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29p人氣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愛下-第二百九十五章 有人爲我許願推薦-znvsn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在“合作愉快”的声音响起之后。
火都就发现一道黑影出现在他防御阵法的前方。
刚刚好在那个七阶入道强者的刀前。
而这个黑影的出现,立即引起了冥土百炼之一黄昏的注意。
不过他没有丝毫犹豫,而是继续出刀。
既然有人要来送死,他不介意多杀一个。
呼!
大刀开始落下。
“空冥极道斩。”
一道刀影出现,强大的刀意随之迸发而出。
而这所有的力量,所以的刀意都被那道黑影承接。
“黑风法。”
这一刻黑风开始出现,这黑风直接将两个人笼罩起来了。
接着开始消失。
“你们是哪里的?事后我要去要债,这人难搞。”魔修吉安的声音在火都脑海中响起。
“陆家。”
火都第一时间答复,而后立即道:
“如果我死了,你就说找丹海道人,告诉他我欠你一颗九品灵石,他会给你。”
“祝你们好运。”魔修吉安的声音传了过来。
而后他直接消失不见。
连同消失的还有那个七阶入道的强者。
看到这一幕的火都松了口气。
果然,魔修就是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他们运气确实不错,遇到了这个人讲信用的魔修。
哪怕这是对方自导自演,对他们来说也很幸运。
毕竟真不会有这样的强敌。
看到七阶入道的消失不见,见月仙子也松了口气。
他们现在没有足够的力量,与对方相抗衡。
“后面还有很多人,并不轻松。”火都开口说道。
见月仙子点头。
虽然很危险,但是他们只希望别再出七阶入道这种强者。
不过刚刚出现的,都不是他们熟知的七阶入道,也就是说大概率是冥土跟净土的强者。
那么后续,应该还有这两个地方的强者过来。
火都转头看向阿满,他本想问问阿满还需要多久。
但是他突然发现,承受压力的,可不仅仅是他们。
阿满身为最核心的人,他的压力或许才是最大的。
他不能失误,还必须保持速度。
其他人的目标还是他。
“应该还需要一些时间。”火都看着阿满在不断的转移根须,就知道离完全移植还有一段时间。
这时候火都发现树林的作用越来越小了,越来越多人的攻击,开始往这边而来。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开启所有防御阵法,开始防御。
……
在彼之海岸其他地方。
原本聚集在一起的人,开始分头行动,寻找女神神谕中的树苗。
这些人都不弱,最差也有六阶。
最强甚至有超越七阶的存在。
理论上,修真界中,很少会有那种级别的存在。
境界的高低,就等于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
很少会有人遇到。
许久之后三道光开始汇合,他们在往可疑方向而去。
“去那边看看,感觉有力量波动。”
有人单独行动,自然也有人组队同行。
这三位ꓹ 一个是太阳神殿法神级别的骑士,一个是光明神殿的神官ꓹ 同样是法神级别。
还有一位是冰海神殿的使徒,她也是一位法神。
三位法神直接往力量波动的区域而去。
这是他们找了许久,才发现的区域。
彼之海岸比他们预想的要大很多。
————
陆水低着头看着书ꓹ 他走的并不快。
至于他看的是哪本书,当然不是炼体ꓹ 也不是天地阵纹。
而是之前在慕家看的那本《如何说出刺穿他人内心深处的话》,好久没看这本书了。
陆水看的很专注ꓹ 这次他是真的在看。
而不是假装看。
毕竟这书比天地阵纹跟炼体有意思多了。
天地阵纹ꓹ 是为了变强。
炼体是为了假装给慕雪看。
只有这本书,看起来让人觉得津津有味。
至于远处的二长老她已经不看陆水了,冰海女神也不想看。
不过她们的注意力倒是还在陆水那边。
“目光不在了,但是关注点还在。”陆水看着书,顺便感觉着周围的变化。
他能确定,这两个人就是特地在关注他。
只是没有那么明显罢了。
“是因为在互相牵制吗?”陆水心里有些疑惑。
总之这两个人肯定不是一伙的。
随后陆水就开始注意叶新那边。
那个幽罗古佛好像要来了。
在黄豆的感知中,已经有一股力量在快速的靠近。
对方过来好像并不容易ꓹ 仿佛被阻碍着一般。
现在的他,即将摆脱阻碍。
“奇怪ꓹ 对方不是从大门进来的吗?”陆水有些疑惑。
现在的他开始把注意力放在真神结界那边ꓹ 这边就拿着书往前走吧。
费不了什么心神ꓹ 所以问题不算太大ꓹ 别跟人打起来就好。
不然非得露馅不可。
额。
陆水突然觉得,可能更符合他二阶的修为ꓹ 以及陆水的名头。
当然ꓹ 有真武真灵在ꓹ 他还不至于会跟人动手。
这时陆水的目光转到的黄豆那边。
第一眼看到的,自然是转生树的根须。
他轻微的感知了下ꓹ 发现有不少的阻碍。
慢慢解析吧,他不急。
随后陆水转头看向站在树下的叶新,叶新则一直看着真神结界外。
随即眉头微微皱来。
滴答!
