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v36h精华都市言情 十方武聖 滾開-74 後續 下(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閲讀-vkhoj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是因为好强?”魏合猜道。
“不。”姜苏转过眼神,慢慢往前走着,“是因为,我父亲,把我大姐,送给了一位成名高手做妾。”
她顿了下,又继续道:“大姐柔弱无力,每每被夫家欺负了,都只能忍着,我姜家偌大的产业,可都是需要那位高手做后盾支撑。所以她只能忍着。”
“…….”魏合大概能想到了。
“大姐从小对我很是疼爱,我们感情很好。可每次看到她被欺负,还要继续讨好那人,我就心里难受至极。
我告诉自己,若是有朝一日,我能达到那个层次,我一定让我姐姐不再受欺负。因为那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她的背后有我这个妹妹!”
姜苏一时间情绪有些激动。
魏合只能沉默陪着她前进。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如姜苏,如关楪,只是若不接触更近,也没办法了解这些。
就像他自己,在姜苏眼里,估计形象也就是一个好运突破的穷小子,或许还有一丝好心,善意,义气,但也仅此而已。
但谁又能知道,他每每外出偷偷赚钱赚异兽肉时的辛苦。
“魏合,你说,如果老师当时指婚我们两人时,我要是答应了,会如何?”姜苏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问出来这句话。
魏合认真想了想。
“不会有什么变化。”
“为什么?”
“因为你腿短。”
色相渾濁 草菇老抽
“…….”
姜苏无言以对,忽地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指着魏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笑声从小变大,越来越响,直到眼泪都笑出来了,还停不下来。
…….
…….
…….
红石町,张家酒楼。
张婉若面容含霜的盯着面前的账本,上个月的账目利润,又跌了。
側妃有喜:公主是小妾
如今红石町人口减少,顾客也减少很多。酒楼生意也快做不下去了。
苦苦支撑,到头来换来的还是节节噩耗。
“小姐,喝点银耳粥吧….”丫鬟红梅在一旁端来一碗稀薄汤水。
里面虽然有银耳,但内容却极少,只有汤水中间漂浮着一小朵淡黄银耳,几颗米粒在汤水中浮浮沉沉,看起来便没有食欲。
张婉若放下账本,长长叹息一声。
暖心嬌妻:四叔,請自重
“红梅,你说,若是我将酒楼卖了,离开飞业城,去往州府,投奔我舅舅,会不会好一些?”
“小姐…别担心,一定还能找到办法。”红梅安慰道。
卖掉生意离开飞业城,说得容易,但现在这个市场,谁又愿意接手这个半死不活的酒楼?
而且就算卖掉,拿着金票离开飞业城,谁能保证她们能安全离开,抵达州府?
之前内城一直维持着基本的秩序,还能靠着张家薄弱的护卫力量支持局面。
但随着如今局势恶劣,七家盟渐渐不在乎外城区,和香取教的暗战越发白热化,明面化。
有染 心裳
外城区的秩序,便越发的变成了以武力支持。
各个町的区域,主要靠着各武师院维护秩序。而那些以剥削民众为生的大小帮派,此时却反而成了最后的一点秩序底线。
红石町便是靠着这里的湘竹拳拳院,支持局面。
许多混子和恶意,都顾忌着湘竹拳院的目光,才不敢明目张胆,胡作非为。
“姐,姐!”忽然门外一个带瓜皮帽的小个子少年,一下冲进门,一边跑一边大叫。
豪門契約:女人你別想逃
“刚刚传来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看你跑得这么急,悠着点,慢点,小心累着。”张婉若扶住少年,有些心疼的帮其擦了擦汗。
風流懶蛋異界行
“是真的好消息!”少年名张松浩,是她亲弟,也是未来张家的继承人。
天劫醫生 勝己
他兴高采烈道:“我刚才和朋友玩闹时,听人说起,那石桥町的回山拳院,有一人踏入铁皮层次,成功成为能和山川帮姚五爷一个层次的大高手!”
姚五就是张家每个月都要上供利钱的山川帮大执事,也是山川帮统管五个町区域的真正巨头。
“真是厉害啊!!”张松浩兴奋得手舞足蹈,“那人的名字你们可知是谁!?”
张婉若和红梅都是茫然摇摇头。石桥町那边她们也不熟,更别说回山拳院了。
能够突破到姚五那般的层次,那样的高手大人物,怎么也不会是她们能招惹认识的。
“就是姐你以前说过媒的那人啊!!那时候人家不是相中你了,都请媒人来了么?就是那人!”张荣华一拍手掌大笑道。
“当真!?”张婉若一惊,猛地站起身。
她美目睁大,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都到处问过好多次了!哈哈哈!!我给他们说那位之前还和我姐说过媒,他们都不信。姐你这下不用担心了,那位当初都让人提亲上门了,肯定很喜欢你。现在你只要口风松一松,那就铁定是我姐夫了!”
