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7gld精彩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075、一杯牛奶引出的事端熱推-dv4oq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8801号客房内。
顾晨忽然被旁边的牛奶所吸引,顿时迟疑了一下。
转身问小丽:“你能再把当时的情况,仔细还原一下吗?
“啊?”感觉顾晨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
可想想现在这情况,服务员小李看了眼经理,用眼神请示。
碍于顾晨是廖晴的朋友,经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挥挥手:“小丽,你就把刚才的情况再还原一遍。”
“好的。”小丽闻言,于是走到门口处,这才转身说道:“我在门口敲门,然后道明我的身份,后来正在洗脸的廖小姐给我开门。”
顾晨走到门口处,说道:“现在,你就把我当做廖晴,她当时是什么情况?”
“她当时就站在你这个位置,而且脸上涂抹了洗面奶泡泡。”小丽说。
顾晨扭头瞥了眼廖晴,问她:“你当时给服务员开门之后,是立刻返回洗手间的对吗?”
廖晴狠狠点头:“没错,因为脸上都是洗面奶的泡泡,所以我当时看见是送早点的,打开门之后,就赶紧跑回洗手间。”
莽荒王座
“再然后呢?”顾晨问服务员小丽。
小丽回道:“再然后,我端着早点进门,忽然被人从后面袭击,再然后,我……”
偽受王爺 流星豬
“等一下。”顾晨打断了服务员小丽的说辞,继续问她:“能具体一些吗?你是在哪里被打晕的?”
“她是在这个位置。”一名保安指着门口玄关处说道:“我们当时就是在这个位置发现她倒在地上。”
“没错,我也可以作证,她当时的确是倒在这个位置。”廖晴也指了下门口玄关。
目光回到小丽身上,顾晨问她:“是这样吗?”
“对,我就在走到这里被人打晕的,然后就没了知觉,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大家围在我身边,然后廖小姐就说自己装珠宝的手包不见了。”
服务员小丽说道此处,伤口似乎一阵肿胀,小丽顿时疼得嗷嗷直叫。
然而顾晨却并没有任何感情波动,而是直接冷哼一声,说道:“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ꓹ 那廖晴的手包丢失,可能就跟你脱不了关系。”
“啥?跟小丽脱不了关系?”酒店经理一听ꓹ 顿时没好气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跟小丽脱不了关系?难道小丽跟袭击她的人是同伙。”
“对呀。”顾晨本来想说来着,结果酒店经理提前把台词给抢了,顾晨只能附和。
这下ꓹ 整个房间内气氛诡异,所有人都面面相觑ꓹ 感觉顾晨是不是在开玩笑?
小丽顿时一脸委屈,挤出几颗眼泪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都被人打伤了ꓹ 你竟然说我跟袭击我的人是同伙?你到底按了什么心啊?”
“就是啊。”年长的保安也看不下去了ꓹ 直接反驳顾晨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要以为你是廖小姐的朋友,就可以在这里信口开……开……”
年长保安还想再说下去,结果看见顾晨亮在面前的人民警察证,瞬间看傻眼。
这怎么还是个警察?
顾晨见众人一愣,也是表明身份道:“我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我是警察。”
“你……你是警察?”闻言顾晨说辞,年长保安顿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哈哈ꓹ 原来你是警察呀?早说嘛,还是刑侦队队长?”
上下打量着顾晨ꓹ 年长保安又有些纳闷。
顾晨看上去年纪轻轻ꓹ 可就这个年龄段ꓹ 竟然也能当上刑侦队长这种职务?
虽然不敢置信ꓹ 但顾晨的证件应该是真的,这种东西如果是伪造ꓹ 那这家伙肯定要进局子ꓹ 料他也不敢。
想想之后ꓹ 年长保安这才问经理:“经理,你说这事怎么办?”
“怎么办?我哪知道怎么办?不是还没报警吗?结果警察就在眼前。”
“不过他是江南市的警察。”年长保安小声提醒。
顾晨也是直截了当道:“不管是哪里的警察ꓹ 遇到这种事情,我们有义务查明真相。”
瞥了眼身后的服务员小丽,顾晨上前一步道:“你说你进门既被袭击,但是我觉得你演戏演的有些粗糙。”
“我……我演戏?”女服务员小丽目光呆滞,整个人不由后退两步,赶紧摆了摆手:“我没有。”
“有没有你说了不算。”顾晨走到刚才小丽摔倒的地方,问其他人:“你们发现小丽的时候,是不是在门口玄关这个位置?”
“对呀。”廖晴首先确认道:“我开门之后,刚返回洗手间,她就倒在这里。”

黑色豪門,女人誘你成癮 歌月
“那就对了。”顾晨又看向经理和年长保安,又问:“你们发现小丽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这里?”
“对啊。”感觉这不是废话吗?经理也是默默点头:“是在这里。”
“很好。”得到几人的再三确认,顾晨指着小丽晕倒的位置道:“她说她进门就被人袭击,那我倒是想问问小丽,你当时手里可端着牛奶和糕点?”
