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vkk優秀都市异能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笔趣-992 我攤牌了鑒賞-xqqpn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送完川崎沙希,龙之介回家就要回房间睡觉了。
不过,他在二楼自己房门口却被绫濑拉住胳膊了。
“你走错了,在这边。”绫濑又是让龙之介和她住在一个房间。
“额,其实麻衣学姐可以睡客房,不一定要和我睡一起的。”
“不行,你不在我眼前我就不放心。”
“好吧,那我要睡床。”
“床我已经给你铺好了。”绫濑松开龙之介的胳膊说道。
龙之介无奈地关上自己的房门,跟绫濑进了她的房间。
虽然和妹妹同住一个房间感觉很好,但又啥都不能做,这不是白白的折磨人吗?
道臨洪荒 璀璨流火
这也是他不愿意去的原因。
龙之介想着,不由摸了一下自己手腕上柯南同款的黑色手表。
只要自己马上睡着,那就可以了吧?
“那个,绫濑,我取个东西。”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绫濑回头看了一眼,又想了一下,还是自己先去床旁边的地铺上睡觉了。
衣服什么的,她早就换好睡衣了,只要待会儿龙之介进来把灯关了也睡觉,那就可以了。
龙之介回自己房间补充了一下手表里的麻醉针。
又和麻衣学姐说了两句话,让她不要学习太晚了,注意休息,然后便去了绫濑的房间了。
————
躺在绫濑床上,给自己一针,眼皮立马沉重起来。
计划一切顺利,不过,绫濑的床上为什么有股香气呢?
闻着像是香水呢,体香不可能这么清楚闻到吧……
一念过后,龙之介就彻底沉睡了过去。
所以他晚上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甚至连想都没有想。
真是好哥哥呢。
倒是……绫濑有些辗转反侧,铺的地铺哪里有软软的席梦思床舒服呢?
她还真的有些不适应,心里想着:
【怪不得哥哥说他要睡床呢,原来是地铺睡着不舒服呀。】
这就好像是从小五六百的鞋子穿惯了之后,穿那种二三十的鞋子,没走多少步就开始脚疼一样。
绫濑仰面深呼吸了好几下,努力想要睡着,明天可还要考试呢,更加不能熬夜了。
不过有些事情光凭努力是没有办法解决的ꓹ 比如失眠。
失眠是让人崩溃的事情,能让温文尔雅的人变得暴躁不堪。
【不ꓹ 不行了,不能这样下去了。】
绫濑睁开眼睛,眼神里流露出疲惫。
將軍,請下榻 花三朵
她掀开被子ꓹ 坐起来看了一眼旁边床上的龙之介。
和哥哥睡在一起吗?
嗯,之前也不是没有睡过。
绫濑疲惫的面容上稍微露出一个自嘲笑容ꓹ 不过……
————
第二天,星期二11月5日ꓹ 龙之介还是和闹钟几乎同步醒来。
稍微看了一会儿天花板ꓹ 他便扭头往床下的地铺看去。
今天的妹妹……哎哟,我去,我妹呢?
龙之介眨眨眼睛,随后有些诧异地拿起了手机。
没错呀,就是早上五点。
绫濑怎么可能比自己起得还早呀?
那是出去上厕所了吗?
还是说是被子包住了脑袋?
被子这么平地显然不可能吧?那是……
————
龙之介下床叠好被子,铺平床单。
————
做完之后还是没有见到绫濑出现。
他看了看地上的被窝,蹲下往里面摸了摸ꓹ 没有绫濑。
唔……不知道绫濑今天藏了什么秘密武器准备对付自己。
不会还是老样子吧?
上次他可是跟绫濑说了,不能把那些东西放进被窝里ꓹ 不然可能会出现危险的。
比如电击器的电池可能会热得爆炸ꓹ 尖锐的东西可能会戳伤自己……
龙之介摸了摸ꓹ 却是一无所获。
他欣慰地点点头ꓹ 绫濑还算听话。
不过,他也注意到一点ꓹ 被窝是凉的而不是热的。
萬界天
就算不插电褥子ꓹ 也不至于去趟卫生间就彻底凉了吧?
既然不是凉得快ꓹ 那就是绫濑出去的时间太久了。
难道……是出去不小心摔倒昏迷了吗?
想到这里龙之介心头猛得一跳,连忙走出房门去找绫濑了。
绫濑不会有这么倒霉吧?
不会吧ꓹ 不会吧?
————
去卫生间看了看,空无一人。
那或许是去客厅那里的冰箱取水喝,然后摔倒了?
