步美疑惑,“警官先生居然不知道吗?”
“这也难怪,赏金猎人的事不对外公开,跟他们联络的似乎是警察厅,就算警视厅内部也很少有人能知道,”阿笠博士猜测道,“大概也是因为七月没有在群马县这一带活动,所以山村警官才不知道吧,不过沼渊真的是七月抓捕的吗?”
柯南点头,“那次服部他邀请……呃,服部哥哥邀请我们去大阪做客,还发生了连续杀人事件,那个时候沼渊还在逃窜,我们一直以为凶手是沼渊,不过警方逮捕了沼渊,从沼渊那里问出了真凶,原本我还以为是大阪警方找到沼渊的,不过最近大叔让我留意赏金猎人的消息,我前两天接到服部哥哥电话的时候,不经意间跟他说起,他才提到那次沼渊被捕并不是警方抓到的,而是警方接到消息去宅急便纸箱里找到的,上面还贴着‘活体宅急便’的字样,我想应该就是七月做的不会错。”
灰原哀若有所思,她倒是没想到,在那么早之前,非迟哥就已经跟组织的人有过接触了。
她记得看到沼渊被捕的新闻的时候,她刚脱离组织没多久,那个时候非迟哥还在青山第四医院吧?居然就已经偷偷跑出来抓罪犯了?
青山第四医院的看管很有问题啊,居然连人都……咳,总之,沼渊己一郎知道的组织信息并不多,不然组织也不会放任那家伙逃窜,那非迟哥估计也不知道组织的事。
“那这边七月会不会到这里来?”元太期待问道。
“不太可能吧,他又不知道沼渊己一郎在这里,警方应该还在封锁消息,”阿笠博士看向山村操,“话说回来,沼渊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到底是……”
“他接受侦讯的时候,突然说他杀的其实是四个人,第四个人就埋在他母亲的故乡,也就是这片森林里,”山村操解释道,“所以大阪警方就把他转送到群马县来,我们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跟着他在森林里寻找埋尸地点,不过他好像记不太清楚了,挖了几个地方也没找到尸体,就在大阪来的警官去买午饭、把沼渊托付给我们的时候,他就逃了。”
魔王狂妃
“他是早就计划好要逃跑吗?”元太问道。
“可是看他的样子不像要逃跑,”山村操摸着下巴回想,“他还说他跟他妈妈回来探亲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到森林里来玩……”
“哎呀!”步美走着,一脚踩空,踏到了小河中。
寵冠六宮:帝王的嬌蠻皇妃
惊呼把其他人吓了一跳。
柯南跟其他人一起听山村操说起小时候来这里玩、所以跟沼渊很聊得来的事,正无语着,突然注意到河水里有一个小白点飘了下来,好奇探身用手指轻轻捞起来,放在鼻子下嗅了嗅。
这东西似乎是某种植物的纤维薄膜,只有一点点,他无法判断是哪种植物,由于被水泡过,他也闻不到上面有什么特殊的气味。
不过整条河里只飘了这么一点点,不太像是某种植物自然飘落到河里的……
一群人谈话的时候,沼渊己一郎也悄然跳到了一旁的树上,偷偷观察着一群人。
他是听到这边有小孩子的声音才过来的,结果还真的找到了小孩子。
不过,他记得很清楚,那个人说的是‘一个孩子’,这里却有四个。
而且听了一会儿,这些人似乎也是来找孩子的,那就不是这里了。
在沼渊己一郎打算离开的时候,步美不经意间抬头,正好看到双手被铐住、佝偻着背稳稳当当站在树上的沼渊己一郎,那张像骷髅一样的脸和凶残又发直的目光,在昏暗中像是要择人而噬的野兽,让她毛骨悚然。
“哇啊啊啊啊啊啊!”
武神
步美下意识的惊叫,也让其他人的注意到了沼渊己一郎的踪迹。
沼渊己一郎也很快跳下了树,急匆匆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他看到那个眼镜小鬼刚才从河里捞了点什么东西,应该是从上游飘下来的,为了不让这群人打扰到那个人,最好还是往别处引一下吧……
灰原哀看着沼渊己一郎得背影,脸色有点难看。
“沼渊,站住!”山村操和其他人刚要追上去,就被柯南拦下了。
“等一等!”柯南神色严肃道,“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他对这里比我们熟悉,再追下去恐怕会有危险的!”
重生之農家商
沼渊己一郎跑出一段距离,发现后面的人没有追上来,有些惊讶,突然听到不远处的丛林间有声响,掉头跑了过去。
与此同时,柯南也低头思索着。
那个三年级女生提供了一个线索,光彦跟踪的两个大人提到了某个武将的名字。
武将、竹叶饭团……是萤火虫!
光彦是来抓萤火虫的,而到了夜晚,森林里的萤火虫一般都会在水边活动。
柯南猛然抬眼看着河流上方。
刚才那种植物纤维薄膜会不会是光彦留下的?还是说,有其他人在这里?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沿着河流找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