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2at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有一個庇護所 線上看-0867 ‘搞飛機’(二合一)推薦-nuuxe

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干、干嘛?”
“干嘛?帮老爷更衣。”
“我、我还要看一看诗经…”艾琳的红着脸,别过了头,躲开了乔治的目光。
周围的仆人们都低下了头,悄悄的退去了。只有一名打算去卧室换火烛的女仆(似乎也是血裔),忍不住瞧了一眼卧室,又瞧了瞧两个人,但最终还是一句话没有说,悄悄的退了出去。
看着艾琳那修长的脖颈,乔治的心脏砰砰砰的跳了起来,他俯下身子,靠在艾琳的耳边说道:“老爷有更好的东西给你看。”
说着,乔治便弯起了腰来,一把将她给抱在了怀里。
结果就在乔治急不可耐的走入卧室之时,却发现卧室亮着灯,窗子也是大敞四开。外面的秋风呼呼的吹动着窗帘,坐在床上,住着下巴的塔尼娅,看着那窗外的圆月一脸忧愁。
显然,这个家伙碍于身份,是从窗户进来的。而艾琳此前一直在房间外面心不在焉的胡思乱想,
乔治脑中忽悠一下子,这才想起晚上的事情——怪不得塔尼娅回来,自己本应该去找她的啊!
这一下不由有些尴尬,再加上,他和艾琳的事情,是在沙国开始的,所以目前知道的没有几个人,所以他不由想要狠狠地揉了一揉脸。
他一脸尴尬的放下了艾琳,艾琳也慌忙的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乔、乔治,你说要让我看、看什么东西?”
艾琳打算找个由头便出去,在当初离开月国的时候,她和乔治还掐得要死要活的,而这庇护所的首领们,现在也大多都知道她真正的身份了。要是让人知道自己给乔治当了小老婆,她觉得自己丢不起那个人。
尤其是塔尼娅那几个人!
“咳咳,阿吉应该放在床头柜了…”乔治悄悄看了一眼塔尼娅,脸色尴尬的说道。但塔尼娅只是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便又回过了头。
看到她那憔悴的样子,乔治心中咯噔一下子,想起了罗伯特。心中不由醋意大生,来到床头柜装作找东西的艾琳,也抬头看了塔尼娅一眼,发现这个家伙今天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这不由让艾琳心中八卦之心大起,原本打算立即离开的她,也磨磨蹭蹭了起来ꓹ 打算看一看是怎么回事。
结果她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看到塔尼娅忧郁的坐在那里不吭不响ꓹ 乔治心中咯噔一下,赶紧走了过去。
显然,乔治的确是把这件事当做一回事了ꓹ 他竟然还搬来了一张椅子,特地的坐在了塔尼娅的面前ꓹ 和她聊了起来。
蹲在那边找东西的艾琳,在旁边背朝着两个人偷偷的听了一会ꓹ 随后便明白了怎么回事ꓹ 心中不由一阵暗笑,但随后这个狡诈的家伙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种事儿,塔尼娅要是真的放在了心上,今晚应该去找她那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伊丽莎白才对!
醫驕 赤雪
“…我感到好难受,好愧疚,乔治…”
總裁愛上寶貝媽
艾琳越听越是疑惑,她不由一脸诧异的回过了头ꓹ 结果发现乔治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而塔尼娅的脚ꓹ 正悄悄的勾着乔治的小腿。
‘这个不要脸的骚婊子!她在故意拿这个话题调情!’
此时ꓹ 艾琳看到塔尼娅故意的朝着她挑衅的看了一眼ꓹ 艾琳脑中嗡的一下ꓹ 从塔尼娅的眼神中读懂她的意思:
重啟家園 九頭貓怪
——我发现你们两个了,别装了。
——你怎么还不滚?
——我在正在…
一股怒火不由从艾琳的心中冒了出来:‘这个臭婊子在正在当着老娘的面ꓹ 勾引老娘的男人!’
“咳咳ꓹ 艾琳你找到了吗?”乔治脸色有些难看的对艾琳说道ꓹ 他觉得今天自己应该好好陪陪塔尼娅才行。
艾琳与塔尼娅本来就不对付,乔治这句话算是彻底点着了炸弹。
“找到了。”艾琳突然笑着站起了身来。
随后乔治便木然的看到ꓹ 这个家伙竟然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脱起了自己的裤腰带。
“老爷,您该更衣了——您不是说,要给我看一个好东西吗?”艾琳挑衅的看向了塔尼娅。
“哦~是什么好东西?”塔尼娅走了过来,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艾琳。
这一刻,杀气在屋中蔓延,乔治缩了缩脖子就想要溜,然而事情却是朝着让他无法理解的方向开始了前进…
“你们两个要搞什么飞机???…!!!”
