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ra2超棒的都市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愛下-第五百四十一章 小魚兒不想出手看書-u14h1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对于阴影角落而言,黑夜,浓稠得像是书生书房里的墨水。
但对灯火通明的碧翠庄而言,显得很无力。黑夜无法覆盖碧翠庄的任何一个角落,无一处不被或耀眼或昏黄的灯光所笼罩。碧翠庄从不天黑。
鱼木普普通通地游走在碧翠庄的每一处。从东边的生活区,往北边水楼区,往西边观景台,往南边宫殿群。她像是个普通的年轻游客,一个人观览着碧翠庄的每一处景致。
神念从她紫府之中流淌向四周,附着在每一样东西上。凭借着强大的空间整合能力,碧翠庄的立体模型在她脑海里一点点构筑,没有落下任何一个角落与细节。这对神魂是极大的考验,对于普通修仙者而言,或许是上百年时间也做不到的,但她专精的便是神魂修炼。
凡所见之物,必定留存于脑海之中。
一边将碧翠庄的分布格局收入脑海之中,一边分析标注每个地方的战略作用,哪里适合防守,哪里适合使用攻击神通,哪里适合潜伏隐藏等等。
禦劍蒼穹 我是企鵝
事实上,她并没有同多少人战斗过,这些手段基本都是她自己领悟来的。
曾经有过许多长老执事等见过她战斗后,都说她拥有极高的战斗天赋,如果是个剑修或者武者,那么同等水平下,甚至是一定越层次情况下,她的近战决斗能力将近乎无敌。
強勢占有,慕少情難自控
可惜,她是个神修,是个在远处使用神通法术的神修。
她并不遗憾什么。因为,她觉得常规的观念并不一定正确,或许,神修也能很好的同人近身作战。
当然,这只是题外话。毕竟,她很少跟人战斗,更不要说跟人近身作战了。
今晚,她的计划是将北边水楼区探索完。碧翠庄很大,要一下子完成探索很难,她没有那么草率,宁可慢一点,也要做到最细致。
水楼区顾名思义,水与楼是重点。
碧翠庄在这一块儿的设计很出彩,完美地将两座湖泊与高楼融合起来。高楼立于湖泊之中,按照一定样式,层层分布,从北到南ꓹ 共计分布着二十四座高楼,横纵之间以水桥相连ꓹ 并非石桥,便有一种飘荡柔和感。在各式灯光的照射下,平静的湖面泛起一层光晕ꓹ 将不高的水桥覆盖着,形成迷蒙的氤氲袅袅之景。
第一眼看到这种分布ꓹ 鱼木会以为可能是什么阵法。但几番探索后,没有找到任何可能的阵眼与真旗。她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能力不够ꓹ 感知不出来ꓹ 但还是详细记录了这种分布。
水楼区的每一座湖中楼都营业着不同的东西,赌场、酒楼、花楼、客栈、文楼、拍卖场等等,一座城池里会有的,这里基本都有。因此,这里现在有很多人,想必是比白天还要多的。
想了一番后,鱼木点亮一道避水符ꓹ 找了个别人注意不到的角落,跳进了湖中。湖水说不上清澈见底ꓹ 但水草之类的东西并不密集ꓹ 四处都留有人为打扫清理的痕迹。
湖是人造湖ꓹ 所以最底下较为平坦ꓹ 也不深,很容易就潜到底。在湖底探索一番后ꓹ 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东西ꓹ 不过她还是将里面的样子分布详细记录了下来ꓹ 不留下任何缺漏。
将两个湖泊底都探索了一番,都没有特别存在。
随后ꓹ 对水楼区进行了一个整体画像,鱼木就折道返回了。她打算回到生活区,然后再对生活区进行探索。
除了探索碧翠庄分布以外,鱼木还对这里的游客身份实力进行了一个划分。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修仙者占少数,而且九成以上的练气境,不到一层的筑基境界,个位数的金丹境界,金丹以上一个都没发现。
