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d1h火熱連載小說 亞蘭神門-3、熱推-xgahw

亞蘭神門
小說推薦亞蘭神門
这一切的动作不到两秒完成,看得在后面伸着脖子的老李目瞪口呆,同时也不知所措。他既惊叹两人的动作敏捷,又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俩人就真刀真枪你死我活了?他在得知自己即将成为特工的几天中,没少想过各种情景。有刀光剑影,有飞车追逐,有灯红酒绿,尽管他这个内勤人员根本不太可能遇到,但他绝对没想到自己人内部会有这样的场景。这不是人民内部矛盾吗?还是俩人中有一个叛徒?还是敌人的阴谋?俩人只是中计了?但敌人是谁?随着老李的胡思乱想,他右手的枪也不断变换对象的左右乱晃。
这时,就听倒在地上的王头对他喊道:
絕色軍師
“小李,保护好自己,梅军是特务!”
老李愣了愣,他知道在局里内部管敌对方特工都这么叫。不过还没等他把枪对着驾驶舱,就听见几乎同时两声枪响,老李这时的侦查兵底子总算管点用。他在枪响前本能下意识的侧着一缩头,一发子弹擦着额头飞了过去,接着就是火辣辣的疼,他差点被躲在驾驶舱内的梅军爆了头,还多亏了王头的一枪,虽因角度问题不会打到梅军,但子弹打在舱门内溅起的碎屑多少干扰了下梅军。
“你X比!”老李怒了。一半是因为疼,一半是因为梅军的卑鄙,自己还以为他是好人,几分钟前差点为他落泪,现在他却差点要了自己的命。所以情急之下,田间地头的一句粗话脱口而出。
怒了是怒了,可老李并没失去理智。满脸是血的赶紧把头缩在前面的座背后,同时自己郁闷的想到,我说天上哪有掉馅饼的好事,这他x的要玩命了,老婆孩子咋整啊,还没嘱咐呢。
可是没人同情老李,此时的梅军已经抱起一个驾驶员猛地蹿出舱外,王头倒在地上虽然开了两枪,但是都打在了驾驶员身上,而梅军再次两枪击中了王头的胸口。
也不能说老李太没用,就在他们两人开枪的瞬间,老李还是展示了一定的身手,在枪响的同时,老李半个脑袋探出座背,右手抬手也是两枪,紧接着转身一个前滚翻往舱门滚去,也顾不得没跳过伞了,逃命要紧。
但梅军不愧是优秀的特工,似乎早料到这一切,先是把头埋在驾驶员身下躲过老李和王头的两枪,在击中王头后,迅速对着老李又开了两枪。这时老李刚刚滚到舱门口,梅军的两枪正好打中老李的双腿,老李哀号一声,双腿一软,向前栽去,咚的一声,脑袋撞在舱门上,满眼冒金星。还没等老李稍微缓缓,梅军隔着座椅腿又是两枪,打中老李左臂和右手。老李再次的哀号声过后,也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这时,梅军才推开驾驶员身体,慢慢站起来,脸上还是阳光灿烂的笑容。先去把王头拖过来,靠在过道上,又过来把干张着嘴,只剩半条命的老李也拖死狗一样拖来。老李疼得死去活来,但这时也算看见王头了,原来王头还有口气,微睁着眼看着老李。老李背靠座椅腿,双臂双腿血流不止,看样子就算此时梅军不理他放他一条生路,他也活不了多久就会失血而死了。
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自己要死了。说实话,老李很害怕。本来风平浪静的过了半辈子,老婆孩子热炕头,活得挺好,为了块破三角铁把命丢了,到死还不知道这破三角铁干吗用的,老李觉得冤啊。可接下来梅军的话打断了老李的恐惧。
與花共眠
“怎么样?害怕吗?你可以不用死,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梅军笑着对老李说。
“你想咋样吧。”老李忍着痛说。
[綜漫]”騷”年的苦逼之旅 青澀的小果實
誘聲魅色
“这架飞机现在自动驾驶,航向是南太平洋xx岛附近。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你要是同意按我说的办,我就给你止血,到时候跳伞后自然会全力抢救你,你活着对我们更有用。”
“你们?你们是谁?让我干什么?”
