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bs8优美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 起點-434 脫了能薰死你鑒賞-hjgwa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有时候睡一觉起来,精神气爽,如同年轻了好几岁一样。可有时候一觉起来,浑身乏力不说,连对世界都失去了好奇心,这种情况,要不是睡多了,就是睡觉的姿势不对,身体体位不良,导致肌肉缺血,乳酸蓄积。
很多人讲究一个高枕无忧,当年这个成语是怎么发明的,实在不好说,可枕头高了,绝对会头晕的。特别是一些老年人,原本睡眠就不好,血管也老化了。
一个枕头高的,都让别人以为是床头呢。枕头不好,睡眠不行,一天昏昏沉沉的,然后,被买保健品的,被买保健枕头的,一顿忽悠,大几万大几万的往外掏。
魂牽於心 黎斯
其实,就把枕头放低一点,什么事情都没了。枕头,这玩意其实不光是来垫脑袋的,还有一个功能,它是让颈椎休息的。不要睡觉的时候,枕头上就放个脑袋,然后身体和脑袋之间成了一个杠杆,就算是铁脖子也吃不消的。
正儿八经的,枕头应该垫着脑袋和脖子的。这才是正规的使用方法。经常落枕的,十个里面八个不会用枕头!
张凡今天就体会了一下,什么叫高枕头昏。被安全带绑在座位上,拧着头睡了几个小时ꓹ 下飞机的时候,张凡都感觉脚步都有点飘了。再一看ꓹ 男性化的女老板,更是觉得这世界昏天暗地的。
用邵华啊,用贾苏越的眼光去看这位女老板ꓹ 她们会觉得,哇塞ꓹ 好有英气啊,好帅啊。用张凡的眼光去看ꓹ 就是这家伙怎么是二胰子。
原本ꓹ 邵华要来接张凡,女老板一听,也非要和邵华来接张凡,邵华心里还挺纳闷,这去了一趟法兰西,就这么讲究了?其实人家就不是讲究,而是有求于张凡。
不然ꓹ 女老板才不会叼张凡的。当然了,贾苏越肯定是不来接张凡的。现在的贾公主虽然已经不太嘲讽张凡了ꓹ 可不知道为什么ꓹ 这姑娘开始有点躲着张凡。
……
女老板和法兰西的毛妹子根本就不是奔着茶素精油来的。人家是奔着张凡来的。
精油这玩意ꓹ 华国人也用ꓹ 但华国人用的都是味道极淡极淡的,就算是名满世界的清凉油ꓹ 都被华国人视为灭蚊子用的ꓹ 所以ꓹ 华国人觉得薰衣草的精油味道太重了。
为了让味道轻一点,很多薰衣草的农民连花的枝枝蔓蔓全都放进了蒸锅里蒸。
薰衣草精油的提炼其实就和蒸馒头差不多ꓹ 人家国外都是单蒸花朵和叶子,华国这边恨不得连花的根茎都放进锅里蒸。产量是高了,可质量就不太好说了。
所以,花很好,可精油品质就不是太好了。就算这样,用张凡的话来说,怎么闻,怎么有股子牛打饱嗝的味道。
“张一僧,你好啊。我终于见到你了,我爸爸和我达令,对你可是称赞不已啊!”
毛妹子还准备着一捧鲜花,不光献了花,还热情的搂了搂张凡。要不是邵华知道,毛妹子不喜欢男人,她都有点吃味了,太特么热情了,就算结婚快一年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对张凡这样,她都会觉得害羞。
机场下了飞机的人,如同看戏一样,走过路过的人,都望着这边。小城市小地方,机场接机献花的还真少见。
听着毛妹子怪异的华语发音,再闻着毛妹子身上香水、体味、还有一股子沐浴露的味道,张凡被闹了一个大红脸,也不知道是害羞了,还是闻的难受了。
反正是脸红了。
按说在边疆,体味其实对张凡来说,还是不陌生的。酥油、牛羊肉的膻味混杂着长久发酵的汗味、还有捂出来的脚汗味。真的,这种味道比烈酒都容易让人上头。
可毛妹子身上的味道,怎么说呢,算不的臭,但绝对不是体香,应该就像特别好看,特别香甜的奶油白蛋糕切开一看,哟,夹心的,还是臭豆腐味的夹心蛋糕啊!香甜中带着一股子另类的难闻。
好不容易挣开了毛妹子的搂抱,张凡罕见的用一种责问的眼光看了看邵华。别看毛妹子远看很纤细,可真要感觉一下就知道了,这家伙从小吃生肉长大的,绝对称不上纤细。
邵华无奈的撇了撇嘴。
等毛妹子发挥结束后,女老板粗着嗓音对张凡说道:“张院,好久不见,你的事业真的是越来越蒸蒸日上啊!”
