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gtj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第149章 教科書式的劫營鑒賞-gpmgn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次日凌晨四更天,三千丹阳精兵悄咪咪摸到山脚下,准备登山攻营。
佷山并不是什么很高的山峰,相对于北面的夷水河面落差不过百余米,坡度也还算平缓。
佷山距离夷陵县城五十里左右,夷水自西向东留过两地,在佷山以西往北迂回了一下,到夷陵县城附近又往南拐回来。
关羽军的营地,设在夷水往北拐的那个弯道里,距佷山与夷陵差不多都是三十多里路。
张羡、金旋与关羽交战至今,双方也都心知肚明,知道大家都只有步兵没有骑兵,因此也不怎么提防夜袭劫营——步兵带着辎重常规行军,一天也就五六十里。要是奔袭三十多里夜路,还爬一座山,体力基本上都耗竭了,还打个屁的仗?
蜀地盜寶錄 辰羽飛
就说张羡军自己,他们一大早为了攻打关羽大营,就是天刚亮出发、走了三十多里路去关羽军大营,到那儿基本上是辰时末刻了。打仗打了巳时、午时两个时辰,午后退下来稍稍吃点东西,又赶那么多路回来。黄昏时分才回到营地,所有人都是倒头大睡。
一天之内列阵打仗两个时辰、往返走路七十里,以汉朝人的营养状况和油水储备,早就倒下了。普通小兵除了刚赶到的那天有劳军待遇稍微沾了两口肉,后面根本就没肉吃,仗打完了就更没肉吃了。
不过,张羡的预料显然是错了。关羽对部队的掌控力和调度能力,已然超出了他的想象力。
关羽的部队并不是走路来佷山大营的,而是先走夷水行舟三十里,然后到山边只剩五六里路时才登岸。
划船的以今天抓到的俘虏为主,都没有携带武器,另有少量精兵看押,确保他们不会搞小动作,这样就能最大程度确保作战部队的体力。
这三千劫营的战兵,都是从下午就开始抓紧睡觉、睡到半夜自然醒出发,船上那一两个时辰还有点小酒小肉垫垫肚子醒醒神,所以四更天时反而处在精神最饱满的状态。
当然这一切也得感激为大军提供就地征粮后勤工作的董和董县令(一周前还是县丞,因为筹措军粮有功已经火线提拔为县令)。
董和动员周边数县百姓为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足额提供米菜酒肉,做得非常好。连张羡的部队远道而来、都不能保证这么充足的吃食。相比之下,只看军粮供给,似乎关羽才成了主场作战的一方。
“兴霸ꓹ 你带五百斧盾兵为先锋,衔枚而进ꓹ 不许举火。到营外时,分数路摸进营中,尽管摸黑砍杀便是ꓹ 以口音区分敌我。
我与幼平,率领主力落后小半炷香的时候赶到ꓹ 严阵举火而进。一定要关照士卒到时候脱去罩袍,露出里面的白布披肩ꓹ 以免误伤。”
关羽最后关照了几句ꓹ 这才放叼着刀子的甘宁离去。
帝王劫:皇妃二嫁 黯默
甘宁可以百骑成功劫魏营,却未必能率领数千骑成功劫魏营。因为劫营的成败不是光看人多人少,更要有与人数想配合的战术与敌我识别体系。
当劫营者只有守军的几十分之一,甚至几百分之一时,进攻方有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摸黑混入敌军,趁乱取势。他们连火把都不用打ꓹ 见人就砍,反正砍到的肯定是敌人ꓹ 因为敌人比自己人多太多。
而守军懵逼之间却不敢胡乱反击ꓹ 就算反击了ꓹ 误伤砍死的自己人也比敌人多得多。
就像一滴水掉进油锅ꓹ 固然会被无数的油溅沸,但更多的是油溅油本身。
关羽让甘宁先带五百最精锐的斧盾兵ꓹ 图的就是“趁着不需要考虑敌我识别问题的最初突袭期狂砍一波、彻底打乱敌军”ꓹ 再让不得不考虑敌我识别的大部队有序压上。
用兵不多ꓹ 却需要数名知兵擅战的统兵大将配合,别人想复制都复制不了。
换个场景ꓹ 哪里去为一支三千人的劫营部队同时配置关羽、周泰和甘宁呢。
……
重生之盛世暖婚
“嘎吱——喀喇——”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音量却不大,随后是拒马和尖桩木栅倒塌的响动。
甘宁亲自挥舞着缠绕在链枷上的绳索挠钩,猛力拉翻了一座拒马,随后腾出一只手来,取下叼在口中的佩刀,割断绳索,猱身而进跃入营中。
五百斧盾兵如水银泻地,闷声不吭往里疾跑猛冲,他们当中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景了,而是经验非常丰富——
一出籃球一出戲
因为他们还参加过两年前张飞夜袭定军山的战役。那场战役中,张飞阵斩杨柏,一夜之间夺取了定军山大寨。
少年的恩賜
这就是部队走南闯北身经百战的好处,活下来的都是刀头舔血的精锐,在他们眼中,这湘西山区的区区佷山,跟定军山相比,简直太容易爬上来了。
“噗嗤——噗嗤——”刀斧翻飞,甘宁和一众士卒连喊杀声都不发出,就闷头砍杀。
一时之间,战场呈现出一股空前诡异的氛围:人类的呼喊之声渐渐密集,但其中只有被杀者与防守者的惨叫呼号,却没有进攻方的大吼壮胆,简直让人心中发毛,感觉自己是在与鬼魅战斗。
许多荆南联军士兵甚至出现了精神崩溃,慌乱中不分敌我胡乱见人就砍起来,不过这些失常的疯子并不能造成多大损害,因为他们很快就会被自己人当成劫营者反杀。
这,就是几百人劫几万人的精髓所在!
