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kpo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無限大萌王 線上看-027,摧枯拉朽般的勝利和老變態看書-i0ceq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乌鸦自认为虽然他已经经过转生,脱离了以往的权柄和力量,但他仍然是高贵的恶魔君主!所以,打假赛这种东西是万万……也不是不行。
毕竟对面那三个兜帽男,已经在无意间流露出了序列5的气息,而它的主人小莎夏,才不过是序列6的层次……
嗯……虽然高贵的恶魔君主自然可以越阶挑战,但……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
轰!
開發次元世界 銹跡符文
一道湛蓝的光束瞬间擦过乌鸦的翅膀穿了过去,吓了他一跳——他一抬头,就看到其中那名因为躲闪利姆露攻击而露出一头红色碎发的魔法师竟然不知何时正在抬着一只手对着前方,手掌心一颗湛蓝的奥术魔方正在不断旋转间,暴虐的能量已经在周围刻画了十几道魔法阵缓缓盘旋——
它顿时傻眼了!
“你们不是说演戏吗!?!!你们这是演戏吗!?”
那贯穿天际,将周围血月的光线都扭曲了的魔法光辉和恐怖的能量,你家演戏用核弹啊?!!
“啊哈哈……”闻言,正在施法的魔法师另一只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笑道:“不好意思啊,毕竟老大落入了下风,我们不认真……也不行了嘛。”
他回头对着另外两名同伴道:“说起来,你俩去帮队长吧,这里教给我好了。”
“能行吗?”一名中年人的声音从另一张兜帽底下沉声道:“队长那边……”
“嘛。”红发青年转头看了眼另一侧处于世界中心的两人,忽然道:“用世界树术式破坏队长的领域吧,虽然队长不愿意认输,但是输了就是事实也没办法……唔,真难办啊。”
“我们的任务终究是取得胜利,面子什么的……让他先放一放嘛。”
“喂。”眼看对方如此无视自己,乌鸦终于有些不满了,紫色的恶魔之鸦虚影缓缓在它背后浮现,无尽的湮灭紫雷落下一瞬间,碾碎了周围几颗树妖,留下了一片焦黑。
“你不会以为就凭借几个晃眼的魔法阵,就可以吓住我了吧?”
“别太小看人啊,小鬼。”
“啊哈哈。”闻言,红发男子微微一愣,回过头来干笑了一声,极为无奈,又带着几分严肃正了正口吻道:“自然不会,阁下,只不过阻拦住你,的确是我必须要完成任务啊。”
他一只手维持着法阵,另一只手往前一摊,做出了一个握手一般的姿势道:“那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真理会追寻之徒之一,也是黄金黎明的副团长,人称学者。”
“追寻之徒ꓹ 如果我没记错,之前夺走美国封印物的猎人ꓹ 也是你们中的一份子吧。”乌鸦背后的虚影凝视几分。
“啊,不只是猎人,实际上ꓹ 前往夏国的那位也是我们之一,代号皇帝ꓹ 嘛,说的有点多了ꓹ 哈哈。”
红发青年似乎极为话唠并且不喜欢动手的样子ꓹ 他就那么一直维持着法阵的运行,颇有一种只要你不动那我也乐得不动的模样,显然,他的目的就仅仅是拖住这边,让两个同伴去支援他们队长而已。
但显然,他想划水,但乌鸦却不想就这么轻松如对方所愿。
“哼ꓹ 那你也应该知道……你们那位皇帝,得罪了古老者之后的下场才对。”
低調大明星 雨雪紫冰辰
当然知道。
学者挑了挑眉ꓹ 有些无奈。
那个玩沙子的蠢货ꓹ 在重伤了海葬歌者之后ꓹ 因为太跳而被夏国的半神直接一剑给斩了ꓹ 这也导致了真理会对夏国的渗透变得更加谨慎了起来。
考虑到对方曾经也是古老者,乌鸦的意思ꓹ 显然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嘛ꓹ 如果可以ꓹ 我是真的不想打架……所以,没得聊了吗?”
“你说呢?”乌鸦沉声道:“或者说ꓹ 你让你那两个同伴滚回来,我们……”
一枚雷霆落下,乌鸦缓缓拿出了一副扑克牌道:“打会牌?”
“拉姆!!!”看到这一幕的莎夏,再一次羞红了脸蹲下了身子……为什么,为什么她的使魔这么不靠谱啊啊啊啊啊!它真的是曾经最古老的恶魔君主,代表着贪婪和狡诈的犯罪之王玛门吗?!