事后,乔治腰酸背痛的光着屁股在阳台上抽了好久的雪茄,看着那两个累瘫在床上的家伙,感觉十分的蛋疼和惆怅。他觉得自己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但像今天这种被两个女人轮番强X,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浑身大汗的艾琳也是一脸懵逼,她一边喘粗着气,看着那个死死的搂着自己陷入梦乡的塔尼娅,自己还有些想不明白,她和塔尼娅到底算是谁赢了——或者说到底是谁绿了谁。
也无法想通,为什么到了后来,塔尼娅会那样亲自己,而且到了最后,她看起来好像比乔治还兴奋的样子…

代嫁之絕寵魔妃
当天夜里在王宫中发生大事的不只是这一处,在后半夜的时候,大皇子就挂掉了。
也许是因为大皇子的死,让国王收到了刺激,也许是这段日子的比武大会,以及神使的前来,让老国王有些折腾。
在凌晨的时候,王寝负责值守的几位宦官和女仆,也慌慌张张的跑出了屋,冲向了大学士的值夜地点——那着急的样子就好像死了爹!随后那些大学士们便带着各种道具,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匆匆忙忙的跑向了王寝。
这大学士们前脚刚忙活完,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这后脚就要赶赴新的战场——自然又是一阵折腾。
众多皇子皇孙自然也是都被惊动了,而这一次,大臣们和大贵族们也都过来了。但结果还没等人到齐,国王竟然在神医们的努力之下被救活了…
显然,这些大学士们在今晚,也搞了一个不小的飞机…

第二天当乔治知道这回事的时候,他看着那个把自己推起来的女仆,愣了好半天:“老国王昨晚死了又活了?真是见鬼了!”
“是——大人,来通知您的宦官在门外等了两个小时了,阿方索殿下他们已经在国王的卧室外面候着一夜了。”女仆说了一声之后,便又继续打扫起了房间。
乔治一脸的懵逼:“这怎么搞得?不是说好了昨天就死吗?!”
原本乔治是打算让罗斯格德早点挂掉,然后赶紧换个尸体一烧,把灰一扬,就完活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阿方索来擦屁股好了。现在贵族们都听话了,老贵族们又有不少在罗伯特的手里。有老国王的遗诏之后,谁也说不出啥来。
烈焰焚情:冷梟的掛名嬌妻 千影季節
这耽搁了一天,艾尔达这边就说不上出现多少幺蛾子——尤其是大圣堂,这要是来一群大神官,挑了个大神,谁知道又会搞出什么鬼。
神圣帝国的人,这两天就要到了!
乔治一看这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了,不由拍了拍脸,大骂了一番。他赶紧推开那两个压在自己身上的丫头,找到了水晶球之后,给华莱士打了个‘电话’。但却没有人接!
他心中咯噔一下子,光着屁股就跑到外面,在宦官和骑士们的一脸懵逼之后,把阿吉拽到了身边,吩咐他快点去大圣堂通知一下华莱士。
随后乔治便穿上了衣服。
作为神使,乔治是要去看一看的,等他带着骑士们到了国王的卧室外面,发现这里已经是挤满了人。大家满腹思绪,神色各异,不知道是喜是悲——尤其是阿方索。
也就是太阳王在那里闲得慌,背着个手,一会找这个聊聊天,一会找那个聊聊天。
不少人实际上心里面都有准备了,毕竟这老国王已经是要死不死的快有十年了!像今天的事情,经常发生。曾经老国王在继承人的上面徘徊不定,但这一次的比武大会后,国内局势已经是明朗了,继承人应该是谁,大家心里面都有谱了。
只是老国王还没有发话,而这是关系到圣庭那边的说法的。
阿方索看到乔治之后,与乔治聊了聊。
乔治还没有对艾尔达的任何人提过老国王的事情,因为最开始的时候,乔治等人也只是怀疑,潜伏者在老国王身边,而老国王则是被控制的傀儡。所以此前也只是告诉过阿方索,这王城内有潜伏者,而王宫内可能有一条大鱼,但身份未必很高。
而后来从幽冥王后那里得知一些消息之后,为了避免走路风声,也没有对阿方索多说。
重生三國當太守 蒲城十七少
吞天神帝(江東) 江東
但阿方索却是一直有些怀疑自己的父亲——在与乔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特地提过,自己的父亲的身体太过于硬朗,搞得自己的那位身体不好的好哥哥心焦不已。
魔皇大婚-色絕天下 魅夜水草
在那段时期,大王子的权势还是很高的,只要老国王一死,王位就是他的。而父亲也在那段时间患了一场病——阿方索怀疑父亲是中了毒!