此时真神结界仿佛落下了一滴雨水,力量开始如波纹扩散。
“有人在试着进入真神结界。”陆水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
叶新也往前了一步,他知道幽罗古佛到了。
这个时候结界开始一层层的散开,外面的人即将进入。
“佛门居然有进来的钥匙。”陆水靠在树根上,看着这一切。
他现在是黄豆,怎么靠他们也察觉不到。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天地之力,不然还是容易被发现的。
不过佛门有钥匙倒也没什么。
毕竟叶新求过佛门。
陆水看着真神结界,而后发现一道人影正在一步步往里面走来。
“幽罗古佛,修为很强,跟攻击剑一峰那位不遑多让。”陆水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对方好像身受限制。
至于是什么限制,需要看一眼,等对方进来就行。
叶新也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不过他没有多余的动作。
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不多时,真神结界停止了波动。
一位双手合十的和尚走了进来,他一脸的平和,眼眸中带着宁静,身上穿着黑色袈裟,看似有些普通。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他肩膀上有一道伤,看起来虽然不触目惊心,但是其上的气息让人有些心有余悸。
“冥土的气息?原来如此。”陆水在看到这个和尚的瞬间,他就知道对方为什么身受限制。
他是强行通过空间壁垒,进入彼之海岸的。
所以他来时的速度非常慢,而且修为还出现了限制。
不过哪怕是被限制了,也不是一些七阶入道可以抗衡的。
他在彼之海岸依然强的过分。
“这种修为,这种限制。
怕不是冥土十殿之一。”陆水倒是没怎么想到冥土十殿会有佛门的人。
不过对方能过来,也不容易。
叶新此时看向幽罗古佛的肩膀,皱眉道:
“你受伤了?”
幽罗古佛伤的肯定不轻,不然不至于现在还没有愈合。
他是修为可高的离谱。
“突然出现的位置,只有这个一个。
冥土十殿每一个都想过来。
只能争上一争,侥幸进入。”幽罗古佛来到叶新前方轻声说道。
他的语气非常的平和,没有在意伤势,也没有去描述争斗过程。
一句侥幸,将所有的一切,都一笔带过。
但是叶新知道,这侥幸是需要付出不小代价的。
当然,他最在意的是幽罗古佛的身份。
“你是冥土十殿之一?”叶新看着幽罗古佛开口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幽罗古佛没有丝毫的避讳,他点了点头:
“佛门来世,施主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没得选。”
“那你到底是冥土的十殿之一,还是佛门的幽罗古佛?”叶新有些在意。
要知道,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身份。
理论上是无法兼容的才对。
“既是冥土十殿,也是佛门古佛。”幽罗古佛开口道。
叶新觉得幽罗古佛太乐观了。
追憶逍遙
这可不是一件好处理的事。
当然,他也不在意。
毕竟他不是佛门的人,也不是冥土的人。
对方是哪一方的,不影响他什么。
“还真的是冥土十殿,这个人应该看过未来经吧?
不知道他对之前杀痕派人击杀我,是什么态度。”陆水挺想跟对方聊聊。
不过还是算了。
表演渡劫,对方可能都不卖面子。
“那么幽罗古佛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叶新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陆水也没有多想,而是看看他们要说什么。
“进来便落在附近,想来施主在,便来看看。
很多年没有见到施主了。”幽罗古佛平和的说道。
他的声音不小但不重,听的清楚不觉得难受。
谈不上悦耳,但是一点不讨厌,也没有任何排斥的感觉。
更没有融入佛门之法,从而震人心魂。
对于幽罗古佛的回答,叶新也不意外,而是看着之前转生树苗的方向道:
“古佛可知道,刚刚有一棵转生树苗落下?
现在应该还有不少人在争夺。”
叶新的目的很明显,让幽罗古佛离开这里。
转生树苗的重要性,他是明白的。
想来佛门也明白。
此时幽罗古佛顺着叶新的方向望去,摇头道:
“贫僧来时未曾看到,想来与我佛无缘。
既已无缘,又何必多做争斗?”