说着伸出手要和张凡握手。
握着女老板的手,用张凡的感觉来说,这才是正儿八经的纤细。
两人相互看不上,寒暄都是极其短暂的。
修仙傳
要不是有求张凡,女老板估计都不会搭理张凡。
有钱人的世界很特别。
按说,有钱人的资源更丰富,选择更多,其实越有钱,越是谨慎。特别是在欧美的一些老牌家族,选择一个家庭医生,几乎能从头用到死,轻易是不会更换的。
不知道有什么讲究。
张凡给法兰西的老板做了手术,给女老板看了病。原本就是路人局,没想到,张凡在连大的出名,彻底让这家人对张凡特别的放心了。
所以,他们这次是打的看精油的旗号,来张凡看病。
穿越之秦夢蝶
法兰西的这位大洋马,什么都好,就是体味过重,可以说重到了一种境界。
有也华国人也有体味,可还是在可忍受的程度内的。但,这位毛妹子就不一样了。
几个小时不洗澡,就像是从发酵池里面捞出来的一样。更严重的时候,姑娘的腋下如同是一个化学染色厂,但凡衣服穿的时间长一点,腋下的衣服就如同被黄鼠狼的屁给熏了一样,会有一片黄色的颜色。
甚至,姑娘如果睡觉前不洗澡,脱了裤子,都能当化学武器。
驚世毒後:惡狼欠調教 戚言
她这是一种严重的腋臭。所以,女老板当初自以为魅力大,结果人家的味道更大。
女老板实在受不了,可人家账单都清了,甩手就跑,女老板也不敢啊!而且姑娘还不想在欧美治疗,因为家里太有名气了。所以,才有了华国之行。
为什么单选张凡呢,因为张凡给她老子和她的达令都瞧过病。
很多人分不清,腋臭、狐臭、汗臭。
简单的来说,腋臭包括在狐臭内,但又略有不同。要是用专业术语来解释,那么狐臭就是体表分泌出刺鼻的味道略相似于狐狸肛门处的味道称之为狐臭。
当年这个名词具体为什么这么解释,说实话,张凡到目前都一直很纳闷,这特么哪个医生没事干,闻了狐狸的肛门?
而腋臭,往往单指腋下、**、生殖器附近、外耳道产生汗液,经过革兰氏阳性菌分解,产生短链脂肪酸和氨导致产生异味。
汗臭,则是体表产生的异味,而且女性因为分泌功能大于男性,往往女性患者较男性多。
心債之隔世情深 清夜無塵
特别是一些年轻女性,喜欢穿紧身衣,喜欢穿修身的牛仔裤。这更加导致了体味的加重。如果有体位,穿点宽松的,能早早挥发了汗液,其实体味就会减少很多。
毕竟华国人种的味道原本就很淡。
通俗的解释,狐臭就是有刺鼻的体味,腋臭就是腋窝等摩擦部位发出的酸臭气味。汗臭就是流汗后,有异常体味。其实就是按照味道的浓烈程度来分的。
狐臭是刺鼻,腋臭是发酸,汗臭只不过是异常而已。
早年间有个传说,不知道真假,说长寿皇帝有怪癖,鼻子不好使,一般闻不到味道,可自从有了有浓烈体味的香妃后,他终于闻到了味道,所以特别宠爱香妃。
毛妹子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味道,而女老板则想着让张凡给她一点更加男性化的治疗。
很多人不知道,人妖和二胰子是有区别。
人妖是有明确的性别特征的。
而二胰子则不同,二胰子其实是个方言化的词语,正儿八经的应该是二尾子,就是具有双重生殖器官的人,而且都特么的能使用!早年间的地主土豪家里就特别防备这种人,深怕这种人混进后宅。
因为都是比较私密的问题,所以,这一次的茶素之行,女老板很是谦虚。
……
周一,张凡主持院务会议。欧阳也罕见的来参加会议了,包工头当上瘾的老太太最近几乎都不怎么出现在医院里。
“附属一院的工程进度怎么样?”安排好医院一周的业务后,欧阳、张凡、任丽、老高、老陈,老居几个主要的领导在一起开着一个小的办公会议。
“有我在,不会出问题的。我盯的很紧。有一点点问题,我就会开现场会议,当场处理问题。”欧老太太特别硬气的给张凡回了一句。
几个人都笑了笑,没接话。除了欧阳自己不知道,其他人都知道,欧阳把承包工程的几个副总给祸害不浅。
其他人能笑,张凡笑不成,他虽然现在是名义上的常务院长,可医院的法人是他。
“您出马,一个顶三,可毕竟一天天的泡工地,您身体也吃不消啊,您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对身体的不重视,就是对工作的不负责,院长,最近还是休息休息吧!”