葳瑤之血色浪漫 鳶~
“自我介绍下吧,我叫梅津治郎,是R国的特工。我们需要你和我们合作研究你左手里的金属。”
老李睁大了眼睛,满脸惊讶的瞪着这位梅津治郎。这时,一旁的王头咳嗽了一下,鲜血从嘴里不断涌出,看来马上就要不行了,是梅军的话刺激了他。濒死的眼神怒瞪着梅军,仿佛要说什么,可是嘴里一阵鲜血涌出,只换来了剧烈的咳嗽。
梅军微笑着看着王头,蹲着身子说:
娛樂圈之球王的逆襲 隱林
“王头,你真不愧是个老特工啊,我知道你早在美国就怀疑我了,可一直没显露出来,想回到z国再动手是吧?可是你还是低估我了,低估了大X民族的智慧。我怎么可能没有准备而束手待毙呢?你的防弹衣早就被我换过了,这是你没想到的吧?而且你虽然怀疑我,但始终拿不准我是为谁工作,我的目的又是什么?呵呵,我可以告诉你,让你死个明白。在z国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特工,包括局里面。M国也是,这三个驾驶员在上机前就被我们的人下了**。其实说起来,贵国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本来如果不是这次的东西对R国的航天及未来十分重要,我是不会轻易暴露的,但只要能完成这次任务,就算死也值得。说实话,如果不是敌对关系,王头您永远是我的好长辈,我非常尊敬您,现在这样真是对不起了。”说完,梅津治郎低下头,似乎表示歉意。
“放你X屁,你个小R本子,我草你XX!”老李拼着疼痛,咬着牙怒骂道,刚听说梅军是R国人时,老李脑子一片空白,他怎么也不会想到,R国的特工竟然能打入我局内部,这实在无法接受。等他说了一会,老李才反应过来,冲天的怒火一下子烧起来。他恨自己太笨,太容易相信人,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其实他忘了,就算是王头这样的老特工也是着了他的道,他这个二半吊子又怎么可能察觉呢?但是特工不能失算,失算就意味着死亡。老李此时也豁出去了,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子大骂道:
只要你愛我 妾心如水
“你他x做梦!老子死也不会做汉奸!你好好看着老子怎么死的,老子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你个畜生!x你x啊!!!!”老李像疯子一样一头撞过去,满脸鲜血好像恶鬼一样。由于离得太近,梅津也没想到老李玩命了爆发出这么大能量,被一头撞在身上失去了平衡。老李本来就块头比他大,一身蛮力也大,又是拼命之下,竟压在了梅津身上,可惜的是双腿不能动,手也不灵便,尤其左臂完全失去了知觉,只是觉得有血逐渐流到了自己的左手碗上,已经流进了水晶护罩,左手心渐渐有热辣的感觉,但也顾不上许多。因为老李全身都疼,脑袋上还有个大包,又挨了一枪。
梅津快速推开疯了一样的老李,身子侧躲不觉靠在了奄奄一息的王头身上。话说王头的防弹衣虽然被换了,但也管点用处,其中开始两颗子弹射入并不深,但也造成了杀伤,主要是最后两弹致命。这时就见王头突然伸出了双手,猛地抱住了梅津,用尽全力对老李喊到:“快躲!”梅津情急之下开枪,却忘了八颗子弹已经打光,撞针击空后赶紧随手扔掉了枪。
状如疯癫的老李一时也愣了,刚才热血上涌不觉的,此时一停顿,就觉得头晕眼花,更反应不过来了。只是在那里大口喘气。
但梅津却似突然想到了什么,脸孔狰狞的再不复微笑阳光的样子,一个手肘撞向王头的胸口。王头鲜血狂喷之下顿时气绝,但双臂死死抱住了梅津。梅津右臂一抖,突然亮出一件数寸长的匕首,猛地向王头手碗划去,同时左腿猛蹬王头的身体,力图摆脱他的束缚。
老李定神看到这一幕,也猛地想起了王头说过,每个特工都有一个纽扣大小的类似光荣弹的烈性**,两米之内威力极强,就是为了和敌方同归于尽才会用的,但一般不会每次任务都携带,因为一旦引爆可能会伤及无辜。没想到这次王头却带了,而临死终于用到。说明王头对梅津的怀疑在国内就有,只是可能没有引起上面的重视。
这一切前因后果只是刹那,老李随即也做出了反应。狂吼一声猛地扑到梅津身上,三人滚作一团。因为梅津如果不死,老李根本活不了,同时老李也明白自己这个样子,即使跳伞也是摔死的命,又眼看着王头死在自己眼前,悲愤之下想要和梅津同归于尽。
梅津可不想就这样死了。一见老李又来这招,在砍断王头手腕后,一边试图把王头尸体踢开,一边匕首划向老李的左手。要知道纽扣的爆炸预期只有几秒时间,他是想短时间内自己躲开再把三角块得到,这样这次任务就算完成了。虽然没有抓到老李这个活人,也算差强人意。
但老李已存了必死的心。见匕首划到,只是本能的稍微一侧身,就继续压向梅津。匕首划到老李的手,差不多连动脉和筋骨都划开了,但并没有完全划断,只是老李的左手再也握不住了,鲜血狂喷之下,手中三角金属完全被老李鲜血所浸泡,而老李也狞笑着如愿压在梅津身上,王头的尸体也没有被踢开而是压在最下面。
这时,梅津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之色,再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就在纽扣将要爆炸前的零点几秒的时间,异变突起。
老李的左手突然爆发出强烈的蓝色光芒,老李甚至以为这是纽扣爆炸产生的光芒,心里不由得一紧,接着一松,心想,终于结束了。但奇怪的是,老李并没感到任何疼痛。难道是自己伤太多,麻木了?
蓝色光芒迅速笼罩了三人,但几乎同时,老李奇怪的看到另一道黄白色的光猛地扩散开来,眼看着近在咫尺的梅津甚至王头的尸体轰的一声四散开来,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他知道这是纽扣爆炸了。按说这个距离,自己也得受到波及,但却没有。好像自己已经死去了,只是灵魂在虚空中观看着一切,但这一切却又那么真实。
蓝光耀眼,却并不刺眼,老李有种温暖的感觉。只觉得自己沐浴在生命中。蓝光中有白色,还有红色,三色混杂越来越浓密,越来越深邃,隐隐约约好像远处有个中心点。老李明显感到自己在向着这光芒中心飞去。是的,老李觉得肯定是在飞,因为蓝白红光在向后蔓延,老李不禁向身后望去。哪还有什么飞机,座舱,周围一切满眼都是蓝白红色。随着越来越深入,蓝白红色越来越浓密,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于是老李脑子轰的一声,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