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zew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巫女的時空旅行 彈劍聽禪-第一千零八十章 文儒世界三讀書-a2ev1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在李氏的话中,陶庆宇和自己一家三口是多么的无辜,而豪强苏家又是多么的恶毒,听得陶绍源心头火起。“娘,你放心,儿子一定会给爹报仇,不放过苏家。”陶绍源道。原身若是还在,肯定也会这么做的。
之后,陶绍源开始打探苏家的消息。
这期间,他又参加了府试和院试,获得了秀才功名以及相应的能力。
苏家的消息也都送到了陶绍源的手中。
苏家虽然有钱,但并不是什么大家族,以陶绍源现在的能力和功名,要对付苏家也很容易。不过在看到苏家只剩下苏青霓一个的时候,陶绍源心中产生了一个主意。
苏青霓按照血缘来说可是他的妹妹啊!
只要自己坐实了苏青霓亲兄长的身份,那苏青霓的财产不也就成了自己的吗?
苏家那么有钱,自己若是掌握了苏家,那他就再不用发愁赚钱的事情了。
陶绍源决定交好苏青霓,让她心愿甘情愿地认下自己这个哥哥。
陶绍源将这个想法告诉李氏,他以为李氏会不同意,还准备了一箩筐的说辞,哪里知道李氏竟然非常爽快地就应承了,还叮嘱陶绍源要小心,不要被苏青霓发现了他在骗她,还说了一大通欺骗手段和注意事项。
陶绍源:“……”
陶绍源不由想到了自己收集到的资料。
那上面写的跟李氏可是有许多的不同。
资料上面没有苏家为什么要杀掉陶庆宇这个上门女婿,但却说明了陶庆宇是主动上门给苏家做赘婿的。当时要给苏家做赘婿的人可不少,陶庆宇可是跟好些人进行了竞争,最终被苏家老爷给挑中的。
陶庆宇那时候有了妻子和儿子,却隐瞒下来跑去苏家做赘婿,为的什么?不言而喻。
做为一个现代人,即使不知道苏家杀掉陶庆宇的原因,他也能够猜测得到。
明天下
无非就是凤凰男谋夺妻子娘家的财产,想要杀掉妻子的父母,或许连妻子都想杀掉,却不小心被妻子娘家发现罢了。
情深不獸:總裁不可以
如今听到李氏的话,陶绍源对李氏也没有了好印象。
原以为李氏也是被陶庆宇欺骗的一个,但听她的话,她对陶庆宇做的事情了结得一清二楚啊!
什么可怜被迫害的原配,什么失去丈夫只能带着儿子一起逃命的可怜母亲,什么为了儿子辛苦半辈子的可怜女人……
原身在陶绍源记忆中关于李氏的形象完全崩塌。
陶绍源对李氏失去了嘴唇的尊重,但鉴于原主的心愿,他还是会照顾好李氏的。给她吃好的穿好的,让她过贵夫人一般的生活。但别想他如同原身一般对李氏亲近唯命是从。
陶绍源安顿好了李氏便起身去了苏家所在丰园城。
他不觉得自己一个穿越者拿不下一个土著小姑娘。
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罢了ꓹ 就算已经掌控了一个家族,也不可能有太多的见识。以自己混迹网络多年练就的“唇枪舌战”的本领ꓹ 说服一个小姑娘应该不难。更何况,自己跟小姑娘可是血脉相亲的兄妹。小姑娘没有了长辈父母,孤孤单单一个ꓹ 肯定还是很想有一个亲人的。
絕世神鳳:廢柴大小姐
自己是小姑娘的亲哥哥啊,还这么年轻有才华。即便他们的父亲不对ꓹ 但那都是上一辈人的事儿了,且人都死了十多年了。不可能因为死人而迁怒唯一的亲人吧?
等到小姑娘被自己哄到手ꓹ 那苏家的财产也就变相成为自己的了。
陶绍源开心地想着ꓹ 来到了苏家大门前。
让书童上前敲门,过了好一会儿,大门才打开了。
门房疑惑地盯着陶绍源看了看,问道:“请问客人有什么事儿?”
书童开口:“我家少爷前来拜会你家小姐,还请通传一声。”
门房以为陶绍源是自家小姐的倾慕者,看到陶绍源长相俊美风度翩翩的样子,心中惋惜。可惜这位公子来晚了一步。
“那个ꓹ 我家小姐不在家,出门游历去了。”
“什么?”陶绍源惊讶出身了ꓹ “你家小姐怎么会出门游历?”
一个普通的富家小姐ꓹ 又不是男人ꓹ 又不能修炼ꓹ 游历个鬼啊!
“啊,小姐要出去游历需要理由吗?”
知晓苏青霓出门目的的人没有多少ꓹ 门房自然是不知道苏青霓为什么要出门的。
陶绍源只得换了个问题问道:“你们小姐什么时候会回来?”
门房:“小姐没有说啊。不过她走之前制定了两位德高望重的掌柜负责年终账目总结的事情ꓹ 想来今年之内小姐都不会回来了吧。”
如今不过是六月ꓹ 也就是说苏青霓至少半年时间都不会回家。
陷陣三國
陶绍源脸色有些不好看。
正主不在了,他的计划便不能实施了ꓹ 也不能一直留在丰园城等苏青霓,只能怏怏地回转。
这一次陶绍源将家中的银钱几乎都带出来了,想着与苏青霓相认后就有苏家的大笔银钱供自己享受,因此一路上花销甚大,如今连回程的路费都有些紧张了。
真是麻烦啊!
总不可能现在就嚷嚷着自己是苏青霓的亲哥哥,问苏家要银子用吧?
且不说苏家会不会认,只这一手,很丢他这个秀才得脸啊!
陶绍源头疼。
所以赚钱是最重要的。
可惜他是个文科生,水泥玻璃香皂等穿越人士必用的赚钱手段,他是一个都不知道。
且他一个大男人从来不进厨房,吃饭全靠外卖,也别想着靠卖菜谱换钱了。就连红烧肉这一道名菜,陶绍源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陶绍源皱眉走在大街上,心里烦躁不已。书童跟在其身后,帮着陶绍源拨开身旁的路人,免得陶绍源跟别人撞上。
忽然,陶绍源停住了步伐。
书童疑惑,顺着陶绍源的视线看过去,却是一间酒楼。
酒楼新开张,外面围了一大群的人,却不是来吃惊的,而是聚在酒楼外面看什么稀奇,嘴里还讨论着什么。
骷髏之至強領主 漂流的獨狼
好奇是每个人的天性,书童也不例外,他以为自家公子也是好奇才看向那边,却不知道自家公子是听到了那些人话中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