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qb4超棒的小說 《蘇廚》-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救治-5dwpw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救治
異界戰神
钱乙摇晃了两下,他年纪也大了,又熬了一晚,现在心中惊惧莫名,不由得感觉眼前一黑,也有些站立不住。
閃婚厚愛,甜妻安分點
石薇又只好将钱乙扶住。
“拖下去!”却是赵顼发怒了:“此际尚有这等心思,何论忠直!”
几个宦官赶紧上前,将还在奋力疾呼的叶忠恒拖了出去。
大殿里气氛冷如冰窟,就听照顾赵佖的小黄门哭喊道:“国公又起热了!”
赵顼手脚冰凉,感觉身体都在颤抖:“石……石夫人,如果用玉枢丹,我儿……还救得回来吗?”
这已经是用私礼相询,不顾及宫中礼仪了。
石薇飞快地说道:“如用玉枢丹,先让国公稳住病情,能够用药,之后便可细细辩证。”
“急惊风之症最急,快则两个时辰,慢也就五个时辰,一旦救治稍缓,立成大憾。”
“国公用药太缓,耽误得有些久了,刚刚替国公看视过,即便救治回来,可能……可能……”
钱乙对石薇感激非常,心中已定,便不再犹豫,决定将医官该承担的承担起来,接口道:“即便救治回来,小公爷也会双目失明。”
赵顼手握椅把,恨不得将之捏出水来,终于还是吐出一口浊气:“就依钱国医和石夫人所言,就用玉枢丹!”
钱乙躬身:“臣这就拟方……”
却听一个声音怯怯地道:“不用,小臣……启禀陛下,玉枢丹,小臣已从御药局取来了。”
錯愛:今生隨你走 未知
却是一个小黄门,手里托着一个盘子,上边有一个小瓷瓶。
钱乙取过瓷瓶来,打开塞子一闻,不由得大喜,交给石薇确认。
石薇抖出药粉品尝了一下ꓹ 对赵顼点头:“陛下,我们这就进去救治国公。”
赵顼点头ꓹ 任由钱乙和石薇去了,又愣神了半晌,才看向面前夹着空盘子的小黄门:“你叫什么名字?如何想到先将药备好?”
封魔史 墨子柒
小黄门恭恭敬敬地说道:“小臣刘友端ꓹ 是御药局下库行走。昨夜轮值当班,国公不豫ꓹ 便过来听候调用。”
“刚刚听闻医官们争执,小臣想着无论用是不用ꓹ 先备下总不是错。”
“就算不用ꓹ 大不了还入库房,总比要用的时候却来回取药,耽误时间的好。”
“玉枢丹本是伏暑时避疫清瘴的常用药物,御药局六月时也会发放给百姓,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开始着手制备一些的。”
不一会儿,石薇和钱乙出来了ꓹ 武贤妃立即起身:“姐姐,佖儿怎样?”
石薇看了钱乙一眼ꓹ 钱乙上前对赵顼奏道:“启禀陛下ꓹ 有国夫人推拿手法相助ꓹ 仪国公已然受药ꓹ 这次没有逆呕,高热后的抽搐发作没有跟来。”
“接下来便可退热消炎ꓹ 然后着手细细疗治了。”
赵顼心情大松:“病根可找到了吗?”
钱乙犹豫了一下:“此病有些匪夷所思ꓹ 刚才与国夫人一起细推了医案ꓹ 国夫人提出一个可能,倒是颇有启发……”
赵顼问道:“是什么?”
漢商
钱乙对着武贤妃拱手道:“国公的饮食ꓹ 平日里都是娘娘料理的是吧?”
武贤妃抹着眼泪:“正是,都是手把手料理的。”
钱乙问道:“那国公爷平日里,是否厌食蛋类、酪乳?”
武贤妃楞了一下:“还真是,佖儿平日里不喜荤,宫中说他生有宿慧……”
石薇问道:“那国公平日里的饮食,都是用的精米精面是吧?”
