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d4w熱門都市小說 超腦太監 起點-第1211章 不死(二更)分享-t9fmd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袁紫烟摇摇头:“可笑啊可笑,你真以为能杀得了老爷?”
她声音越发虚弱,脸色苍白,却增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风情,惹人怜惜。
“你紫玉仙子一样是修为通天,不一样被我所杀吗?”乌衣老者露出得意神色。
他处心积虑为了这一步,耗费了庞大的心力,终于得手,心里感觉有几分侥幸,正是这份侥幸与先前的辛苦,让他现在的喜悦更浓烈。
“我没这么容易死。”袁紫烟哼道。
乌衣老者踏前一步,得意更浓:“袁司主你现在一定想跟李澄空求援,让他来救你吧,告诉你,甭多想了,即使李澄空现在过来,也救不了你!”
袁紫烟扯一下细腻雪白嘴角。
“怎么,你不信?”乌衣老者傲然一笑:“你可知这万劫不复之毒从何而来?”
“不知。”
“这世间有一种奇草,不死草。”
“嗯,听说过。”
“所谓有阴必有阳,一物克一物。”乌衣老者得意道:“不死草有肉死人生白骨之效,老夫运气好,偏偏就碰上这么一株!”
“以讹传讹罢了,哪有这般神乎其神。”袁紫烟明眸微亮。
据她所知,确实有不死草。
她还搜集过不死草的历代传闻,每过百年都会有不死草的事迹。
有的是垂死之人服下,立刻生龙活虎且踏入先天高手。
有的是寿尽老人服下,一下年轻三十岁,白发变黑,牙齿再生,矫健如青壮。
有的是弱质稚童服下,顿时资质绝世成为绝世高手。
如果一件两件是捕风捉影,可这么多事下来,总有一点儿谱,空穴来风必有其因。
乌衣老者哈哈大笑:“要说这万劫不复之毒没解药也不对,不死草可算是解药吧ꓹ 不过它只能暂时压一压,你可想要不死草?”
魔域大陸
袁紫烟微眯明眸哼一声:“你难道有不死草?”
“当然!”乌衣老者傲然点头:“我当初得了不死草ꓹ 但我并没因此而知足,不死草旁边还有一种草,乃世间最剧的毒之一ꓹ 再加上其他的毒药,合成了这万劫不复之毒。”
袁紫烟不屑一笑。
乌衣老者哈哈大笑:“你明明想要ꓹ 这样罢,你若是想要ꓹ 那就求我ꓹ 我未必不会答应。”
“咯咯咯咯……”袁紫烟娇笑不止。
乌衣老者冷冷看她。
袁紫烟声音越发微弱,绝美脱俗脸庞满是讽刺:“你想杀我,怎么可能救我,不过你这样的竟然得了不死草,还真是……”
染愛成婚,總裁,娶我!
女主,男主是炮灰的(快穿)
“这是老天开眼,是要我代天行诛,杀你们这些祸害!”乌衣老者断喝。
袁紫烟脸上讽刺之意更浓ꓹ 摇摇头懒得再说话。
乌衣老者俯视着她,退了三步ꓹ 保持距离ꓹ 也是保持警惕。
袁紫烟这般修为绝世的高手ꓹ 纵使中了万劫不复之毒ꓹ 一时之间也没那么容易死。
临死之际,她很可能催动玉石俱焚的奇功ꓹ 要拖着自己一块儿死。
自己心愿未了怎能死?
袁紫烟叹道:“你能杀了我ꓹ 却不可能杀老爷ꓹ 老爷会替我报仇的,很快我们就会在地下见面的。”
她说话声音越发虚弱ꓹ 渐至于无,然后闭上明眸,一动不动,寂然若死。
周身气息已然全无,生机消逝。
乌衣老者凝神戒备,浑身紧绷,生怕她催动玉石俱焚,可她气息全无,确实不假。
未來掌控者 朔夜
“袁妹妹!”
徐智艺忽然闪现在乌衣老者身后,看袁紫烟垂头盘膝而坐、气息全无,顿时如雷霆降下而头脑一片空白。
乌衣老者一惊,甩出一道乌光。
长剑从徐智艺袖中钻出,化为银光弹开乌梭,同时刺进乌衣老者胸口。
乌衣老者难以置信的呆呆瞪着徐智艺,眼神是既有茫然又有不甘。
相信自己竟要死在她手上,而且在这个时候。
灭了袁紫烟,下一个就是李澄空,万劫不复之毒虽用完了,但袁紫烟便是最好的毒药,还能杀死李澄空的。
为什么?
为什么老天要如此戏弄自己?
明明已经成功一半、便要竟得全功的时候却遭逢大难,要死在徐智艺手上。
这徐智艺明明修为不如袁紫烟的啊,为何有如此可怕的剑法?!
“嗤!”徐智艺一剑斩飞他首级。
这个时候的她宛如变了一个人,冷漠如冰,目睹如此残酷场面毫无波澜,还仔细看一眼滚落地上的首级,轻轻一抖剑。
“嗡……”剑身颤动如灵蛇,剑身的鲜血纷纷飞离,恢复光洁如新。
长剑一闪消失,重归她罗袖内。
她抢到袁紫烟身边,去探鼻息。
玉手颤动着慢慢靠近袁紫烟琼鼻,玉脸的冷漠迅速褪去,涌上悲伤与痛苦。
便要触到之际,袁紫烟忽然睁眼,明眸灿灿生辉。
“你?!”徐智艺一怔。
袁紫烟娇笑道:“徐姐姐,你下手太快,原本我要留活口的呀。”
徐智艺猛一下把她推个仰翻,恨恨道:“袁妹妹!”
袁紫烟翻身而起,拍拍罗衫笑道:“骗过你了吧?也骗过那家伙了!”
“你没事?”
“有老爷在,我怎会有事?”
她心有余悸却又安心无比。
先前剧毒缠身,确实虚弱无比,诸多奇功妙法都无效,这个时候她在脑海里呼唤李澄空。
李澄空出现,将她身体里所有的剧毒抽干,直接挪到了天隐洞天,天隐洞天的气息进来,从而让她气息隐匿,仿佛气绝而亡。
她准备猝不及防制住乌衣老者以弄到不死草,可惜徐智艺动作太快,快得她来不及阻止已经人头落地。
这般情形,天机指再强也无法复活。
“这一次太险!”徐智艺吁一口气:“防不胜防!”
她这会儿隐隐明白了一切都是乌衣老者捣出来的,掩人耳目就是为了致命一击,差点儿得手。
袁紫烟笑道:“没想到徐姐姐这般关心我。”
她觉得温暖。
只婚不愛:首席太薄情 古月色
徐智艺白她一眼,看向小心翼翼过来的禇小月三人,摇摇头:“我们全被他算计了。”
她目光落在已经恢复大半伤势的万震身上。
万震垂下头。
徐智艺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一边跟脑海里的李澄空说话:“老爷,一定要留着这个万震吗?”
“嗯,留下。”
“这是个祸害吧?”
“现在已经可以用了,是一把利刀。”
“就怕伤了我们。”徐智艺迟疑。
她知道万震一直想杀李澄空,有可能现在一时之间心生感激,但谁知道会不会再变?
人心易变。
“万震应该能找到不死草,让他找出来吧。”
“嗯——?”
“试试看吧。”
“是。”徐智艺上下打量万震。
实在看不出万震有什么本事能找到不死草。
假裝不愛你
她招招手。
万震凑过来,听完徐智艺的话,皱眉道:“徐姑娘,不死草是何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