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x4u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第三百六十六章 戰場(4)展示-uwo2w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十二月三日深夜。
兰茵走廊,苍狼公国,狼牙堡,西北角。
一座被帝国军征用的富商宅邸内,戈尔金端坐在富商老爷陈设奢华,却没有几本书的书房内,就着几根奢靡的,混入了珍贵香料的白蜡烛,静静的看着一本花体字手抄本的《德伦可情诗集》。
德伦可,三十年前梅德兰大陆极有名气的诗人才俊,尤其在贵族千金和富商小姐圈里风靡一时。
后来,梅德兰大陆上,突然有德伦可和冰海王国某位公主的绯闻传出。
其后,德伦可就此销声匿迹,而那位绯闻的女主角,据说如今正在达钵岴的银桂教会苦修院隐居苦修,发誓要将自己的肉体和生命都贡献给伟大的女神。
德伦帝国民风保守而传统,德伦可的情诗集子,直接被德伦帝国教育部定性为‘非法出版物’,严禁年轻人阅读、流传。
戈尔金是爱好文学的,他曾经在图伦港苦苦搜集德伦可的诗集而不得,却没想到,在兰茵走廊的苍狼公国,这绝对的文化荒漠中,居然缴获了一本德伦可诗集的手抄本。
烛光下,戈尔金尽情的汲取着精神食粮。
他对比德伦可那些华丽、花俏而风骚的诗句,终于深深的明白了自己的诗歌在某些方面的不足。
“唔,我现在的诗歌作品中,军队铁血烈火的气息太重……这样的铁血军人范儿,对那些见多识广的贵族小姐们,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但是对那些懵懂、清纯的小家碧玉来说……还是要多带三分-骚-气才行!”
戈尔金轻轻的摇头,端起面前的一杯烈酒,轻轻的抿了一口。
“简直是……骚-气冲天啊……德伦可,不愧是情诗界的前辈,大师级的存在……唔,可恶的冰海王国,一定是你们杀人灭口了……公主又如何?公主就不能有个相好的么?”
王牌甜心小老
打不死的存在:至尊小市民
“你们杀人倒是容易ꓹ 但是这让整个梅德兰的文人雅客,少了多少闲情逸趣!”
戈尔金重重的叹息了一声ꓹ 手指伸进嘴里蘸了点口水,麻溜的翻过了下一页。
富商宅邸外的大街上,浑身热气腾腾的乔带着马科斯等人ꓹ 在四名海德拉秘卫和数十名近卫军团精锐的簇拥下,顺着大街来到了宅邸的大门外。
几名在大门外放哨的士兵惊醒的举起了手中燧发步枪ꓹ 一名士兵很是严厉的喝道:“什么人?口令……德伦帝国……”
“回令,痛宰野狗!”乔低声的嘟囔着ꓹ 回复了士兵的喝问:“请问ꓹ 这是哪位拟定的口令?德伦帝国,痛宰野狗……这个格调,太差了一些。”
几名哨兵没吭声,依旧警惕的看着乔一行人。
那年我們正青春
乔跳下坐骑,走到了大门口,借着门口悬挂的一盏煤气灯,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喏ꓹ 我是帝国陆军部战争规划部见习三等参谋乔·容·威图……麻烦给你们团长戈尔金那混蛋捎句话,就说他最亲爱的弟弟乔到了。”
几个哨兵呆了呆ꓹ 然后一名哨兵举起右手ꓹ 吹了一声口哨。
宅邸大门内ꓹ 立刻有急促的脚步声快速离开。
过了没两分钟ꓹ 空中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起,上半身只穿着一件深灰色衬衣的戈尔金ꓹ 已经直接跳过了围墙ꓹ 重重的落在了乔的身边。
“乔?”戈尔金瞪大眼ꓹ 犹如见鬼一样看着裹着陆军冬大衣的乔。
“戈尔金……哈哈,你知道我这几年ꓹ 有多想你么?莉雅一直说,你居然连一次探亲假都没有,等你回去,她一定会好好的收拾你!”乔张开双臂,用力的将戈尔金一把抱在了怀里。
戈尔金身高能有六尺八九寸,体型高挑、精悍,就好像一把精钢锻造出的利剑。
而乔如今身高七尺十寸上下,体型臃肿、庞大,就好像一口大号的啤酒桶。他张开双臂用力的拥抱着戈尔金,瘦削的戈尔金几乎整个陷入了他的肥肉中,大半个人都看不到了。
我和離婚人妻
戈尔金疯狂的挥动着双手,恼羞成怒的叫骂着。
几个门口的哨兵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长官的狼狈模样,一个个绷紧了面皮,强忍住了笑意。
重生之妾本嫡枝 沐清淺
乔肥厚的双手重重的拍打着戈尔金的后背,发出‘嘭嘭’的声响,他大声嚷嚷道:“戈尔金,你廋了这么多?嗯?你身上坑坑洼洼的都是怎么回事?啊……该死!”