“啊?”小丽时候恍然大悟,整个人不由一愣。
“就是问你手里是不是拿着牛奶和糕点。”见小丽反应迟钝,经理赶紧又问。
小丽默默点头。
顾晨打上一记响指,指着客厅桌上的牛奶和糕点道:“看看,是不是这个?”
“是这个没错。”廖晴走到书桌前,点头确认:“这就是小丽送过来的。”
顾晨问廖晴:“你有没有碰过杯子?”
廖晴摇头:“没有啊,我一听见动静,就发现小丽躺在这里,我根本就没来得及碰早餐。”
“再说了,出了这档子事,我哪里还有心情吃早餐?”
“那就是说,这个杯子上,没有你廖晴的指纹,那应该只有小丽的指纹才对吧?”
顾晨话音落下,目光再次投向服务员小丽。
此时的小丽心里咯噔一下。
顾晨的眼神很可怕,让人仅仅是看上一眼就心虚。
尤其是提到杯子的问题,小丽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就在此时,顾晨却直接指向小丽道:“所以你根本就是在撒谎,你说你进入房间就被袭击,完全就是虚构。”
“如果你被袭击的时候,手里的早餐应该还没来得及放在桌上吧?我看着牛奶都是满杯,周围也并没有牛奶洒落的痕迹。”
“由此可见,你犯了一个常人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用正常人的思维来假扮一个你根本不擅长的人物。”
“这……这是怎么回事?”廖晴听闻顾晨的说辞,整个眨了眨眼,似乎还没跟上思路。
顾晨则继续解释:“大家都知道,为了防止手上的水杯泼洒弄到自己的身上,我们一般在做一件事情时,都是习惯性的放下水杯,是不是这个道理?”
众人默默点头,感觉有些道理。
“所以牛奶杯也是一样的。”张开自己的左手,顾晨假装自己的左手上握着一杯牛奶,有右手上则假装端着一份糕点,随后退回到门口。
为了逼真的还原出之前所发生的情况,顾晨叫年长保安:“大叔,你过来。”
年长保安一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酒店经理明事理,赶紧催促保安听顾晨指挥。
“你站在我身后,我待会往前走,你也往前走,明不明白?”顾晨说。
年长保安默默点头:“我明白。”
“很好。”顾晨安排下去后,这才从门口走到刚才小丽摔倒的位置。
而此时,年长保安也紧跟其后。
顾晨瞬间说道:“假装一个捶打我头部的姿势。”
年长保安稍显犹豫,但还是握紧右拳,假装捶打顾晨的头部。
就在保安拳头轻轻触碰顾晨脑袋的瞬间,顾晨普通一声倒在地上,手里假装握住的牛奶和糕点,瞬间松开了手。
由于演得太过逼真,以至于一旁的廖晴被吓一跳。
可大家仔细回想之后,在结合顾晨之前说的那些话,所有人瞬间明白顾晨的用意。
“我知道了。”廖晴眸子一瞪,指着地面道:“如果小丽是进门即被袭击,那手里的东西应该是散落一地,最起码手里的那杯热牛奶,会瞬间摔在地上。”
“没错。”见廖晴已经明白自己的用意,顾晨双手一拍地板,轻松的跃身而起,目光继续扫视着众人。
“小丽之所以没有摔碎牛奶杯,是害怕摔碎之后,装牛奶的杯子碎裂,造成的碎片割伤自己。”
“所以她赶紧将东西放在桌上,然后迅速将手包交给同伴,这才假装被袭击,倒在门口位置。”
“而且她的倒地姿势,一定是面朝房间的。”
“对。”廖晴忽然想起,自己发现小丽的时候,小丽的确是面朝房间摔倒的姿势。
乍眼一瞧,还真像那么回事。
了解真相的廖晴,顿时恼怒不已道:“小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东西是你偷的对吧?”
“我?”小丽这下是彻底慌了。
此时此刻,小丽也不知该如何反驳。
要知道,害怕牛奶杯摔碎,玻璃割伤自己,自己才将牛奶杯放在桌上。
可就这样一个小细节,竟然被顾晨直接捕获。
这样是其他人,根本很难发现猫腻。
重生瓊瑤之馴龍記
顾晨直接说道:“那个拿走廖晴手包的人,应该跟小丽是同伙,两人是一起商量好的,而且对你廖晴的基本情况也非常了解。”
“可以说,你廖晴从入住酒店开始,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被顾晨这么一说,廖晴此刻恍然大悟。
顾晨说的一点没错……
自己经常来海东市出差,入住这家酒店的次数也很多,而且公司经常在这里包场开会,所以酒店工作人员对自己的具体情况,还是非常了解。
加上自己常常在开会前,从房间的手包里,直接取出珠宝带到会场。
紙人 周德東
而这个阶段,自己从房间出来,就没跟其他人接触过。
加上会上上也有酒店工作人员负责招待茶水,久而久之,或许自己喜欢把价格不菲的珠宝待在身边,放在手包里的习惯,工作人员早就有掌握。
想到这些,廖晴也是细思极恐。
此时此刻,服务员小丽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后退。
顾晨则是上前一步道:“谁跟你是同伙?那个偷走廖晴手包的人,到底是谁?”