玄破蒼穹
张松浩笑道:“就酒楼这点事,那般的大人物只要随意开口一句,有的是办法处理。到时候我们去州府也好,留下来也好,都可以随便选。”
“哎呀,这可当真是大喜事!”红梅也是又惊又喜,“那位魏合魏爷,当初还是找的程家提亲,如今没想到这般厉害!”
她看向自家小姐。
“小姐,这当真是天大的喜事,那位魏爷如今有此成就,到时候您可就是像姚五爷那般大人物的夫人!
哎呀,到时候家里的生意什么的都不重要了。您也不用天天烦着怎么计划安排。”
“就是就是,姐,我可都答应了,到时候成亲时请我那些好友过来吃酒,这如今都好久好久没沾过酒了。正好这次可是好机会!”弟弟张松浩也是心情澎湃激动。
“到时候可要让他们见识见识真正的高手是个什么样!”张松浩握着拳头一脸期待。
“姐你说话啊?怎么一个人发呆?”
“就是,小姐,这消息可是天大的好事,您怎么一点也没开心的样子?”红梅也在一旁诧异道。
张婉若沉默,缓缓坐下去。
“你们想得太好了,人家如今飞黄腾达,恐怕不会再看得上我。”
“怎么可能,当初那魏合主动提亲,可是姐姐你不答应,大不了现在我们主动找媒人过去不就成了?”张松浩满不在乎道。
“就是就是,小姐你可不知道,很多人发达后,对以前的喜欢女子,可都是心有情愫,只要您稍稍主动一点,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红梅也跟着笑道。
张婉若只是苦笑,看着两人在自己身前叽叽喳喳说着未来美好的愿景,她心中却是越发空落。
他们不知道三次气血代表什么,不知道姚五爷代表什么,但他们不知,她还不知道?
那个位置,那等实力,在此时的飞业城外城区,只要招一招手,想要依附上去的人不要太多。
这其中,有的是比她漂亮的人选。
不知者不畏,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张婉若不再说话,只是侧脸望着窗外渐渐下山的夕阳,心中有失落,也有坚定。
或许当初她若是答应,便能如今一解困境。但如果仅仅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帮扶上,这样的人,以后也成不了什么事。
对于当初拒绝魏合,她或许有遗憾失落,但并不多,也不后悔。
因为无论换成什么时候,面对当时魏合的条件,以她的个性,她都不会选择答应。
‘难道没了别人帮助,我就不能度过难关?我不信!’张婉若眼中的情绪渐渐消失,重新恢复原本的坚定。
…….
…….
…….
内城,醉花楼。
“想当初,我,江严,萧然,程少久,四人就是在这里高谈阔论,那时候我们还在说着你跟程少久之间的事。还拿你打趣做例子,由江严讲解如何收服人心。”
姜苏笑着指着边上的一桌酒桌,证明当时他们就是坐那个位置。
“收服人心?”魏合不明所以。
两人在靠窗的另一张桌边坐下,叫上酒菜。
“是啊,那时候我们还笑你出身贫寒,被程少久稍微一点好处,就死心塌地。如今看来….该被嘲笑的人,是我们。”姜苏自嘲道,端起一杯茶水一饮而尽。
“死心塌地?”魏合笑了笑,“我只是投桃报李罢了。”
“你们是平等相交,那时候程师兄就说了,可我们不信,不过现在我信了。”姜苏点头,“那时候,根本没人看出你魏合胸有沟壑。”
现在了解了魏合一些后,她也越发明白,如魏合这般个性,不可能跟随某人,也不可能被谁收服。
此人看似平淡,沉默寡言,但实际上本性高傲,自视极高。唯一能和他相交的,便是以平等真诚对待。
“后天,郑师就撤离飞业城,你还没决定么?”魏合随口问。伸筷子夹了一夹菜,是豆腐干炒香芹。
咸香的豆腐干和清脆微苦的香芹搭配起来,味道相当可口。
“我决定了。”姜苏点头,“我走,姜家不走。”
“嗯?你一个人?”魏合一愣,抬起头。
“不。我父亲已经投靠了七家盟的王家。如今不可能离开。所以,我会带着家里一些亲戚,当成分家分支,一起随郑师离开,就当给家族留个火种。”姜苏平静道。
“有理。”魏合点头。
“你一点也不担心么?”姜苏看了他一眼。“下午一会儿就是你的庆贺仪式,到时候周边町内的武师都会派弟子来祝贺,其中肯定会有交手测试。”
“和老师交好的武师院不多,我都记下了,其余的,随意打发即可。见机行事罢了。”魏合淡淡道。
自从拜入回山拳后,他还很少见过其余武师院的人,这一次算是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