为什么她总觉得……她被骗了……
……
而另一边。
學院風暴:美男不好惹 蘇慕淺.
“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乌云主动微微散开,刚好露出了一轮血色的朱月。
利姆露轻轻一招手,最为中心的古树树冠砰然开始纠缠扭曲,猛的迅速生长,生成一个古老而阴沉的王座,随后迅速枯黄,腐朽,暗红的鲜血纹路取代了原本幽蓝的魔力符文,彻底臣服在了幽幽血月之下。
而伴随着古树的臣服,利姆露背后的蝠翼轻轻一阵收缩回去,缓缓的落到王座之上,翘起二郎腿托着腮歪起脑袋轻声道:“这就是……半神的力量吗?”
“真是……”他看着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轻轻一笑:“真是让人沉迷。”
踏破星 天殺的老
“该死……”看到这一幕的奥克斯,再也无法维持身为风之化身的风轻云淡,整个人化为了愤怒的风暴,狰狞起额头猛的催动了整个领域内的魔力:“沉沦于世的风神啊……”
最后的挣扎了吗?
一层层的苍翠色法阵迅速刻画,无穷无尽的魔力开始暴动之时,利姆露却放弃了继续进行魔法上的角力,而是随手轻轻一点——
叮……
伴随这一阵清脆的声音,整个领域就仿佛平静的湖水中滴落了一滴水一般,一阵涟漪迅速波荡之时,整个幽红昏暗的妖精之乡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开始扭曲这片领域的规则了!
首先是……打断对方的施法。
不管对方发动的是什么魔法,首先肯定需要庞大的魔力进行支撑,而这个世界……利姆露咧开嘴,涟漪扫过了直接,魔力从原本的充沛且自由的无色彻底被幽红的月光浸染,充斥着狂暴,鲜血和瘟疫!
凝霜劍 蕭逸
而伴随着魔力被污染的同时,奥克斯背后的翠绿法阵也在同时掺杂了一丝不纯粹的红色之时,吸收外界魔力迅速转化的奥克斯却一瞬间遭受到了魔力的反噬,瞳孔一缩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与之相反的却是利姆露这方的阵营再一次受到了强大的加成!就连安娜这样的普通人,都觉得自己此时浑身仿佛充满了……想要爆炸,想要发泄出去的……充沛的力量!!
“你……”奥克斯很想说一句你不讲武德,但利姆露并没有理会他。
青草在枯萎,大树在扭曲,生机盎然永不凋零的妖精之乡,迎来了属于她的幽暗黄昏!
当最后一滴湛蓝的湖水也被血液所染红后,利姆露坐在枯树王座上,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
很快,他就明白少了什么了,那就是整个妖精之乡都太平坦了。
平坦的宛如草原上的森林,完全没有丝毫的霸气。
于是,利姆露翘起嘴角,属于魔神僧正的大地之力砰然撬动了整个地壳,所有人脚底下一阵晃动之间,地龙翻滚,山峦起伏,丘陵突起,万物……沉寂!
“胜负已定。”
利姆露淡淡的站起来,瞥了一眼一旁戛然而止停止行动的两个魔法师,以及不远处,湛蓝和紫色交缠,到处都是轰炸四散的能量和落雷的小战场。
一株魔藤迅速缠上奥克斯的脖颈和身子,把他带到了利姆露面前。
踏天帝尊 大神來襲
“我感受到了世界的力量和渺茫的生机,这就是世界树术式吗?可惜……”
下一刻,魔威降临,浮现的生机轰然被碾压破碎,利姆露冷冷的站在树冠上,高举王座——“这里是我的国度。”
在使用领域强势镇压对方,彻底用血月增强整个伦敦的魔物后,利姆露就如同莉莉丝的神使一般,直接获得了所有隐秘同盟势力的拥护,血月狂热崇拜者的信仰,魔女和恶魔,欺诈者甚至部分阴影行者的崇拜和臣服,让利姆露的魔王威仪这个技能得到了极为恐怖的增幅!
这股凝聚的人心和意志,在利姆露已经彻底改造完毕的魔王领域内,哪怕是世界树术式这种专门针对世界的魔法,也无法与其对抗!