鱼木灵气修为不高,堪堪也就刚到元婴境,虽然这依旧是天才层次,但在朝天宗里,比她更年轻,灵气修为更高的也还有。她的神魂修为格外出众,超出灵气修为一大截,现在已经是六两一分神魂了,这是许多合体大乘,乃至一部分渡劫修士都达不到的水平。
有着极强神魂水平的鱼木,想要探知不如她的人的修为很简单。掌握着许多神魂神通的她也基本上不会留下探知痕迹,所以,碧翠庄的人在她眼里,几乎都是透明。
也正是因为如此,鱼木不太理解为何这样一个地方会出现血雾事件。她不由得想,难怪委托只让她调查,不让她介入。
回到生活区后,鱼木以环绕包围的方式从外到内探索。
一条一条街道走过,神念也从每个角落扫过。
她将众人的一言一行看在眼里。
生活区的布局与结构简单许多,没什么考究的地方,许多的街道与巷道让鱼木把这里评价为使用神通的合适地方。她在一些地方提前留下神魂标记,以备及时需要。
一直到午夜,鱼木才完成神魂探索与标记。即便是她,这样长时间集中精力使用神魂,也会感到一定的疲惫。她没有多浪费精力,确定了没有遗漏后,就打算回客栈。
期间,她定时感受客栈内自己的分身,没有感知到什么特别。小二倒是来问过晚饭的问题,但被分身回绝了。
回客栈的路上,要穿过一条食味街。因为是游玩之地,所以即便是午夜,这里依旧很多人。
鱼木修的是清道,基本不沾烟火,所以街上形形色色,各式各味的点心小吃对她吸引并不大。
抗日之偵察連長 風一聲
本来以为今天任务已经完成她,较为放松地走在街道上。
行至某处,她忽然心头紧缩,神魂大动。
龍王令:妃卿莫屬
随后,她立马动起来,神念飞速掠开,随后在一家不大的小吃铺子里发现异动气息。她没有多留,立马赶过去。
还没到小吃铺子,便听见一声痛苦的嘶吼。不少人围在外面,对着小吃铺子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她收敛气息,混入人群之中,周围人甚至没有注意到一个姑娘挤了进来。
鱼木定睛朝里面看去。里面桌子凳子、碗筷打翻在地,一片狼藉。一个身穿黑衣,背负长剑的男子蜷缩在地,手抱着头,额头上一层细密的青筋,青到发黑。在鱼木的眼里,他身上还笼罩着一股黑气。
这是……
鱼木绷紧的心神稍稍放松。
只是修炼走火入魔了。
负剑男子痛苦地嘶吼着。店内的食客缩在角落里紧张好奇地看着,小二打扮的人在远处喊叫:“客官!客官!你怎么了?”
掌柜在柜台里小心看着,见着男子没有回应,神情异常痛苦。他也不敢上前去搀扶,生怕出点什么危险。见着男子持续不见好转后,掌柜吩咐小二,“你从后门出去叫守卫队。”
小二缩着身子,便从后门出去了。
鱼木见此摇了摇头。等到守卫队来,已经可以准备后事了。
一般的走火入魔是让人丧失修为,损伤意念。但这人是剑修,剑修走火入魔,没有帮助,解局只有剑气入体,绞杀心脉。
鱼木并不想因为救他而暴露身份,虽说依照周围人的实力,完全不可能发现她,但防患于未然,不轻易出手是她身位调查者必须要做到的。
她扫视周围人一圈,发现有两个筑基修士,一个金丹修士,都有能力去救那个走火入魔的剑修。
但看他们神情,似乎也毫无救人的打算。
鱼木只得在心里为这个剑修默哀。如果她是来游玩的,那个肯定会出手相助,毕竟身位大宗子弟,宗门教导的江湖道义还留在心里。但现在在执行任务,任何非必要的冒险都是违背任务指令。
美女總裁的貼身狂少
她微微叹了口气,转身向人群外走去。
男子痛苦的嘶吼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然而,鱼木却定住了步伐没有离去,因为男子剑修嘶吼声消失并不是因为他死了,而是他恢复了。她转身看去,发现三个修仙者都没有出手相助,是其他人。
鱼木很不能理解,谁救了他?