“古佛的禅心,真让人望之不及。”叶新有些意外,但又觉得理所当然。
“施主谬赞。
当年施主入佛门,进佛殿,佛心照苦海,禅意动红尘。
佛曾说,古来独一。”幽罗古佛开口。
他的语气未成变过,一如既往的平和。
叶新自嘲的摇摇头:
“我带着目的去的,从未一心向佛。”
幽罗古佛抬头看着转生树,随后他的声音随之响起:
“有人立于苦海前,一心向佛,却寸步难行。
缺乏慧根,不懂佛法。
而有人,无心成佛,却能一步迈过苦海。
得见我佛。
慧根心生,通晓佛法真意。”
幽罗古佛转头看向叶新,继续道:
“红尘执念,如婆娑地狱,苦海劫难。
深陷其中,痛苦难当,不得欢喜。”
幽罗古佛没有让叶新说话,他走了两步,来到转生树前,继续道:
“曾拿起过,为何不能放下?
酷韓
无法得出果子的执念,只是红尘苦果。
苦海无涯,可将执念留于苦海,用苦海证明你的过去,成就全新的自己。
心若明镜,因果不动,不曾欢喜吗?”
幽罗古佛又一次看向叶新。
超級軍功系 大肚果果
叶新所执着的东西,是没有结果的。
深陷无尽苦海,永无尽头。
陆水在一边没有别的想法,他只是静静听着。
他能看出来,幽罗古佛是来劝叶新放下。
他想看看叶新会不会想放弃。
掌禦仙尊 論道
叶新沉默了一会,随后轻声道:
“古佛,你说什么才能使人满足?
因果不动,心无所想吗?”
幽罗古佛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叶新。
叶新也不在意,他也看着幽罗古佛,继续道:
“大千世界,红尘人间。
有人为三餐温饱而满足,有人得长生而想更进一步。
芸芸众生,心之所向不同,如何谈满足?又如何知喜悦?
佛说因果不动,放下可超脱红尘。
可佛可曾知道,放下才可能是痛苦呢?
己之所念,非他人所念。
何为红尘?
大千世界便是红尘。
你我皆在红尘之中,为何要去脱离?
掌中之物,乃心中所喜,为何,要放下?”
幽罗古佛看着叶新,眼中没有波澜,也没有开口。
此时叶新依然看着幽罗古佛。
他又一次开口:
“想请教古佛一个问题。”
“施主请说。”幽罗古佛轻声道。
叶新转头看向真神结界之外,一时间陷入了回忆。
幽罗古佛也是看着外面,没有开口催促,只是安静等候问题。
片刻之后,叶新的声音随之响起:
“若古佛给世间所有人一个愿望,古佛觉得会有人为古佛许愿吗?”
叶新没有回头,他在等幽罗古佛的回答。
幽罗古佛一时间愣在原地。
他思考了片刻。
最后,沉默了。
这时叶新才转头看着幽罗古佛,眼眶有些湿润,他的语气带着一丝丝的自豪与笑意,道:
“我有。”
————
轰!!!
火都的防御直接被轰开,他整个人更被轰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吐出。
火都虚弱的躺在地上,他想要起来,可是无法起来。
来到人太多了,所有的攻击都在往他这边而来。
虽然没有七阶入道的人,但是其中不乏七阶强者。
这么多人的攻击,根本不是他可以抵抗的住的。
此时火都转头看向阿满,已经在做最后的收尾了。
是的,也就是因为这个,所有人都在疯狂的攻击。
此时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去理会火都,他们中只有两种人。
夺走树苗的人,以及毁了树苗的人。
不过这其中没有人组织,火都是不信的。
此时见月仙子盯着已经攻击过来的人,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几波。
但是就在最后时刻了,放弃的话就等同于功亏一篑。
当然,现在她就是想放弃都来不及了。
轰!!!
大量的攻击往这边倾泻。
嗡!
见月仙子的防御在不断的被冲击着。
咔嚓!
没有多久,见月仙子的防御,就已经出现了裂痕。
再这样下去。
必死无疑。
“六阶的防御倒是坚固。”
有人低语。
不过攻击同样没有落下。
轰!
轰!!
轰!!!
攻击一次又一次落在见月仙子的防御上。
噗~
见月仙子一口鲜血吐出。
“攻击没有那么强了,他们在收力?”见月仙子明白,只要她这里落败。
这些人貌似就会开始内斗。
这时候攻击开始变得散落了,他们在互相提防。
见月仙子心里欣喜,这样她就能再多拖延一些时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光从天而降。
这道光直接落在见月仙子的防御上。
轰!
