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3v5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狩獵好萊塢笔趣-第1102章 敗退讀書-zyugj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银行最怕什么?
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只是稍微有些阅历的普通人大概都能知晓,两个字:挤兑。
任何银行,一旦发生挤兑,结果都是灾难性的。
只是2月26日一天时间,监管当局的调查和西屋电气的撤出,两大负面叠加引发的恐慌,迅速造成了客户对梅隆金融集团的挤兑。
作为一家成立超过百年的老牌地方性银行,梅隆金融集团在事发前一天市值达到139亿美元,然而,截止当天下午收盘,连翻的负面消息冲击之下,梅隆金融集团的股价直线暴跌了21%,收盘市值已经只剩下109亿美元,一天时间,这家银行的所有股东账面亏损达到30亿美元。
不过,股价的暴跌还在其次,所有人都明白,最严重的问题还是挤兑。
如果这一问题不能迅速解决,梅隆金融集团这家存续百年的老牌地方银行或许连下周都挺不到就要陷入崩溃,并将产生更多连锁性的负面影响。
随后两天,事件持续发酵,没有任何奇迹出现。
梅隆金融集团在随后两个交易日内估价继续分别下跌了13%和9%,待到周五收盘,市值已经从三天前的139亿美元暴跌至86亿美元。同时,连续三天,银行旗下客户累计的提现转账申请高达67美元,而这家资产规模430亿美元的老牌地方银行,按照联邦此时8%左右的存款准备金率,短期内能够拿出的现金还不到35亿美元。
因此只能限制提取。
这反而造成了更进一步的恐慌与挤兑。
匹兹堡。
梅隆家族的一处庄园内。
时间是周五晚间。
自从当年安德鲁·梅隆去世后就开始逐渐分裂的梅隆家族大部分成员少有地再次聚在了一起,首先迎来的就是一场激烈争吵,对峙双方是引发了今天这一切的理查德·梅隆·斯凯夫和自己姐姐科迪莉亚·斯凯夫·梅。
狂後傾國 風流少保
两人的母亲莎拉·科迪莉亚·梅隆是梅隆家族创始人托马斯·梅隆的孙女,因为当年母亲去世后的遗产争端,这对都已经年过六旬的梅隆家族第四代姐弟已经将近三十年没怎么说过话。
“从小就是这样,从小就是这样,你这个傲慢自大又无能的蠢货,除了喝酒玩女人,你什么都不会,你活到六十岁ꓹ 还是只能干这些连累家族的蠢事。”
“碧池,我至少没有连累你吧!或者ꓹ 你不要告诉我,你偷偷跟着大家一起投资做空科技股亏了大钱,那只能说你更蠢。”
“如果早知道是你这个蠢货在背后撺掇ꓹ 打死我都不会投一毛钱。嘿,我是亏了一些ꓹ 但看看你,当年你拿了那么多ꓹ 这次还能剩多少?哈哈ꓹ 我等着看你破产,蠢货。”
“我多拿一些是应该的,至少我这些年还做了一些事情,你呢,除了躺在母亲的遗产上享受生活,你做了什么?你什么都没做!”
“你是做了一些事情,打造了一个传媒集团ꓹ 然后去招惹总统,挖别人隐私ꓹ 嘿ꓹ 挖到什么?克林顿现在还好好地待在白宫ꓹ 倒是这次ꓹ 梅隆金融突然被调查,你以为是为什么ꓹ 蠢货ꓹ 你说这是为什么?”
“碧池ꓹ 你闭嘴。”
“蠢货!”
当两人的争吵几乎要发展到肢体冲突的程度,蒂莫西·梅隆推着自己父亲保罗·梅隆走进来ꓹ 坐在轮椅上今年恰好90岁的老人示意儿子上前一些,直接抡起拐杖打在理查德·梅隆·斯凯夫身上,终于制止了这场争端。
打断了两个后辈的争吵,保罗·梅隆目光在大厅内所有后辈身上扫了一圈,再次对儿子示意。
蒂莫西·梅隆也没有废话,望着周围或站或坐的众人道:“弗兰克·考特下午从华盛顿回来,当局的意思是要求纽约银行接手梅隆金融,所以,大家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弗兰克·考特是梅隆金融集团的CEO,从1987年开始担任这一职位,一直是梅隆家族忠实的代言人。
蒂莫西·梅隆话音刚落,他的一位堂弟马修·梅隆就说道:“太明显了,这就是一场阴谋,我记得去年纽约银行就尝试过向梅隆金融发起收购。”
遺忘愛:鎖情小秘書 寒夜聽風
另外一位和理查德·梅隆·斯凯夫同一支的理查德·普罗塞尔·梅隆道:“蒂莫西,我只想知道,答应纽约银行接管后,我们能得到什么,或者,直白一些,我们还剩下什么?”