乔双手拍打戈尔金的身体,却发现手感非常的不对劲。
心头一口恶气冲了上来,脑子里一阵火气熊熊烧起,乔一瞬间就回到了在图伦港时,最颟顸、最蛮横、最无法无天、最不讲道理的青春岁月。
他抓住戈尔金身上的衬衣,‘嗤啦’一下就将深灰色的衬衣撕成了两片,露出了戈尔金犹如钢筋雕刻一般棱角分明、冷厉有力的上半身。
微微泛黑的肌肤上,横七竖八的,尽是各色各样的伤疤。
枪伤,箭伤,更多的是刀剑等利器留下的伤口……在戈尔金的前胸和后背,一尺以上、犹如千足蜈蚣一般的伤口,就有七八条之多。
尤其是戈尔金的左小腹附近,有一个拳头粗细的狰狞伤疤。
在他后腰部位,也有一个对应的拇指大小的疤痕。
可见,这个伤口曾经洞穿了他的身体,愈合后的伤疤都是这等模样,可想而知戈尔金刚刚受伤时这伤口能有多恐怖。
乔的眼泪水‘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他双手紧抓着戈尔金的肩膀,用力的前后摇晃着他的身体:“混蛋,你给家里的信里面,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一直以为,你真的是带着一群兵在兰茵走廊武装郊游,就有无数大姑娘主动送上门来!”
戈尔金被乔摇得脑袋乱晃。
他急忙拍打着乔的胳膊,让他停止了这么粗鲁的动作。
他嬉笑看着乔,用力的吹了声口哨:“哈,我信里的东西,不都是哄小孩子嘛……主要就是哄你和薇玛……嘿嘿,嘿嘿!”
乔脸上流淌的泪水很快就被寒风吹成了冰条儿,两条长长的冰条儿挂在他的脸上,让他看上去有点滑稽。
“哄小孩子?”他很有点龇牙咧嘴的看着戈尔金。
“哪,黑森和莉雅,甚至蒂法,肯定知道战场是怎么回事……嘿嘿。”戈尔金嬉皮笑脸的看着乔:“不就是担心你和薇玛会害怕嘛……所以,当然要写点轻松的事情喽。”
戈尔金用力张开双臂,狠狠的拥抱了一下乔,继续嬉皮笑脸的说道:“其实也没错,打仗嘛,危险是危险了点,但是……也没你想象中的这么危险。”
“啧,乔,你这是吃了什么?你一直比我胖……这一点我知道,但是你怎么长了这么高?呃,你比我高了……”戈尔金比划了一下自己和乔之间的身高差,有点郁闷的咒骂着:“莉雅给你天天开小灶呢?”
“你等着回家被莉雅收拾吧……除非你能换一张皮!”乔阴沉着脸,扯下脸上两条冰条儿,狠狠的拍在了戈尔金的脑门上。
貼身保安
戈尔金继续嬉皮笑脸的笑着,然后狠狠的给了大门一脚:“混蛋,开门,没看到我光着膀子么?这天寒地冻的,你们想谋杀你们最最亲爱、最最慷慨、最最英俊的团长,然后换一个新的混蛋么?”
大门轰然开启,几个少校、上尉带着几乎和戈尔金源出一辙的嬉皮笑脸,嘻嘻哈哈的站在了门后,所有人都好奇的打量着乔。
借助门口煤气灯的亮光,所有人都看清了乔身上的少校军衔。
那枚皇家海德拉徽章,没几个人注意——这些中层军官,也没几个人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
但是乔身上的那几枚功勋奖章,可是太刺眼了。
几个少校盯着乔胸口挂着的那一排奖章,一个个眼珠几乎能喷出血来,好几个人的呼吸骤然就变得无比沉重。
帝国军,尉官级别的最高荣誉,一等荆棘战功勋章!
狗-日-的,这么惹人眼红的勋章,这死胖子有两枚!
帝国军,校级军官的莫大荣耀,三等银桂叶功勋奖章。
諸天頂峰
这家伙也有一枚。
甚至是……一等座狼功勋奖章……帝国军警、实则一体,一等座狼功勋奖章,序列等同一等银桂叶功勋奖章!
这家伙还做过警察,而且在警察圈也混得风生水起啊!
更不要说,那枚惹人流口水的黑森林捍卫者勋章……当代黑森林公爵是帝国皇太孙萨利安,能够获得这枚捍卫者勋章,代表乔是萨利安的铁杆心腹,代表他背后杵着一座大靠山!
啧,奢侈!
長安浮世錄 舊木已深
这些勋章,太奢侈了!
太惹人羡慕了!
简直太……
戈尔金也看清了乔身上的这一套行头,他瘦削的脸剧烈的抽搐着,最终忍不住狠狠的冲着乔的屁股来了一脚:“混蛋,十八岁的少校……你是怎么弄的?你,你,你……还有,上次海德拉宫送来的信函是怎么回事?啊?我莫名其妙的多了个伯爵头衔?还要去海德拉宫参加授勋晚宴……”
天洗兵 商略黃昏雨
“啊,这些事情说起来,可就太复杂了。”乔一本正经的朝着戈尔金微笑:“嗯,这次,如果戈尔金你的手下能表现得好一点,或许就不是一个伯爵的事情了。”
飛龍引
轻轻的打了个响指,乔压低了声音:“萨利安殿下说,明天会有三个满编团临时编入你的手下,如果你能指挥好接下来的战斗……嘿嘿!”
戈尔金和他身边得下属们,脸蛋全都抽了抽。
乔的话,怎么听着都好像听神话一样。
他怎么,就能和萨利安这样的大人物搭上线……而且显得这么熟悉,这么亲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