可谁知道,在迷雾来临之后,本来快要病死的父亲,挺过来了。但大王子的病情却是越来越糟糕,于是他与穹鹰联合到了一起,而在那罗敦克的菲利普斯过来游说之时,便有了贾格尔跟随罗伯特出战黑潮之事。
原本到黑潮的时候,阿方索还没有怀疑自己的父亲,因为父亲的虽然在王位继承权上有些犹豫不决,但许多事情都做得非常正确,可谓是一代明君——出征罗敦克,更是一个果断非常的决定。
直到认识乔治,知道了那菲利普斯是一个什么东西后,阿方索才渐渐怀疑自己的父亲。而到了比武大会的时候,这怀疑的心思便更是严重了。
对于自己的这位父亲,阿方索的感情还是很复杂的。虽然在继承权上,老国王有所徘徊,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阿方索才感到了父亲的关爱——不然阿方索很难和大皇子争夺王位。
再加上这么多年来,父亲对自己一直非常的好,所以阿方索对于自己父亲的身份非常纠结,想要从乔治口中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被占据了,还是被蛊惑了。
乔治自然不能说——你爹让我关起来了,现在我找了一个老头,正在装你爹。
“阿方索,王宫之内潜伏着的那个堕落的天使知道大势已去,在昨晚已经是匍匐于七神脚下,随我们去天国了——现在,祂已经是在失乐园忏悔。”
听到这话,阿方索忍不住想起了昨晚出现在王宫上空的异象(神桥)。而阿方索也算是安心了。
没过一会,国王之手查尔斯公爵(沧澜大公)与几位重臣从卧室出来了,从他的脸色上来看,老国王应该是时日无多——查尔斯自然是装作沉重的样子。而看起来,老国王刚刚应该托孤了。
“神座大人,我是出来叫你们的,陛下希望您能与阿方索、小罗伯特一起过去一下。”查尔斯大公说道。
“对,乔治。”阿方索说道:“让庇护所的巫师们也帮忙看看吧。”
乔治点了点头,把身边的一位庇护所的大红袍巫师也叫上了,这个家伙在医学上很有造诣——死人弄能弄活。所以说,他事实上是罗斯格德的得意门生。只是他不清楚里面躺着的事谁罢了。
进屋之后,乔治发现几位大臣们都在卧室的侧房中守着,而卧室中的‘老国王’已经是不行了,一直躺在床上没啥动静,要不是那胸口像是破风箱一样呼呼喝喝的,乔治还以为他挂了。
红袍巫师看了一眼,不由暗暗皱眉,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板。
“是正常现象。”一名大学生看到红袍巫师打算参与,有些不喜的皱着眉头说了一大堆:“陛下刚刚服用过我们调制的药剂,现在睡得很舒服。”
红袍巫师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舒服个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老国王现在痛苦无比。
原本为了避嫌,他是不打算参与的,但现在看到老国王被这群巫医折腾成这样,却是有些于心不忍了:“老板…”
乔治点了点头,示意红袍巫师上去看看,心中好奇这个家伙能不能看出自己老师搞出来的花样。
红袍巫师是否看出罗斯格德的花样乔治不知道,但这个家伙的确有些水平,在罗斯格德的手腕上掐了那么几下,随后罗斯格德便吐出了一口浓痰,那铁青的脸,也好了许多。
曠世奇仙 賴 飛
乔治暗暗的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瞧起来都不像是装得!
又过了一会之后,罗斯格德终于缓缓醒来。虚弱的说了几句话。红袍巫师赶紧叫来了周围的宦官,将老国王身后的褥子弄了弄,有在他后背上放了几个垫子。这让老国王舒服了好多。
而乔治等人也仔细的聆听了起来。
这天,躺在床上装作快挂了的罗斯格德算是把戏给演足了,也不亏他那庇护所四大影帝的称号——同时,也算是过了一把国王得瘾。
他还罪己了一番,有那么一点临终醒悟的样子,让人怀疑是不是鲍勃的记忆给罗斯格德留下的一些影响。
老国王交代的信息很多,但罗斯格德几句话便都点到了,包括阿方索、罗伯特的安排,而乔治等人便算是见证人了。
老国王还单独的对乔治说了两句话。
当乔治将耳朵贴在了罗斯格德的嘴巴前,听到了他十分虚弱的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来:“…回头…回头把那些该死的大学士,都给我弄到学院来…”
乔治总算是知道,那些大学士们在昨天晚上都搞了什么飞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