或者是坐在沙发上喝水,结果不小心睡着了?
————
龙之介马上又去客厅看了一下,还是没有人。
这……还有什么可能呢?
绫濑去哪了呢?
假如是他自己半夜起来会做什么呢?
好像也就这两种情况吧。
龙之介一时没了主意,但不能因此停下脚步。
————
他只好到处都看一看,每个房间都找一找。
最后,连客房都找过了,除了爸爸妈妈的房子,就只剩下……
————
当晚,绫濑看着床上的龙之介犹豫再三,还是摇了摇头。
虽然她觉得哥哥不会对她做什么,但是他能占便宜也绝不会放弃的。
所以,她去了龙之介的房间,睡在龙之介的床上,这样就没问题了。
完美!绫濑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不过,这让本来已经睡着的麻衣学姐,抱着被子一脸懵。
【这兄妹两个是搞什么呀?哥哥睡在妹妹床上,妹妹睡在哥哥床上?】
麻衣学姐发了一会呆了,忽然觉得身上一阵冷。
原来是绫濑一把把龙之介的被子拉到自己身上盖好了。
这让龙之介不在开始脱衣服睡觉的麻衣学姐,一阵寒冷。
她也麻溜地钻到被子里面,和绫濑大被同眠了。
原来抱着女孩子睡觉是这种感觉啊~
麻衣学姐心里想了一会儿,也渐渐睡着了。
————
事情就是这样,龙之介看着自己房间相拥而眠的麻衣学姐和绫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麻衣学姐换成桐乃,他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可是绫濑和麻衣学姐什么关系这么亲密了呀?
额,话说又为什么要来自己房间睡呢?真是搞不懂。
等等,之所以在绫濑被窝没发现什么秘密武器,是因为绫濑压根没打算和自己一起睡吗?
龙之介知道“真相”后一脸忧伤。
绫濑居然不相信自己这个哥哥的纯净心灵了,这让他怎么能不伤心呢?
他可是为了不胡思乱想,一下射晕了自己呢。
人间不值得……
龙之介盯着她们忧伤了一会儿。
不过看着二人的睡容,十分的恬静,又十分的美好。
他感觉好像被治愈了。
龙之介还是多欣赏了片刻,要不是担心手机照相的声音吵醒她们。
極品分身
他还真想照上他几百张呢。
【唉,算了,既然妹妹安全没事,那就不用着急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村後有塊玉米地 莫亂廣
龙之介悄悄走进去,拿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无线鼠标和鼠标垫,就转身要去绫濑的房间。
在这里打字,可是会吵醒她们的。
————
绫濑的房间,龙之介在电脑上写了一个小时的小说到六点。
————
然后锻炼,然后洗漱,然后吃早饭,便和往日一样。
绫濑好像因为考试时间比正常上课时间晚一些,不用那么早去,准备在家复习一会儿再出门。
所以龙之介和麻衣学姐一起走出了家门。
不过他心里马上涌出一个想法,的确和往日一样,但这可不意味着美好呢。
————
大门口,龙之介心里只想拍脑门,他怎么忘了这一茬呀?
只见宫本兰又站在他家门口不远处的电线杆那里等他。
宫本兰见他出来后,一手提着书包,一手向他打招呼,还对他浅浅的笑着。
龙之介暂时按捺住心中的无奈,和麻衣学姐向宫本兰走去。
宫本兰,今天是高挑的黑色马尾,洋溢着青春的美好和活力。
不过配上那智慧而又平和的神色,又给人很值得依赖的感觉。
整个人自有一种魅力感染着人。
她穿着双排扣的藏青色外套,裙子依旧是黑白灰三色的格子裙,还有黑色的中袜,小皮鞋。
标准的冬季校服打扮,不臃肿,很可爱。
“早安,龙之介。”
【声音也很悦耳呢,】龙之介点点头:“早上好呀,小兰。”
————
打过招呼后,宫本兰占据了龙之介右侧的位置,把麻衣学姐挤到左边。
这让麻衣学姐怀疑人生地四十五度望天。
为什么在龙之介身边,总是会被挤一下呢?
就连昨天晚上睡觉都被绫濑挤了一下呢。
自己是有了什么奇怪的属性吗?……
————
走了几步,龙之介心中还是有些犹豫。
他之前可是真的打算不和宫本兰一起去上学了。
一个是宫本兰的目的始终还是不明确,让他隐隐有些担忧。
第二个嘛,那就是他要断绝一切暧昧的关系。
一起去上学,有些太过亲近,太过暧昧了。
但这话还真的不好直接给宫本兰说呢。
直接说我不想和你一起去上学了,这不就是主动找事情吗?