鳳芒王妃 素言
金牌江湖
不过,荆南联军也很快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张羡的中军大帐防卫还是很严密的,有车仗首尾相连如同城垣,外兵不能透入。所以当张羡居高举火观察敌情后,发现了几团混乱残杀比较严重的营地,就一狠心生出歹毒一计。
他知道再乱下去,只会让敌将白白捞便宜,必须当机立断!
“内营弓弩手列阵!全部攒射左三营和右一营有混战的地方!劫营的敌军是从那几个营渗透进来的,不分敌我地给我射!”
短短几分钟内,内营的弓弩手全部准备停当,开始狠心覆盖射击,也不管混战区内还有无数自己人。
脈動乾坤 凝眸天涯一角
重生之奮鬥成仙記
但这样一来,甘宁所部斧盾兵单兵精锐的优势就完全发挥不出来了,大家都在被弓弩密集攒射,箭矢无眼谁都逃不了。张羡舍得射死五六个自己人才带走一个丹阳斧盾兵的代价,那他最多死三千自己人就能把甘宁的五百壮士杀光了。
更何况,随着交战的深入、营中火把也被全部点起来,防守方的指挥部队很快发现了劫营部队的技术特征:他们都是用圆盾加精钢战斧的!他们的武器,也是他们区分敌我的一个重要因素!
这样一来,混入敌人、引诱敌人自相残杀的战术,也就走到了头。
甘宁浴血奋战,已经趁乱手刃三十余人,他手臂上也被划伤了两处。他估计打到这一刻,他的五百斧盾精兵估计都死伤近百了。
至于杀了多少敌人,估计靠这些斧盾兵自己砍死砍伤的,也就三四百人。真正的大头是刚才荆南联军自相残杀和不分敌我弓弩覆盖造成的伤亡,那个起码比甘宁军杀掉的多好几倍。
幸好,就在甘宁微微有些惶恐、乏力的时候,后续的两千五百援军也已经喊杀抵近了营门。所有人都是步战,唯有关羽一人骑马,当先冲进大营。
其实,在上山的路上,为了确保不跟大部队脱节,也为了节约马力,关羽也是牵马步行登山的,直到接近山顶这片扎营的平地,关羽才上马冲杀。
所有的拒马和阻止后军入营的障碍,早就被甘宁扫清了,所以关羽只要带兵见人就砍便是。
“奉刘荆州之命,领朝廷援军万人到此!降者不杀!文将军,你攻打西寨!”
“关将军放心,交给我了!”周泰按照预先演好的剧本,严格执行,率领一半兵力从另一个缺口冲杀进去。
“仲业小心!”
他们的计划,是伪装最早投靠刘表的嫡系将领文聘,假装刘表从别处借来了朝廷兵马,要平叛荆南各郡的割据势力。如此一来,仗着朝廷大义名分以顺诛逆就更容易了。
反正天那么黑,敌人也看不清有多少兵,该吹牛的时候就要吹。
两万多人靠武力杀是杀不完得,三千兵得砍得手酸,关羽最大的优势就是假装朝廷乱中取事。
果不其然,这么一来之后,张羡的部队彻底陷入了混乱,本来就被劫营打得彻底懵逼的部队,一整天的乏力都还没缓解,全凭被惊醒后那一口起床气吊着。
现在起床气散了,部队直接就崩了。
还有很多人本来就不清醒,真以为是刘表来平叛,稀里糊涂跪地投降,还造成了无脑的连锁反应。
张羡见状大急,在内营登高指挥弓弩手放箭,还让他们转移目标准备集火关羽。但因为他大喊大叫过于显眼,被甘宁注意到了。
甘宁本来没有带弓箭来劫营,但混战中两军死了那么多人,好歹也能捡到,他趁着张羡嚣张大吼的时候,一箭射去,正中张羡胸腹。
张羡身着铁甲,倒是没有被射死,但也被入肉半寸的箭矢扎得剧痛,一恍惚从木台上跌了下来。
盛世紅顏
甘宁连忙大喊:“张羡已被我射杀!”
“我……咕噜……我没死!”张羡狗啃泥地趴在地上,奋力挣扎澄清。
——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