张凡婉转的劝了劝老太太。主要是承包建筑商天天来诉苦,张凡也有点于心不忍。
“没事,这算什么,太简单,这比大查房还轻松。”欧阳挥了挥手,坚决不同意休息。
死道友不死贫道,张凡也只能这样了。
“那就好,那就好。骨科研究中心,就指望您老了!”张凡现在都觉得自己被欧阳练出来了,睁着眼睛说胡话,还说的一本正经的。
“院长、高院,我问工程的进度,其实是因为,这次去津河,有好几个博士联系了我,他们愿意和我们茶素共同进行脊柱科研,而且经费津河附属医院也承诺可以承担一部分。”
“好事啊!”老高都有点激动了。
不过激动了一下下后,就赶紧刹车了,他得让欧阳先说。
欧阳瞅了一眼老高。意思很明显,有你什么事啊,老娘还没发言呢,懂不懂规矩了,是不是最近政府那边不忙了,需要我给你找点事吗?
“哦,是吗?津河的规模有点小啊!我们好歹也是和特种医院合作的!”欧阳现在胃口都变大了,她现在都开始有点看不上津河的附属医院了。
老高想说,可又闭了嘴,真的,急的老高盯着张凡就差说:快说话,快说话,该你当家做主了。
有些人,明明什么都好,就是不会说话。而有些人,明明什么都一般,可就是因为会说话而得到了很多的好处。
其实,这就是社会,谁都爱听好听的。
老高的业务能力绝对比老陈和老居高,可就是因为人太耿直,始终感觉职场坎坷。
網遊之無上靈武 名劍風雨洛
但,张凡在老陈的影响下,说话虽然还没有老陈那种炉火纯青拍马屁于无影之间,可也算有了一点水准。
“其实,我也想到了,当时我原本是想拒绝的,可又一想,您为了医院四处化缘。太不容易了,所以我就答应了。您别看津河附属医院的规模一般,可人家有钱啊,您想啊,直辖市的附属医院,能差钱吗?了不起咱多要点钱不好吗?”
张凡笑着说着。
欧阳想了想,“也对,呵呵,我就喜欢你这样,持家有道,不像某些人!”
老高入了定了,惹不起啊!
任丽抿着嘴笑了笑。
几个领导中,她的身份最是超然的。
老高想管骨科,想回临床,老陈和老居想着怎么更进一步,而只有她,不愿意当领导,就愿意当一个安静的专家。
……
安排完医院的大事,张凡还要安排外科的各项工作。现在不像以前了,现在很多医生都有了科研任务,而且还是联合的科研任务,所以张凡必须统筹规划。
一个早晨,各种事情都安排好以后,下午才是张凡的手术时间。有时候张凡觉得医院其他的时间太耗费时间了,可又一想,平台不稳当,光有时间也是不行的。
所以,现在的张凡也算是走上了欧阳给张凡安排好得路线,不得不说,别看欧阳是一个娇小的老太太,可手段还是相当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