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4st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回到明朝做昏君 ptt-第五三三章 離開揚州熱推-fv7yc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曹邦看着黄昌宗,脸上的表情顿时凝重了起来。
他当然明白黄昌宗说的是什么意思,陈洪刚刚跟出来他就已经意识到不对了,现在听黄昌宗这么一解释,那就明白了。
显然皇帝是不能说这样的话的,只能让手下的人来说。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结束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波澜。不过花点钱倒无所谓,家里面的钱拿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给了也就给了。
站在一边的黄昌宗看着曹邦的神情不断变化,还以为他不舍得。
黄昌宗连忙苦口婆心的劝说道:“曹兄,千万不要不舍得,那些不过是一些身外之物罢了。只要留得有用的身子在,不愁有一天再把钱聚敛回来。李白不都是说了吗?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只要我们留下有用之,躯钱财还不是小事?不要往心里去,以后咱们挣钱的机会多了。”
“黄贤弟不用劝我。”曹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这样的结果已经非常好了,能够留下现在这些东西,是最好不过的结果。要是和韩家一样,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獸人之流氓攻
“我虽然也喜欢钱,可是也知道这钱不能总是攥在手里面。我回去之后马上就清点,然后就把钱交出来。还望黄贤弟在陛下面前多多美言。”
黄昌宗闻言,总算是放了心,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没问题。不过这件事情你还是要找人配合,我就不合适了,需要避嫌。回头我和陈公公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派人配合你清点,就说你的人手不够,需要人帮忙。”
曹邦也明白,这是想让朝廷监督自己,而且还不能够留下什么把柄。只能是自己请求人家帮忙,不能说是请人家监督。
曹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个当然没问题。”
噬天狂妞 小石頭瀟
“那好,那就这样吧。”黄昌宗说道。
与此同时,在丽春院里面。
朱由校活动了一下身子,这些天他在丽春院里待着确实是软玉温香,也是难得的清闲时候。
冷面客
可是朱由校知道,该活动一下身子了。在这个时候,如果继续待下去,恐怕外面又该闹腾了。
看了一眼从外面走过来的陈洪ꓹ 朱由校说道:“准备一下,今天就离开扬州。明天或后天再回来。”
“是ꓹ 皇爷。”陈洪连忙答应道。
这次出去当然是悄无声息的出去,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就不可能是悄无声息的再回来了ꓹ 那就是皇帝御驾亲临,该迎接的迎接ꓹ 该惶恐的惶恐,该认罪的认罪。
在朱由校准备离开扬州的时候ꓹ 扬州城里面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先是韩家被抓ꓹ 然后是叶家被抓,可以说是彻底震撼了整个扬州城。
中下层可能感觉还不明显,但也已经人心惶惶。最顶层的,现在吓得不行。所有人都在疯狂的打探消息,都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尤其是随着事件逐渐的明晰,扬州知府被抓,扬州转运使陈正林也被抓了ꓹ 随后接下来的几天,扬州大大小小的管理员被抓了四十多人ꓹ 甚至皇家书院的人都被抓了。
朝廷派来的内阁大学士徐光启坐镇ꓹ 通政司陈四海到处抓人ꓹ 锦衣卫也在抓人ꓹ 整个扬州城人心惶惶。
不过在这个时候,也不是没有稳定人心之举。
内务府大举派人进驻扬州ꓹ 开始在扬州城内大肆招募工人ꓹ 提升了原本给韩家和叶家做工的工资ꓹ 给出了前所未有的招聘条件。
異世夢痕 夢屆擺渡人
什么吃官家饭、什么铁饭碗之类的说法也是甚嚣尘上,总之ꓹ 在扬州城里呈现了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态势。
内务府还在扬州大肆收购货物,价格给的也非常高。
要知道,现在的内务府可是一个流通全国的庞然大物。有了这样的物流之后,他们做生意就更加方便和快捷,各种货物都缺。无论是卖到朝鲜,还是卖到西北,那获利都是非常非常多。
原本朱由校没有让内务府大举进军,但是现在可以了。
在这些内务府的资本面前,江南的商人一样是被碾压的,没有丝毫的犹豫。
除了官商勾结,除了那些贩卖盐商人以外,江南的商业环境可以说是非常的差。盐商造成的垄断效果是非常强烈的,各地的小商人根本就没法做生意;即便是做生意,也是盐商的附属,其他行业的生意只要赚钱,盐商也会插一手。
现在就不一样了,内务府只收购,不插手经营。盐商们倒台之后,江南的商业环境反而呈现了一种非常欢快的场景,大家都觉得可以大干一把,可以发财了。
就在这个时候,扬州城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皇帝要驾临扬州了。
一时之间,扬州城上下更是风起云涌,所有人都在等着皇帝的到来。
朱由校来到扬州的这一天,扬州城开门了,不过依旧是只能进不能出。
七夜之真相疑雲
至于说扬州城的货物供给,自然是没问题的。内务府调集了船只车辆将大批的物资送进来,供应扬州城自然是没问题,只要没有人囤积居奇,那就能坚持很久。
在这个时候有人敢囤积居奇吗?
