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oc人氣連載小說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四百七十一章 師徒的兩的天賦看書-pv0or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作为天命的应劫者,北光的课程从第二天就开始了。
而苏礼作为一个合格的师傅,则是在舞阳给北光上课的上午,出海捕猎了一条大海鱼回来给自己徒弟当粮食。
这少年的修炼天赋果然也是十分惊人,竟然只是在一夜间就彻底掌握了苏礼封印在他体内的‘大胃仙法’的行气方式。
少婦生存法則
如今他一身精气被调动起来,正是需要大量补充养份的时候。
所以苏礼早早地就给北光烤了一大块鱼肉,然后就又开始准备午饭……
忽然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怎么好像他变成了照顾人的了?
所以这天命应劫的气运就这么可怕吗?或许北光第一次孤身出海就能够遇到他,本就是这种气运的体现吧。
苏礼想了想也没怎么太在意,因为到了他这个程度,这些事情做起来也没多少麻烦。
一品盜妻
他反而是用连山印和地火符配合在一起,于雪地里起了一口大锅,时不时地丢些鱼骨鱼肉进去炖着,然后时不时地又捞起一些吃些……滋味倒是真的不错。
到了下午,苏礼则是秉持这剑崖教的‘传统’,教导少年北光‘基础剑术’。
当年他也是从和基础剑术开始修炼的,此时当然也是从基础剑术开始。
魔王的時間
他再一次感慨这少年的灵慧,基础剑术虽然简单,但他只是演练了一遍之后,北光就能够将所有的动作记忆下来,然后开始一板一眼地模仿。
重生之不甘平凡
只是他的身体基础太差了,而且这些年的苦日子给他身体留下的暗伤也就算了,那些不过是苏礼一个神术就能治愈的事情。
真正麻烦的是这些生活下被迫形成的一些生理性改变,比如肌肉的异常增强或者弱化……这使得北光在施展基础剑法的时候总是会存在一些十分微小的偏差,而他自己在做一些特定动作的时候也会非常难受。
而北光的天赋再次于无声间显现……他居然自己发现了这些微小的差别,然后正使劲试图自己那不适的身体强行达到苏礼所做动作一般无二的程度。
苏礼见状连忙制止道:“不必如此,你的身体既然不适,强练只会弄伤自己。”
他又沉吟了一下,随后又对北光说道:“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北光有些害羞,不过想到苏礼是他的师父,还是乖乖听话地脱光了衣服……
苏礼看着那干瘦的身形也是知道自己这弟子的身体有得补了,所幸他压根不着急,只是以审视的目光分辨北光的肌肉状态,然后心中做定夺。
北光在这个时候难受极了,他就觉得苏礼的目光就想要一柄刀子,仿佛要将他的身体一点点切开。
但在下一刻,苏礼却是丢出了另一套衣物道:“穿这些衣服吧,你原本的衣服太破旧了,也不适合运动。”
北光眼眶微微发红,他感受到了来自师父那温暖的关怀ꓹ 这是他独自闯荡十二年从未有过的暖意。
他立刻穿上了苏礼丢来的衣服,然后乖乖地站在那里等着苏礼跟他说话……他知道自己师父应该是要思考一些问题。
苏礼思考的时间并不长ꓹ 下一刻却是捡起剑再次舞动了起来……
这一次他施展的依然是基础剑法,但是和原本的基础剑法又有所不同。仿佛完全去除了基础剑法中的攻击性,转而变成了许多拉伸、压练身体的动作。
这并非他早年修改成的‘健身剑法’ꓹ 而是根据北光的身体状态而特意修改的‘复健剑法’。
总之不管怎么说,都是在给北光的身体进行状态调整ꓹ 同时也是为了让北光能够保持对剑崖剑道传承的修炼……苏礼这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他觉得剑崖传承到他这里画风歪了是不可避免的,那么至少他的弟子这里得扭回来啊。
小妻誘人:老公乖乖就擒
所幸北光学得很快ꓹ 这新改动的剑招他很快就学了过去。
但是他每一次努力练习ꓹ 都会让自己浑身虚脱疲惫之极……这让他稍稍有些气馁,因为这样他就没办法更频繁地来习练了。
不过每次施展过剑法之后他都可以得到大量的肉类补充营养,再加上‘大胃仙法’的效果,他的身体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仿佛充气球一般地‘膨胀’了起来。
而且因为那套‘复健剑法’的效果,他的身体状态也得到快速调整,令他整个人都觉得血脉通畅轻快了不少。
此时他的身形已经十分匀称,肌肉也是极具张力韧性ꓹ 算是调整到了一个很好的境地。
而一个月的食补,也使得他原本亏空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补充ꓹ 至少已经能够开始正常的修炼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ꓹ 苏礼也不只是捕鱼做饭教徒弟ꓹ 他还频繁地往来于天裂山与永夜城之间ꓹ 不断地在剑崖传法殿翻阅不同的剑法传承,然后思考自己该怎么教出一个典型的剑崖剑修来。
这是他对剑崖诸位长辈为了他呕心沥血的回馈ꓹ 也算是良心发现了吧……
反正剑崖的长辈们看到这一幕都是觉得欣慰极了……虽然不知道这些剑法被苏礼学去以后会变成个什么样子ꓹ 但他肯学就是好的……大概吧。
这个时候苏礼展现出了与自家徒弟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天赋来。这些剑法别跟他提剑法真意那是什么都好说ꓹ 他也是能够看一遍就记住了。
可是一旦提及剑法真意来……他就只能是一片抓瞎。
偏偏剑崖教的剑道传承其实大多十分个性化。也就是说往往重意而不重形,因此这些剑法苏礼自己看的都是一头雾水没练成刀法或者别的什么就不错了ꓹ 更遑论如何去教导自己徒弟了。
但苏礼就是有办法搞事情啊!
