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她說》播出 女性獨白劇需要一些深度思考

《聽見她說》播出 女性獨白劇需要一些深度思考

字母哥回憶童年:我和兄弟們幾乎沒有一天能吃飽飯

□師文靜

成都18歲少女失蹤6天 手機、書包在河邊被找到 失蹤前曾有輕生念頭

近日,由趙薇監製和擔任部分劇集導演的女性獨白劇《聽見她說》開始播出,八位女性將依次針對當下最受關注的女性困境,講出自己遭受的傷害,以及帶着傷害開始的自我治癒。最近女性題材劇大增,成爲最易出話題、最討巧的類型劇,怎樣精準聚焦女性焦慮成爲每一部劇的最大看點和話題點。《聽見她說》一次性關注女性八大困境,在女性問題上更深入了一步,若是這些女性問題都能闡釋好,會讓更多女性產生共情。

《聽見她說》的八個故事是《失眠人的夢》《她和她的房間》《時間表》《雲重傳》《許願》《重塑》《完美女孩》《魔鏡》,集齊白百何、郝蕾、齊溪、奚美娟、楊紫等實力派女演員,導演有趙薇、李少紅、李非等,編劇有張小嫺、葛亮等。每集以女性講述的方式,涉及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容貌焦慮、大齡單身、全職主婦、家庭暴力、中年危機、物化女性等主題,展開對女性生存處境的呈現和思考。

這部劇的呈現形式來自英國BBC劇集《她說:女性人生瞬間》,後者聚焦女性在社會進程中遭遇的尖銳矛盾。趙薇監製版的《聽見她說》,則將鏡頭集中於每一位女性在普通生活中都能有切身感受的問題。

該劇已播出的第一個故事叫《魔鏡》,聚焦女性的“容貌焦慮”話題。該集一開始,齊溪飾演的角色面對鏡頭邊哭泣邊卸妝,訴說着自己花三小時化妝後參加同學會得到的豔羨與嫉妒,但同時又因假髮歪了、眼皮貼掉了在同學會遭受的心理傷害,試圖演出揹負“容貌焦慮”的女孩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和打擊。角色絮絮叨叨半小時,最後反問:“女性就一定得是巴掌臉嗎?一定得是九頭身嗎?一定得是筷子腿嗎?一定得瘦嗎?一定得白嗎?什麼是美?什麼是醜?美的標準是什麼?”最終結論是,最爲包容廣闊的美,變得狹窄、單調,縱容這種變化的不是別人就是我,與其千人一面,完美得蒼白,不如獨一無二,做特別的自己。

《聽見她說》首集聚焦的“容貌焦慮”確實是一個很普遍的問題,但“雜談”半小時卻只給出了一個非常平實的答案,就是“自信的女孩最美麗”,沒有更加有深度的問題挖掘和有建樹的問題剖析,比如對當下的女性整容熱問題就沒有敢涉及。目前來看,與其花半小時講理論,不如拋出一個女性案例來回答“容貌焦慮”這個問題更有力量。

有趣的是,該集雖沒有深度挖掘女性問題,但這個劇仍是有觀劇門檻的。當角色在訴說“容貌焦慮”給自己帶來的傷害時,彈幕中有很多女性觀衆依然在對演員的妝容、皮膚指手畫腳,諷刺劇中女性的容貌。這就彷彿是一場互動式行爲藝術,藝術反照着現實。如果這部劇能讓那些處在“容貌焦慮”中而不自知的女性觀衆得到一點兒觸動的話,也算是有效果的。打破單一化審美綁架,確實需要的是女性自己的覺醒。

這部劇既然把女性焦慮議題打包裹一樣呈現出來,還是希望它在後續劇集中對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大齡單身、全職主婦、物化女性等其他女性話題進行“雜談”時,能拋出更多深度思考,能爲正在探尋人生困境的女孩提供更多散發智慧的思維方式。

雖然劇集形式是買版權得來的,但《聽見她說》在國產劇中仍然是很新穎的,鏡頭語言、拍攝手法也都在努力創新,從劇集創意的角度來說,很亮眼。我們需要更多的真實呈現女性困境的劇,這麼多明星大咖願意一起來關懷女性,也讓該劇有了更大的意義。

陳奕迅開“抖”,抖音「明星全鏈」再造新樣本

無錫一轎車內現無名女屍 鑑定系他殺

“最美路虎” 極簡設計美學詮釋攬勝星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