武贤妃点头:“这是自然,陛下赏赐的那些,连我都舍不得,却给佖儿留着的。”
石薇叹了口气:“或者病因便在于此了,先试试用一道猪肝粥吧,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很快就会见效。”
“这粥要是料理不好味道会很差,国公肯定不耐烦,陛下不若遣人去方知味学学,我看小油……夫君料理过,其实很简单的,滋味却也不错。”
赵顼和武贤妃都觉得匪夷所思:“猪肝粥?”
石薇点头:“先试试吧……”
……
三日之后,石薇再次奉太后召,入宫探视仪国公的病情。
果然,赵佖虽然眼睛盲了,但是身体却已经大好。
武贤妃抱着赵佖对着石薇拜倒,泪流满面:“我母子二人,多谢姐姐救命之恩。”
石薇赶忙将武贤妃扶住:“外命妇怎敢当贤妃此礼。”
待得替赵佖检查了身体:“恭喜娘娘,国公已然大好了。”
贤妃赶紧称谢:“陛下子息艰难,虽然佖儿眼力受损,终归留下了性命。”
穿越火影之極品女忍者
石薇说道:“宫中御医,用药讲求稳妥,对于急症往往措置不及,这是人之常情,光靠苛责,是苛责不过来的。”
王之球道 魚疲花生
“小国公这病,其实与富韩公的软足症属于同一类,不过发生在小儿身上,发作起来也很凶险。小孩子偏食的毛病可不能惯着。”
武贤妃恨恨地道:“此事可不是如此简单,佖儿偏食,也找那个医官叶忠恒看视过。叶忠恒说佖儿生而宿慧,或是前世高僧转世,要我们随他之意,米面更要供奉精致,谁曾想害了佖儿……”
这事情到底有没有其他势力的阴谋,没人能够断定,但是苏油曾经跟石薇说过,陛下子息如此艰难,不合常理。
不过宫禁之事,讳莫如深,苏油反复叮嘱过石薇,能不沾惹,千万不要沾惹。
想到这里,石薇也只好装作没有听见,继续自说自话:“正因为御医用药稳妥不应急症,那平日里更要善于观察,防微杜渐。”
“宫中伺候之人,多数没有这样的经验。娘娘可以建议陛下,让这些人都普及一下医学常识,这样宫中贵人有了轻微病症的时候,也好及时通知御医,诊治于初起之时。”
武贤妃楞了一下。
宫中之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石薇这个建议会带给自己的好处。
这建议如果自己荐上去,就是推己及人的仁慈之心。
自家孩儿遭了难,却首先想到如何让宫中众人,不再遭受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痛苦,在陛下那里,必定会留下极佳的印象。
神級小保安 煙花易冷
都说蜀国夫人性子直爽豪迈,行侠仗义,从来都是以力破巧,实乃心思诡谲的大宋勋戚里边,独一无二的存在。
如今看来,竟然也是深虑良谋啊……
石薇哪里知道武贤妃这等玲珑心窍已经想歪到十万八千里去了,从包中拿出一个长短不一的彩漆金属片组成的乐器来:“这是敲击琴,是我家夫君弄出来给扁罐漏勺玩的。国公生在皇家,些许眼力不便也不算什么,娘娘还请不要担忧。”
武贤妃将敲击琴接过放在桌上,用小木槌试着敲击了几下,接着又随手敲出一首曲子来。
石薇有些惊讶:“原来娘娘还精通音乐。”
小赵佖咿咿呀呀地抢娘亲手中的击锤,武贤妃便将小木锤给了他,叹气道:“其实这样也挺好,佖儿现在这个样子,不由得官家不怜惜,说不定今后便许他呆在我的身边,却又是因祸得福了。”
小赵佖开心地敲击起小琴来,明显非常喜欢,兴奋得咯咯直笑。
石薇也笑了:“小国公还真是喜欢这个呢,那我家中还有好多稀奇古怪给小孩子玩的乐器,下次我都给娘娘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