蒂莫西·梅隆看向这位比自己大几岁的堂兄,摇头道:“这只是华盛顿对梅隆金融的要求,关于我们的事情,今晚做出决定后,还需要我们与华盛顿接触。”
又一位梅隆家族的中年女性成员卡桑德拉·梅隆道:“如果华盛顿不做出许诺,我们当然什么都不能答应。”
“卡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只有一晚上的时间做出决定。你知道,周末虽然股市休市,但挤兑还在,我们拖不起。”
刚刚结束与弟弟争吵的科迪莉亚插嘴道:“那就什么都不谈,梅隆金融如果因为挤兑崩溃了,损失最大的可不是我们,我不相信白宫敢看着这件事发生。”
“真这么简单就好了,”刚刚的马修·梅隆道:“如果我们不主动配合,梅隆金融的情况恶化到一定程度,当局有权力强行接管,到时候,我们就彻底失去了主动权。”
卡桑德拉·梅隆又道:“那也不能谈都不谈就做出妥协,我还是坚持华盛顿要给我们许诺,才能让步。”
“关键还是时间。”
“不如拖到周一再看看。”
大厅内,作为安德鲁·梅隆唯一在世儿子的保罗·梅隆靠在轮椅上安静听了一会儿众人的争论,莫名有些悲哀。
想想曾经梅隆家族的辉煌,再看此时这些人,话语里都只想着退避与脱身,甚至,这些家族子弟连引发了这一切的某个年轻男人名字都下意识没有提一句,可以想见,更别说与之对抗。
这么想着,保罗·梅隆微微抬手打算众人,然后看向刚刚一直沉默的理查德·梅隆·斯凯夫:“查理,你怎么不说说?”
公爵
理查德·梅隆·斯凯夫刚刚被这位算起来应该是自己舅舅的老人抽了一记,肩膀此时还在吃疼,闻言微微抻了抻脖子,看向天花板上的吊灯:“我没什么好说的。”
旁边的科迪莉亚立刻跟着嘲讽:“是啊,他从小闯了祸都是这种无赖模样,然后等着爹地妈咪收拾烂摊子。”
保罗·梅隆瞪了眼这位尖酸的外甥女,又缓缓扫向众人,见这些后辈子弟都是目光躲闪的满眼,心中颓然更甚。如果梅隆家族能够抱作一团,上百年积累的底蕴,这只或许还可以博一下,现在,面对某个庞然大物,人心离散,胸无斗志,即使他这个老头子还有些想法,也根本无法施展。
抿了抿干燥苍老的嘴唇,保罗·梅隆终于道:“既然你们都拿不定主意,这件事我就让蒂姆来处理,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梅隆金融肯定是保不住了,不过,不出意外的话,让出了梅隆金融,对方……也不会再穷追不舍。所以,马修,卡斯,还有查理,你们有意见吗?”
众人一时沉默。
卡桑德拉·梅隆片刻后再次道:“叔叔,真的……我们让出梅隆金融,就能结束吗?”
幹坤武帝 水稻玉米
“看看赫斯特家族就知道,西蒙·维斯特洛不是一个喜欢穷追不舍的人,他这次想要的也只是梅隆金融,”保罗·梅隆终于说出了某个名字,再次瞄了眼众人脸上的表情,又补充道:“前提是你们以后不要再去招惹他,安安分分过自己的日子。”
气氛莫名有些尴尬,一些家族子弟再次看向理查德·梅隆·斯凯夫。
被一堆目光盯着,理查德·梅隆·斯凯夫很快涨红了脸,恼羞成怒道:“西蒙·维斯特洛,他算什么,一个暴发户而已,大不了,两年前伍德菲尔德庄园的爆炸案,我让……”
理查德·梅隆·斯凯夫还没说完,保罗·梅隆就已经狠狠地将手中的拐杖丢到这位现在还看不清形势的外甥身上,恶狠狠道:“蠢货,你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吗,伍德菲尔德庄园爆炸案,嘿,你怎么不把肯尼迪刺杀案扒出来,你看看这些年,谁敢调查这件事,你再看看肯尼迪家族子弟的下场,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
理查德·梅隆·斯凯夫本来也在气头上,连续被这位舅舅针对,再也忍不住,咆哮道:“我不害你们,就当我是一个外人好了,从今天开始我和梅隆家族断绝关系,可以吗?”