“我……我不知道。”小丽吓得一阵惊寒,目光直接扫向了经理。
我來前世守住你
这一细微变化被顾晨捕捉。
经理偷偷瞥了顾晨一样,立马态度强硬,指着小丽唾骂道:“你这个混蛋,说,到底谁是你的同伙?”
“我……我……”
小丽这下是彻底懵了。
被众人围攻,弱小的身材在此刻极度无助。
顾晨也是直截了当道:“盗窃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进牢房蹲几年是少不了的,你自己最好想清楚,不要被人吓唬一下,就傻啦吧唧的承认是自己,你这样会让其他主谋逍遥法外的。”
“我……我害怕。”小丽被顾晨一席话吓坏了,整个人缩在墙角,也是不知所措。
她哪里知道,面前这位警察,竟然如此厉害。
仅仅是几分钟时间,就根据房间内这一细微线索,很快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此时此时,顾晨的话如雷贯耳,在耳边响彻。
坐牢,替主犯坐牢?绝不。
在一阵心里纠结后,小丽直接指向了经理和年长保安:“是他们。”
“什么?”闻言服务员小丽说辞,廖晴不可思议的看向二人。
而此时此刻,酒店经理和年长保安也慌了。
二人吓得连连后退,一起指向了小丽。
“你胡说什么?自己偷走了廖女士的珠宝,现在被抓个现行,又来冤枉我们?”经理此时脸红脖子粗,誓要捍卫自己的尊严似的。
年长保安也道:“这小妮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呢?你这年轻人毫无道德可言。”
“我不是。”服务员小丽被二人给逼急了,害怕的直跺脚:“就是你们指使我这样做的。”
“你们昨天就跟我说,那个珠宝公司的廖小姐又来了,而且身上肯定还带了不少珠宝,而且你们早就注意到她的手包。”
“因为那个手包,廖小姐平时一直用来装珠宝,以前在酒店房间,只要一出门,她直接将手包带到现场,再将手包里的珠宝取出。”
“因为你们看见过很多次,也对廖小姐的习惯非常熟悉,所以你们想偷走她的珠宝,才让我刻意去廖小姐的房间,询问廖小姐有什么需要,目的就是为了找机会制造这起事故,然后趁机甩锅给其他人。”
“因为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做的天衣无缝,为此你们还故意损毁了几个关键地方的摄像头……”
蜀山
被服务员小丽把底裤似的道明情况,酒店经理和保安瞬间傻眼。
没想到,带上这个小妮子一起,竟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顾晨瞥了眼二人,问道:“是这样吗?廖晴丢失的珠宝,是不是在你们手里?
“没……没有这回事,这绝对是小丽编造出来的谎言,她就是想故意栽赃陷害,完全就是胡说。”
“没错,她就是胡说,这个女人胡说。”
一听小丽被顾晨一吓唬,瞬间将把所有实情都给抖了出来。
两人也是吓坏了,感觉这才多久时间。
最要命的是,面前这位据说是廖晴朋友的顾晨,还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
要么说自己倒霉呢,行动之前没看黄历。
加上小丽这妮子办事不牢靠,一杯热牛奶,竟然让顾晨将整件事情全盘梳理了出来。
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
顾晨微微一笑,对着酒店经理和年长保安道:“不好意思,恐怕你们要跟我去一趟当地派出所,把你们的问题说清楚。”
“另外,事到如今,我希望你们主动交代情况,把廖晴的珠宝都藏在哪里,最好是老实交代出来,不要逼我自己动手。”
“你……你胡说,我们才没有拿廖小姐的东西。”年长保安明显有些沉不住气,直接反驳顾晨道:“你说你是警察,谁知道那证件是真是假?”
“还有,你说你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蒙谁呢?哪有你这么年轻的刑侦队长?你应该才刚参加工作不久吧?”
见年长保安开始耍赖,顾晨更加确信这家伙有问题。
不仅是他,酒店经理也必须好好调查。
毕竟事发之后,这些人没有报警,而是自行处理。
要不是自己听闻情况,及时赶到现场,估计这现场的牛奶和糕点,很快就会被这帮人转移或者清理。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顾晨也是深呼一口气,心说还好来得够及时,恐怕早晚到一会儿,没有任何经验的廖晴,就会被这帮人耍得团团转。
甚至房间内得关键线索,也会被这帮人清理干净。
到那时候,等到廖晴想到报警,警察出警来到现场,调查取证也就会变得相当困难。
可见猪队友小丽的拖累,让这帮人显出原形。
小丽害怕摔碎杯子割伤自己,因此按照正常人的方式将物品放好,再来演绎这一出好戏。
可倒霉就倒霉在,今天好巧不巧,碰上的正好是顾晨。
自己刚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完成的任务,瞬间被自己搞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