扭曲者们很强,他们的畸变体就如同死灵大军一样无穷无尽,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信仰和意志之力反而特别弱——而即便是扭曲者,先不说奥克斯几人是否有类似于魔王威仪这种通过凝聚士气而发挥威力的能力,就算是有,他们不是圣女,甚至不是净民,根本无法成为他们的精神领袖。
而除了圣女,嗯……剩下的就只有……圣子了吧?
想到这里,利姆露的神色怪异起来,所以你们的领袖都站在对面了,你们有什么资格赢?
“布伦……特。”奥克斯看着眼前已经彻底得势的利姆露,恨恨道:“我是不会……把妹妹……”
“嗯?”利姆露一愣,顿时心累的啪的一声连忙让魔藤分裂出一道触手堵住了他的嘴。
你妹妹有病,你也有病啊?!
本来还想让你留个遗言的,得,遗言也别留了,直接狼人刀了算了。
他的手上盘旋起一阵黑雾,大贤者已经迫不及待了。
然而,就在他想要下刀子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道细弱蚊声的声音:“你要是杀他!我立马就告诉全世界你是圣子!!”
“……”利姆露手上的黑雾一顿,颇为无奈的咬牙切齿道:
鲁克沁……丝!!!!
……
四方雜貨鋪 蠶絲如故
“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被侵袭的异空间,白金汉宫内,被莉莉丝保护下来的房间没有受到双方领域的丝毫破坏,只是伊丽莎白的茶水早已凉透,而莉莉丝已经戒备起来,似乎在防备对方半神的忽然出手。
但出乎她的意料的是,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救人的打算,而是仍然平静的锁定着她。
“奥克斯败了,甚至马上要死了。”
她再一次重复了一遍现在场上的情形,笃定道:“如果你们现在撤退,说不定还能救他一命。”
大唐雙龍奪艷記 風流龍哥
“喂,你能不能说句话,我说,你们输了!”
良久后,虚空之中仿佛传来了一声轻笑,未知的半神终于开口发出了穿越亘古的声音。
開元紀
“输了,也就输了,而且,只是一小局而已,那位虚空子嗣赢了,未必就是你赢,我们输了。”
“什么意思?”闻言,莉莉丝小脸一皱:“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不,你甚至还很开心?!你是不是被扭曲彻底弄坏脑子了?!”
“哈哈!”伴随着虚空传来一阵更为明显的笑声,那道一直锁定着莉莉丝的半神力量开始松动,虚空中苍老的声音再度传来:“奥克斯啊,我就没想过他会赢,只不过……我的确没想到他会在魔法上面落败。”
“你好像对奥克斯很熟悉的样子……”莉莉丝忽然一愣:“我应该知道你是哪位了。”
“哦?想起来了?哈哈,几百年前,我们曾有过短暂的交手,最后,确立了这片国度最初的古老法则——”
“行了,近乎就别套了,想说什么就直说。”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以后,莉莉丝的语气不禁软了几分,但也有了几分明悟:“所以说,一直以来,英国这边的真理会就是你在统领吧?可为什么你加入了真理会……”
“我一直都是,莉莉丝。”
“魔法师什么都可以放弃,唯独不会放弃对真理的追寻。”
老者轻声道:“而我还是由衷的邀请你……”
“做梦。”莉莉丝眯起眼睛道:“我上过一次当了,你以为我还会上第二次当吗?”
廣告界天王
“……”
“看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老者笑了笑,也不再坚持,半神的气息愈加微弱,只留下了他最后缓缓消散的留言:“看得出来,你将新的希望寄托给了打败奥克斯的那个年轻人,既然如此,我们拭目以待吧。”
“你是最古的魔女,是原初的禁忌,是最接近真神的存在,也是唯一一个靠自己摆脱了畸变的存在。”
“但你终究还是在接近真理,莉莉丝。”
“……你到底在说什么?”闻言,莉莉丝猛的站起来,力量的触手猛然探入虚空。
但可惜,如今还不完整的她根本没有踏入虚空的权限,力量一旦突破世界,就会被虚空无尽得乱流所吞噬——
“冷静一下,叶捷文。”女王静静的垂着眼睛,她只是一介普通人,但这并不妨碍她知晓大部分远古的秘辛:“那个半神是谁?”
“说话藏一半的风格,你觉得会是谁?”莉莉丝闻言,恼怒的拍了拍桌子,冷声道:“掌控魔法的古老者,最古老的德鲁伊。”
“早该想到的,那个该死的奥克斯,分明就是他的徒弟!!”
“哼,喜欢妖精序列的老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