保罗·梅隆见理查德·梅隆·斯凯夫面红耳赤地说浑话,更加生气,瞪着眼睛嘴唇颤抖,手臂微微挥舞,可惜手中的拐杖已经丢出去,只能抬手指责斯凯夫道:“断绝关系,呵,你现在的所有一切都是梅隆这个姓氏给你的,你先把你名下的财产都吐出来,再说断绝关系的事情。来,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律师过来,你愿意吗?”
见老头子几乎要站起来扑向自己的凶狠模样,从小被这个舅舅种下的威严让理查德·梅隆·斯凯夫终于冷静下来,再次梗起脖子,不再回答。
蒂莫西·梅隆蹲下身帮自己父亲扶着胸口顺气,顿了顿,轻声对众人道:“我打电话给FBI的一位朋友,他说,关于伍德菲尔德庄园爆炸案的所有证据卷宗,去年就已经全部神秘失踪了。现在,就算……维斯特洛亲自跳出来说那件事就是他做的,也没有任何证据。”
蒂莫西这么说完,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保罗·梅隆在儿子的安抚下恢复过来,终于再次开口,语气里透着颓然:“就这样吧,你们各家回去准备一下。虽然这次纽约银行肯定是换股并购,但梅隆家族的股份就都不要留了,全部卖掉,我们彻底退出。”这么说完,保罗·梅隆再次看向某个不争气的外甥:“还有,查理,你那家《匹兹堡论坛报》,关掉吧,反正你知道,就算不关,这家报纸也撑不了几年,蒂姆问过了,你那边已经没有多少广告订单了。”
保罗·梅隆语气放缓,本就心生怯意的理查德·梅隆·斯凯夫也没有再顶嘴,不过还是试探道:“我卖掉总可以吧?”
保罗·梅隆恨铁不成钢:“你打算卖给谁,你以为谁敢要?”
忘憂草的愛 麥小涼
理查德·梅隆·斯凯夫顿了顿,几无痕迹地微微点了下头。
保罗·梅隆张了张嘴,还想再叮嘱点什么,想想终究没有出口,抬手挥了挥:“既然这样,都散了吧,以后……呵,我没有太多时间了,管不了了。”
梅隆家族做出决定后,事情开始迅速转向。
经过第二天一天时间的紧急磋商,周日一大早,纽约银行公开宣布,鉴于梅隆金融集团突然爆发的危顿局面,在监管当局的支持下,纽约银行将对梅隆金融集团进行紧急接管,梅隆金融集团的董事会当天宣告解散,CEO弗兰克·考特宣布辞职,不过依旧会协助后续纽约银行对梅隆金融的兼并。
梅隆金融集团的董事会此前一共八名成员,其中五位都是梅隆家族的代表,基本等于对这家老牌银行的绝对控制。
现在,董事会解散,纽约银行将对梅隆金融进行接管和兼并,彻底宣告了梅隆时代的终结。
不仅如此,显然是为了缓解这家银行的挤兑局面,昨天才刚刚宣布与梅隆金融分道扬镳的西屋电气突然转变态度,主动澄清自身对于当局调查梅隆金融内部问题的反应有些过度,因此收回昨日的决定,未来将继续与这家银行展开合作。
強吻99次:老公,別太壞
如此过山车似的峰回路转让无数看客都感到迷惑,乃至一位《华尔街日报》的著名财经记者在自己的Facebook上大呼阴谋。
这位财经记者同样翻出了去年年底一则关于纽约银行向梅隆金融集团发起收购遭到拒绝的传闻,因此判断,过去几天发生得一系列事件,都是纽约银行为了吞并梅隆金融集团所采取的不光彩手段。
可惜,大局已定,这些其实也并没有探究到更深层次内幕的声音并没在主流媒体上引发什么波澜。
至于大略知晓这一切事件前因后果的少数金字塔顶端,则是再次震惊于梅隆家族在维斯特洛体系面前如雪崩般毫无招架之力的溃败,不可避免地多出几分敬畏与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