宫本兰也不是好惹的。
龙之介又想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了:
“对了,小兰你不是说找雪乃一起去上学吗?”
“嗯,是啊,不过也就是那天而已。
昨天星期一我来找你,但是绫濑说你不在家。”
“双休是有点事情,那你怎么没说一声呀?万一今天我又不在呢?”
“没关系呀,”宫本兰并不在意地说道,“咱们住在同一个小区,也就几步路。
我过来看一下就可以了,又不绕路,不费事。”
先生你哪位
“倒也是呢。”龙之介附和一句。
如果说是邻居的话,又是同班同学加同桌,一起走一下也没什……呀,果然还是不行。
做人要学会换位思考。
如果黑猫有个邻居男生每天早上和她一起去上学,龙之介可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反正他就是这样了,如果有人大度不在意,那……和他也没关系呀。
起码对于他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换位思考一下,就是静可爱也不能接受吧?
黑猫也不能接受,妖精也不能接受,雪之下也是。
算了,干脆就摊牌吧。
直接询问宫本兰到底为什么每天和自己一起上学?
即便过于强硬也一定要知道。
如果能因此而谈崩,那就再好不过了。
起码也要让她觉得和自己一起走,有些难为情、不好面对,进而放弃。
龙之介心里想好之后,瞄了眼旁边拽着自己衣角边看古文六百四十篇边走路的麻衣学姐。
这才又看向宫本兰。
“那个,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麻衣学姐闻言转头震惊地看向龙之介。
龙之介却是看着宫本兰,但心里确实也有些羞耻起来。
随便对一个女孩子这么说,显得他好像自我感觉很好,很自恋似的。
“不是,也不可能。”宫本兰依旧保持着浅浅的微笑,回答得也很干脆彻底。
“哈哈,”龙之介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的,笑了一下说,
“也是呢,不过这我就不能理解了,你为什么要找我一起去上学呀?”
“咱们不是邻居吗?又是同校同班同桌。
你也很厉害,我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所以一起上个学不也很正常吗?”
“可我听你好像之前都是坐车去的,也没有特意这样做的必要吧。”
“呵呵,那就是想和你多闲聊一会儿吧。
毕竟班里的时候你总是和雪之下聊天,又或者是赤城同学,也没怎么和我说过话。”
“这样吗?这倒是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但我总觉得你是顺着我的话说出来的。”
宫本兰的笑容更明显了一点:
“那,不光是闲聊,也是想多看看生活中的你,多观察观察你。
怎么样?这个理由如何?”
“观察我,我也是一个脑袋两个眼睛,有什么好看的?”龙之介不太理解宫本兰的意思。
“当然不是说这些了呀,”宫本兰双手背后提着书包,看着前方稍微顿了一下说道,
“你和我都是满分并列全级第一,但是你上课就从来不听课,在做其他事情。
而我呢?却也是要上课认认真真听的,所以你说我会不会有一些其他的想法呢?”
“ Uh……”龙之介眨眨眼睛,这个理由也是极其充分呀。
“更何况,你忘了吗?
上次在学校你给我说过你家里什么的事情,还有灵异事件什么的。
我可是很好奇呢。”
“ennn……”龙之介稍微露出疑惑之色,“什么时候说过?”
“就是在校园祭那段时间。”
“ Um……这样的话,那我告诉你为什么吧?”
“说说看呀。”宫本兰微笑着轻点一下头,目光看了过来。
“我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是天赋,也是后天修炼功法所得。
我在你眼前站着的,但却相当于两个人合二为一。
所以我很快就能掌握高中的所有知识,也就不需要上课听了。
这就是真相。”
宫本兰点了点头,却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样子。
龙之介说完也露出了一些棘手的神色,因为他注意到了宫本兰的样子,完全没有让她心头波澜。
“所以说…你就不必观察我了吧?也不用和我一起上学了吧?”
龙之介最后狠下心来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聖域
“我给你造成什么困扰了吗?”宫本还是很平静。
那份智慧和平和,总是拥有很大得感染力。
“ Uh……这可能会让雪乃不开心,所以嘛……”龙之介也补充道,
“当然并不是她直接对我说的,只不过是我换位思考。”
“是这样呀,可如果是雪之下的话,她是不会在意的哦!”
“啊咧?!”这话龙之介就听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