答案是没有。
韩家和叶家的倒台,预示着整个扬州上层的淘汰。大商人都已经不行了,没有人敢干囤积居奇这样的事情。中小商人忙着和内务府接洽,想要从内务府的大单当中分一杯羹。
原本还在收购的内务府觉得速度太慢,想要改定制了。
一时之间,整个扬州城的商场可以说是风起云涌。
朱由校进入扬州城之后,直接住进了扬州知府衙门。
其他人则分散在扬州城的各处。
一时之间,整个扬州城都变得谨小慎微了起来。
街上的泼皮不见了,乱七八糟的人更没有了,就连青楼的喊叫声都低了不少,赌场都没有了原本的喧嚣。甚至好多赌场都选择了停业,生怕什么人找到自己的头上。
对于这一点,朱由校根本没在意。
皇帝到了扬州城之后,锦衣卫和通政司的动作更大胆了,开始抓紧抓人了。
掌眼大亨
除了扬州城之外,锦衣卫和通政司的触角已经伸了出去,在周围开始大肆抓人。
而扬州知府衙门也出了告示,开始接受民间告诉,无论是状告谁、状告何人都可以。在审问了罪名之后,全部严厉惩处,绝不姑息。
如果是被侵占了田产,也全都会退还且赔偿,无论是谁家都是如此。
朱由校在扬州城搞得这么大,原本人心惶惶的扬州城在这样的政策下,反而平息了一些。
同时,早就埋伏好的各种人在这个时候也粉墨登场了。
韩家和叶家等被抓的家里面的各种事情都被翻了出来,他们是如何的为非作歹、如何的最大恶极,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被罗列了出来。
这是朱由校用来收买人心的,说白了,现在他在扬州城,没人敢闹腾。可一旦走了,说不定有人造他的谣,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这样会影响朱由校的民心。朱由校等了这么久才动手,为的就是不光搞破坏,还要尽量的维持和建设。
现在把扬州城的这些盐商抓走了,要给扬州城重新树立信心。
如果让他们对朝廷失去信任,如果让他们觉得朝廷是为了钱才抓人,这会让商人们没信心,觉得社会环境不安、扬州环境很差,这样不好。
朱由校是一个讲武德的人,他早就安排了人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大肆鼓吹这个就是政治正确,如果谁再造谣,那就是图谋不轨、搬弄是非,直接抓人了。
一时之间,扬州城上下风气大涨。
箭芒 長生不老
最底层百姓,朱由校采取的办法很简单,通过内务府大肆招工,提高他们的工资,让他们有活干、有钱赚。皇帝来了,你们活得更好了。那些人成天欺辱你们、盘剥你们,皇帝不会。
对于中层的商人,内务府大肆收购他们手里面的货物,提高收购价格,让他们有钱去干更多的事情,去扩大生产。
对于顶层的商人,除了摆弄食盐的那些,朱由校采取的策略就是严格查处,有什么罪就定什么罪,该罚罚,该惩处的就惩处。
随后便是接洽合作,扶持他们,该给的好处也一样给。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他们,乖乖地经商没问题,但如果搞幺蛾子,那就可以去死了。
扬州城上下的风气骤然就好了起来,对朱由校也是歌功颂德。
那些被踩下去的人,那就不用说了,自然就是被踩到烂泥堆里了。
那些被抓的官员,也都一样,什么的冤假错案都被翻了出来。
如何勾结盐商,如何欺压百姓,一条条一桩桩全都写好了。
经过了几天得宣传之后,就由皇帝批复直接砍头了。
在砍头这一天,扬州城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聚集了不少的人。
朱由校在扬州的城门上,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在城墙的另外一侧,站着扬州城不少商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