咔嚓。
砰!
光芒落下,见月仙子的防御顷刻间被瓦解。
攻击击溃防御,直接落在见月仙子身上。
砰!
见月仙子哪怕已经全力抵抗,然而还是无法承受住这一击。
随后被击飞了出去。
她口吐鲜血倒落在地。
生死不知。
“终于找到了。”突然的声音从高空传来。
这时候所有人都发现了,天空中出现了三个人,一个浑身如火,一个散发着光芒,还有一个带着一股寒意。
每一个都强大无比。
远远超过了下面人的总和。
然而有的人没有去关注上面。
而是往阿满而去。
因为此时的阿满已经完全移植好了树苗。
“你们敢?”太阳殿法神一声怒吼,要直接攻击靠近阿满的人。
然而那个动手的人速度非常的快,太阳神的攻击不一定来得及。
“好快的速度,我去拦截他。”光明神官如同一道光往下方而去。
如果可以他打算直接带走那棵树苗。
光明神官刹那间就要靠近阿满。
阿满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这些人在往他这边而来,他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而就在阿满想试着询问的时候,突然间在脑海中听到了一道声音:
“蹲下。”
阿满没有丝毫犹豫,蹲了下去。
嗖!
一道光芒闪过。
光直接覆盖住了阿满。
而此时光明神刚刚好碰到了这道光。
这突然出现的光,让光明神官有些意外,他原先即将触碰到阿满的手,在碰到光之后,感觉到了吃痛。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抓到了充满尖刺的东西。
而且力量从上面反弹了回来。
没有丝毫犹豫,光明神官选择退回高空。
而之前冲向阿满的人,一下子被那道光反弹了回去。
紧接着陷入了太阳神殿的法神攻击中。
“哎呀呀,疼,疼死了。
安逸,你下次在这么把我丢出去用。
我就请求调离。”一个没巴掌大的小男孩躲在光下吃痛的叫着。
它身上背着龟壳,龟壳后面长满了尖刺。
大地刺龟盾器灵。
安逸把火都丢进光的范围中,而后自己抱着见月来到了光中。
这时候枯树老人也用极快的速度回到了阿满身边。
他身上带着鲜血。
有他的也有别人的。
他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想要赶回来,可惜没赶上。
好在安逸赶来了。
轰!!
有三道攻击从天空落下直接砸在大地刺龟的盾上。
“哇,疼疼。
快给我充能,这三个都是入道级别的人物。
不给我充能我顶不住。”器灵立即道。
枯树老人二话不说直接为大地刺龟盾加持。
一瞬间,防御变强大了许多。
大地刺龟盾,越强大的人持有,防御越强。
上限在八阶。
“火都前辈有意识,但是重伤。
见月已经昏迷过去了。
树老,现在要怎么办?
这种情况,族长给的盾,也维持不了多久。”安逸看着枯树老人道。
当然,他也没停下手给见月仙子疗伤。
这次好在他来的及时。
并不是每次迟到,都会有强者突然出手帮忙。
“太阳神殿的人?”枯树老人看着天空。
这三个人在全力攻击。
其他人都已经开始避其锋芒了。
随后枯树老人看向阿满道:
“已经彻底移植好了吗?”
阿满点头:
“是,是得,不,不过,需要稳,稳定一下。
很,很快就好。”
此时的阿满正在处理着花盆中的树苗。
無限征程
这花盆下有空间阵法。
根须不会有有所影响。
枯树老人点点头,而后看了看重伤的火都以及见月。
最后,他决定赌一把。
“安逸,你留在这照看火都他们,有这面盾在,问题不会太大。”枯树老人说道。
“树老打算做什么?”安逸皱眉。
树老没有放弃,那就等于要冒险。
“我带着阿满先逃。”枯树老人开口说道。
安逸皱着眉头,随后轻声道:
“一不小心就可能身死。”
“已经努力了这么久了,而且现在就算我们要放弃,太阳神殿的人也不一定会放过我们。”枯树老人开口说道。
安逸知道,留下他们等于在救他们的命。
因为现在转生树还在阿满手上。
枯树老人要带着阿满冒险。
可是在安逸看来,这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你有办法?”安逸问道。
“我在来的路上,感知到一个地方,值得冒险一试。”枯树老人说道。
事已至此,安逸自然无法多说什么。
枯树老人看向阿满道:
“怕吗?”
阿满摇头,没有说话。
因为结巴。
“后面交给你了。”枯树老人对着安逸说道。
而后吐出一口鲜血,带着阿满开始往远处逃去。
他觉得自己不会赌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