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ue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一百九十四.我會親自讓你解脫分享-e6gh8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多琳仔细回忆,轻轻摇头:“我记不清了,好像只是普通的梦……”
噩梦并不是步步紧逼的——起码多琳的前两次噩梦里,漆黑人影出现都间隔着几次普通梦境。
多姆感到庆幸,又有些失落,留下铃铛嘱咐妹妹几句后带着忧虑离开。
这种时候该有个人说“你哥哥对你真好”安抚多琳,不过陆离和安娜都不是会这么做的人。陆离只有在多琳想要离开床铺时拦住她:“你随时可能睡着。”
房间并不总是安静无声,除了壁炉木柴燃烧的噼啪声与窗外广场上偶尔响起的喊声,有时门外女仆会交谈着什么从走廊经过。
“那些蠢笨的贵族居然想让马车进去……这怎么可能!”
靈獸變 碎藍冰鳥
“我收拾瓦伦泰尔的纸篓时居然看到了血……”
孤女悍妃
“为什么要让那帮贵族先走?清道夫们都在抱怨他们趾高气昂贪得无厌,甚至还说瓦伦泰尔大人的坏话!”
“它们又变得到处都是,听说安全区有一座房屋被感染了,原因居然是有个藏在一位妇人的头发里……”“瓦伦泰尔大人会让我们剪掉头发吗?”“谁知道呢……不过如果瓦伦泰尔大人颁布了我一定剪掉。”
除了女仆们的只言片语,多姆不时会带来瓦伦泰尔的安排和外界消息给陆离,顺便看望多琳。
暗道另一端的“庇护长廊”已经开始修建,这条预计长度十三里,堪称奇观的狭窄通道正分成几部分,以每十分钟60米的速度向彼此和蒲公英群外延伸。如果夜晚相对安全,他们将能速度不改地继续建造,然后在第二天上午到达蒲公英群笼罩的范围之外。
但这是最理想的情况——怪异没理由放过荒野上的工人们,蒲公英群也有向东飘动的可能。
下午四点,多琳再次因嗜睡症进入梦乡,不过仍然只是普通梦境,被安娜用铃铛唤醒。
临近傍晚,安娜中午所清空的区域再次被蒲公英群笼罩,陆离接受城主瓦伦泰尔的请求再次清理蒲公英群。
血色蒲公英没有集群意识,也没有怪异气息,就好像普通的蒲公英——唯一区别是它们的温床是血肉,而不是泥土。
点燃晦暗天空的燎原之火比几小时前更加壮观,而瓦伦泰尔有意竖立市民信心让他们前往窗边观看的广播让更多民众看到这瑰丽一幕。
或许这难以改变现状,但足以让民众稍感安心的熬过这艰难一夜。
除了这场意义大于作用的火焰秀,瓦伦泰尔又委托陆离和安娜跟随驱魔人、清道夫、工人们组成的队伍清理城郊电厂。
亮起的路灯不能驱散蒲公英,但可以驱散人们内心的不安和避免一些怪异。
安娜的火焰飓风先清理掉占领电厂的大部分蒲公英群,驱魔人与清道夫们散开清除角落里的它们,然后工人开始工作。
夜幕降临纤细,电厂里响起轰鸣声,远处街道的路灯亮起微弱的光点,逐渐强盛,然后向着远处深红色的雾霭辐射。
陆离和安娜完成了他们的任务,瓦伦泰尔还没有。陆离回来时他仍坐在市政厅里忙碌,唯一与白天的区别是市政厅里亮起了灯光。
伦德仅有的十几名驱魔人电厂留下三个,安全区留下三个,剩下的全被派去暗道另一端保护工人。
清道夫们也在昼夜不停的清理出市政厅周围更多安全区,将处于城市边缘的市民安置在其中——电厂储存的大量煤炭不适合驱散蒲公英,但可以用来取暖和保护民居。
回来后,城主瓦伦泰尔让女仆给他们送来晚餐ꓹ 因为多琳而送来了三份。陆离仍然吃掉了安娜那份,多琳有些奇怪ꓹ 不过没说什么。
重生之萬界逍遙 九逍遙丶
明末之絕世梟雄 魅影
晚上七点,多琳又一次睡着,这回没人吵醒她ꓹ 因为仍只是普通梦境,仿佛梦中黑影带来的噩梦随着陆离和安娜到来而逐渐远离。
时间悄然推移ꓹ 临近九点,多姆再次轻敲起房门ꓹ 看望睡着的多琳后告诉陆离安娜暗道另一边的安全长廊进展顺利。
血色蒲公英也许隔绝了一些怪异的窥探ꓹ 工人们没有遭到怪异的袭击,尽管因为天黑建造速度不得不缓慢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条好消息:外界观察哨汇报消息,因为风势变化,南下的蒲公英群边缘正变得狭窄,这意味原本13里离开蒲公英笼罩区域可能变成12里,甚至11里,这会加快他们好几个小时完工的速度。
未來之
说完之后ꓹ 振奋的多姆离开客房,房间重回安静。
安娜收回望向窗外广场忙碌人影的目光ꓹ 无形之手捡起一块加工木放进壁炉ꓹ 冒出火星间回到陆离身旁蹲下ꓹ 轻声问:“你还不休息吗?”
“看完就去。”陆离微微侧过书籍ꓹ 让安娜能借着壁炉光看到上面的文字。
天才警察 九城
上面写着沼泽之母曾经的故事:抛开艺术加工本身,罗兰公主的确无愧民众的喜爱。帮助老人和穷人ꓹ 与坏人斗争ꓹ 平易近人ꓹ 不会因为阶层就讨厌一个人尽管有时会因为性格无理由讨厌某个人——尽管故事里的罗兰公主仍充满时代的局限性和夸大的部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ꓹ 那时的罗兰公主不是内心阴暗的人。
很难想象的是,现在的她与腐烂恶臭的淤泥和枯死树林为伍,忘记曾经所有的记忆,包括情感与人性。
我是否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
安娜情不自禁想到。
她没有身体,却感觉到心脏的位置在隐隐作痛。安娜清楚自己的未来,成为失去人性和感情的恶灵,并比沼泽之母更彻底,而那已经很近了……
“陆离……”
安娜轻唤陆离,没注意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陆离的目光离开书页。
蘿莉的戰爭
“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了恶灵,和沼泽之母一样……”
陆离沉默片刻,回答安娜:“我会亲自让你解脱。”
他轻轻翻开被抓皱的书页,仿佛只是在随意回答。
无论如何……
魔女情潮 雲中嶽
賭妃在上,王爺在下
悍妻,多變妖孽收了你 一點紅塵
安娜温柔注视着陆离未被火光照耀的半边脸庞。
她绝不会伤害陆离。
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