他的天赋在于,这些剑法传承他要是硬学绝对会学成刀法或者锤法、箭法之类的。
但是他在初期的挫折之后,竟然脑洞大开地直接从中抽取一些基础的部分剑招,然后又将之有效地组合到了一起!
这么做的灵感其实来自于赤锋剑,赤锋剑就是一门不带任何真意的‘练习剑法’。可是赤锋剑往上却可以衍生出‘天裂·神锋剑’以及‘天裂·焚天剑’两门拥有顶级剑意的传承来。
所以苏礼觉得既然自己学不会,那就想办法让自己的徒弟以后能够‘自己’学会啊!
于是他借鉴了‘赤锋剑’的方法,将他从传法殿内学来的剑法一一拆解,并且按照不同属性与剑意的类型进行分类并统合。
土行类的剑法、真意大多厚重而重势,于是苏礼将之基本剑招归纳总结,形成了一个‘藏锋式’。
水行剑法变化多端,或锐或柔或猛或潜,于是苏礼便将之总结出了一个最为复杂多变的‘若水式’来。
而火行与金行剑法的总结就方便了许多,因为又‘赤锋剑’打底,他就很轻易地将之拆解、归纳出了‘燃锋式’、‘神锋式’。
最后的木行剑法就比较麻烦了,因为这方面的剑法剑崖教内几乎没有,就算有也是长春子凑数一般弄出来的……
这事苏礼没办法,木行剑道苏礼也不了解,他木行法术倒是挺在行的。
于是他想了一下,干脆以自己的枯荣真意为基础凑数一般地创造出了一套‘剑法’来……
这里又要不得不提一下他那扭曲的天赋了,竟然那是以那椿的神树为原型构造了一棵剑气大树。也即是‘树剑术’。
可是剑气大树怎么对敌?
便是枝叶枯荣啊!
枝叶繁茂,便是剑招繁复。而枝叶凋零,便是剑招化繁为简。
于是苏礼这么把自己逼到墙角里往死里折腾了一下,就这么演化出了一套可以通过不断化繁为简又化简为繁来应敌的奇特剑术来。
理所当然地称之为:枯荣剑。
“!!!”
这门剑法被苏礼创造出来的时候,剑崖大佬们简直就是差点要喜极而泣原地升天了。
他们的目光何等老辣,如何看不出苏礼的这套‘枯荣剑’其实是以法衍剑……就是假装这是套剑法。
可在众人看来,这东西可以当剑法来用就可以了啊!
而且这还是一套论境界层次,比之剑崖其他顶尖传承都要不差的顶级剑法。
但是当苏礼将这套自己草创而出的剑法又直接拆解了整理成讲究节奏变化的‘枯荣式’,并能且再与先前的四式合并成一套剑法之后……
整个剑崖上面的人就开始要疯了。
这一套剑法,竟然是包罗万象自衍五行!
这一套剑法,仿佛在试图阐述所有剑道至理!
这一套剑法,更多地像是在诉说这天地的道理!
它仿佛是一起剑法的基础,因为从它出发,往任何一个方向发展都可以有无限进阶可能。
它又好像是一切剑法的终点,因为剑之极致,也是要能够一剑出而世界灭生……这似乎是它正试图阐述的东西。
校草霸道寵:寶貝,吻上癮
然后要把剑崖五老逼疯的是,作为创造出这套‘神级’剑法得苏礼,居然就草率地给这套剑法取了个‘进阶剑法’的名字,然后大咧咧地在传法殿留了个档,设置了个是个剑崖门徒都能借阅的低权限……就教徒弟去了!
今夜我為誰綻放 煙色欲望

剑崖五老只是稍稍迟疑,就集体冲进了传法殿,然后以自己的权限强行将这套剑法设置成了最高权限。
烈火青春part19
他们这才兴致冲冲地开始研究这套在他们眼里十分神奇的剑法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