她将周围所有人重新感知了一番,发现没有任何人位置改变过,也没有谁身上留存有灵气痕迹。
几番确定后,她知道,应该是有自己感知不到的人在这里救了那个修士。她心里一沉,自己感知不到的修士,要么是神魂修为高出自己一截,要么是修为直逼渡劫。
她立马收起所有神念,扫除所有神念痕迹,防止被隐藏的高境界修士捕捉到。但她依旧无法放心,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之前释放神念的时候,有没有被那个人感受到。
那个人或许就隐藏在周围的人群里。
她想,如果自己神念扫过了那个人,那么毫无疑问,自己多半已经暴露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紧张起来。但她并没有选择逃离这里,而是神情沉定地继续留在原地,没表现出任何异常来。这种情况下,越着急离开,越容易被注意到。她要装作自己只是来这里游玩的神魂修为还算不错的修仙者。
沉默。冷静。按兵不动。
剑修男子从地上爬起来。他显然对自己刚才发生的事心知肚明,抱拳郑重地对着空气说,“感谢前辈出手相救!”
嫡女攻略 綠袖子
從開始到現在
没有人回应他,他便知道救他的人应该只是顺手而为,不想现身,他便再次感激,“多谢前辈!刘某一定铭记在心,为前辈焚香烧火!”
“客官?你还好吗?”掌柜在柜台里问。
剑修面色还有点苍白,笑着说,“掌柜的,我没事了,吓到你了真是抱歉。”他看了看周围,“还有打扰到诸位的食性,真是对不住了,各位今晚的饭钱我给了,”他又看着掌柜,“还有店里坏掉的东西。掌柜的,你看这些钱够吗?”他取出一支银叶子递给掌柜。
掌柜一愣,连忙挥手,“太多了太多!”
大夏桃花源
剑修爽快一笑,“不打紧,多出来的就当我吓到你的赔偿。”他说完,直接把银叶子甩给掌柜。
掌柜连忙接下来,和善笑道,“客官大气。”
剑修摇摇头,再次抱拳感谢不跟露面的救命恩人,随后离开这里。
鱼木想,这就是江湖剑客的豪爽做派吗?她瞧了瞧自己,觉着自己这一身宗门娇气气息跟江湖还差得远了。
见事情到此为止,围观的人群便在言笑议论中散开了。
鱼木最后看了一眼小吃铺子里面,见到最里面,一个披发男子正悠闲地吃着菜。她不禁愣了一下,心想,店里的桌子不是都被掀翻了,菜洒了一地吗?怎么那个人这么快又吃上了?而且,之前有那样一个人吗?莫非他就是那个隐藏不肯露面的前辈?鱼木不敢确定,因为之前她把所有的神念都收回了,并没有留意周围在发生什么。
还有,为什么他的背影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無限進化流
鱼木心里的疑惑与好奇让她想看看那个人的正面。
“姑娘这么看着,可是要尝尝面点子?”掌柜见鱼木没离开,便在里面喊道。
鱼木陡然惊觉,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这里发呆!
她正准备拒绝,一群守卫队的人跑过来打断了她,进了店里询问情况,掌柜得便将之前发生的事说来。
鱼木趁机赶忙离开这里。
很快,守卫队也了解完了情况,便离开了这里。
吃完小吃,满足的食客到叫着掌柜来结账。
掌柜的笑着对食客说,“哎哟这位客官,敢情你一直在吃着啊。我还以为之前那档子事把人都给吓开了。”
“哈哈,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嘛。”
“那客官你可真是好胃口啊。这一份面点子五文钱。”
食客排出五文钱来,啧啧道,“掌柜啊,真可惜,你刚才要是把那位姑娘叫了进来,兴许我会给你十文钱。”
“啊?”掌柜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哈哈,那姑娘一瞧着就不想吃我家这一口的人,我也只是顺便问问而已。”
“那可未必哦。”食客温声一笑,迈步离开。
掌柜瞧着食客离去背影,嘀咕道,“对人家有意思就直说嘛,还绕个圈子,姑娘挺漂亮的,对人有意思又不丢脸。她要是进来吃碗面点子,你要是有意思,不可得给我十文钱嘛。现在的人真含蓄。”他望着外面,想着自己年少轻狂多情之时,不由得微微仰头,自豪道,“你可比不上我年轻的时候啊。”
掌柜撇去七七八八的念头,捏着剑修给的银叶子,笑圆了脸,心道这些个走江湖的真大方,多来些,多来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